258 大智若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德胜抓了抓后脑勺憨厚的问我,大哥什么叫服务生?

“啊?”这问题一下子把我给问住了。

雷少强坏笑着解释,服务生就是为了给人服务而生的人,服务就是帮着给人干活的意思,我这么说,你能听懂不?

钟德胜点点头憨笑着说,好!反正到哪都是干活,我就去当这个服务生,大哥需要我做什么事?

我想了想说,你先去上班吧,等熟悉了我再告诉你吧。

我把“蓝月亮”的地址给钟德胜具体说了一遍,又把江小燕的电话号码也告诉了他,别看这个又高又壮的家伙感觉好像傻乎乎的,实际上记忆力超好,不然在小巷子里不可能我只说一遍手机号他就能记住。而且这小子只是见识少,不是缺心眼,拿根雪糕棍就诈出来我三百块的人,怎么可能是头蠢货。

该说的都说完了,我正寻思怎么跟这小伙要他的联系方式。庸医也已经给床上的姑娘打完针,可怜兮兮的走到我面前说,连续打三天针,差不多就能恢复。

我指了指墙上那面写着“悬壶济世”的锦旗说,骗我兄弟的钱拿出来,如果你再敢坑蒙拐骗,老子就把你的破诊所砸了,然后再到卫生局去举报你,我就住这附近,随时都能看见你。

庸医忙不迭的从抽屉里拿出来几张“大团结”递给钟德胜说。不敢了。

至于他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我的目的只是在钟德胜的面前装一拨潇洒的逼,给他留下一种我好像神通广大的印象。

钟德胜想把钱给我,我摆摆手说:“你先用着吧。等你过几天上班挣钱再给我。”

他想了想后说:“谢谢大哥”就将他姐背起来,朝着我乐呵呵的说:“大哥到我家去喝口水吧。”

我心想刚好可以弄清楚他家从哪住,虽然看这小子淳朴的模样感觉不像是个言而无信的人,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小心点好,我们几个跟随钟德胜一块往巷子的深处走。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崇州市应该是处处繁华的,可是没想到就在我们学校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大片破败的地方,钟德胜住的是地方是那种平房小院,不点大的院子,东南西北各有一间屋子,他和他姐住其中一间。

走进他们住的小屋,我更是有种好像回到解放前的感觉,还不如我们村里的环境,他这屋里基本上没摆设,而且光线也很暗,一进门就是看到张掉色的八仙桌,桌上供奉了张男人的黑白照片,左右分别用窗帘给隔开了,钟德胜将他姐放到小床上,让我们先坐会儿,他提着壶就跑到门口的蜂窝煤上烧开水。

整个屋子里不光阴暗。还弥漫着股潮湿的霉味,我心说在这种地方长期住,想不生病都难,看着跑前跑后的钟德胜,我冲王兴小声说,兴哥到饭店去要几个菜,再要份皮蛋瘦肉粥,他姐有肠炎,估计只能喝粥。

没多会儿,钟德胜提着水壶和几个大海碗进来了。热情的招呼我们喝水,因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几个只能手捧着海碗,尽管烫的不要不要的,不过为了照顾到钟德胜的自尊心。我们谁也没松手。

看着满头大汗的钟德胜,我故意逗他,大钟你没打算留我们吃顿晚饭啥的吗?

钟德胜满脸通红的说,大哥我其实刚才就想说来着,只是没好意思。我不会做饭,平常都是我姐做的,要不咱们到门口的小饭店去吃盖浇饭吧?以前我爸每月发了工资都带着我和我姐到那去吃盖浇饭庆祝,那的鱼香肉丝盖饭做的可好吃了。

说的我心里一阵难受,吃盖浇饭就算庆祝?这生活过的是得多拮据。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生活远比我想象的还要艰苦,哪怕是吃盖浇饭,也是一家三口要一份当菜,钟德胜和他爸吃白米饭就着。

二十多分钟后,王兴提着几个菜和一箱啤酒回来了,我们直接把菜放到地上,几个人盘腿坐在地上大吃二喝,期间钟德胜的一个小举动,让我不止是感动,还觉得这小子绝对可以当成兄弟处,他趁着我们都在说话的功夫特意拿两个小碗盛出来一些菜,一份给八仙桌上的黑白照片上供,还有一份他说要给他姐尝尝鲜,还说他们姐俩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老话说的好,百善孝为先!甭管是出洋相还是真情流露,钟德胜对亲情的那份看重,让我心里特别的震动。

我举起酒瓶冲他微笑说,大钟以后咱们就是朋友,有我们一口吃的。绝对不会亏待了你,这样的饭菜,咱们想吃多少有多少。

钟德胜黝黑的皮肤居然泛起了一丝红晕,他有些紧张的举起酒瓶说,大哥我不会喝酒。但是今天这瓶酒我肯定要喝,其实我吃不吃都无所谓,主要我想我姐能吃好,我姐可有出息了,现在在念师范大学,将来一毕业就能当老师,我就想供我姐念出来,我爸在底下也能放心了。

说完话钟德胜高高举起酒瓶“咕咚咕咚”将整瓶啤酒都灌了下去。

我笑着说,一定可以的,将来你肯定比你姐还有出息。

一瓶酒下肚。钟德胜就微微有些醉意了,回头朝着八仙桌上的黑白照片红着眼睛哽咽,爸!我也有朋友了,你看到没?几个大哥不光借给我钱救我姐,还帮我找工作,爸放心吧。

这个时候,钟德胜他姐从床上剧烈咳嗽了两声慢慢的爬起来,眼神朦胧的望着我们几个,很虚弱的问:“阿胜这些人是?”

钟德胜高兴的跳起来说,姐你醒了啊?还难受不难受?

姑娘长得很普通。齐齐的刘海下,一对清澈见底的眼睛,侧脸上还有几粒小雀斑,但是却给一种很清纯的感觉,听到钟德胜的介绍。女孩稍微有些戒备的朝着我们感谢。

谁知道一向对女生不感冒的鱼阳,居然红着脸站起来,端起那碗“皮蛋瘦肉粥”捧给女孩说,你肠胃不好,先喝点粥养养胃吧。

把我们哥几个全都给看呆了。

女生微笑着点头说谢谢,张罗着要帮我们煮鸡蛋汤,看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我朝钟德胜眨巴了两下眼睛,钟德胜硬拉着他姐到床上休息,我寻思时间也不早了。留下一千块钱,招呼哥几个悄悄的离开他家。

我们刚走到巷子口,钟德胜就快步追出来我们,声音沙哑的冲我说,大哥你是好人,刚开始我还以为你们想要坑我,现在我完全放心了,我爸说过,做人要懂得感恩,我猜您让我到夜总会去当服务生肯定有目的对吧?我明天就过去。大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安排。

我说,你先去上班吧,具体需要怎么做我还没想好,不过你记住我和那家夜总会的老板是仇人。其他的我以后再慢慢跟你说,有什么困难就到一中去找我,我叫赵成虎,很好打听的。

钟德胜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大哥你放心吧。不管让我做什么,我肯定都不会皱下眉头。”

我笑着说,如果你没追出来我们,我就当亏了一千块钱做善事,可是你追出来了,咱们以后是兄弟。

从钟德胜家离开,我们几个朝着学校旁边的网吧走,刘祖峰回来了,旅馆怕是没法再回去了,我跟刘祖峰的关系很复杂,说是朋友又算不上朋友,如果不是因为鱼阳夹在中间,我觉得我俩早晚是要干一架的,估计刘祖峰心里也这么想的吧。

本来打算从网吧开几台机器,哥几个联网打会儿CS的,谁知道一进网吧我就看到了张最不想瞧见的面孔,陈圆圆居然坐在第一排和几个女生在噼里啪啦的按键盘,我们几个刚刚掀开门帘,网吧不少人站起来打招呼。

从学校附近网吧上网的基本上都是一中的学生,我们几个现在也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认识我们再正常不过。

陈圆圆好奇的转过来脑袋,看到我后,笑嘻嘻的问我,是不是也通宵?

我说,我玩会儿就走。

带着王兴他们刻意走到最后排的角落里开机器。

整晚上我都有些心不在焉,本来是打算到伦哥的场子去溜达一圈的,可是想想白天文锦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又生生掐断了这个念头,我也想看看不靠任何人,我这次能不能扳倒老狼。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一股香风迎面飘来,陈圆圆笑着站在我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