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我哪样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皱着眉头问,有事啊?

陈圆圆两手拖在我电脑桌前轻声说,我想和你谈谈。

我有些不耐烦的嘟囔,你是不是属领导的?哪特么一天有那么多话想谈,想说什么抓紧时间说,我这儿着急打游戏呢。

陈圆圆柳眉轻皱,有些委屈的说,成虎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点么?我到底做错什么事情了,让你对我这么爱理不理?以前你对我不是这样的。

我撇了撇嘴巴说,什么叫态度好?跪着听你说话才是态度好呗?抱歉哈,过去那个对你百依百顺的赵成虎丢了,再也找不回了。

陈圆圆深吸一口气说,我想跟你谈谈我干爹的事情。

她要不说这个我还没那么大火气,一听到“干爹”俩字我火“蹭”一下子蹿了起来,以前我哈巴狗似的追在陈圆圆身后。她对我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现在为了点钱,居然让个能当他爸爸的人每天晚上骑,属实有够下贱的。

当然这些东西我只是道听途说,自己也不知道真假。不过结合陈圆圆最近的穿衣打扮,我估计八九不离十。

我恼怒的摆摆手骂,滚滚滚!听你吹牛逼,我还不如自己买个收音机。

我骂这句话的时候嗓门有点大,网吧里不少人全都回头看向我们这边,眼瞅陈圆圆的眼睛红了,王兴靠了靠我胳膊说,三子你跟她出去聊两句吧,网吧这么多人看着怪笑话的。

我百般不情愿的站起来,往门外走。陈圆圆好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跟在我身后,到了网吧旁边的小胡同口,我点着一根烟,对着陈圆圆的脸吐了口烟雾说,有屁快放。我抓紧时间回去玩游戏呢。

陈圆圆深吸一口气说,成虎其实我跟我干爹的关系不像外面传的那样,实际上...

一听着她提干爹,我就火大,我直接打断说,张口闭口你干爹的?是为了炫耀还是显摆?咋地?今天你干爹没在家,是不是缺炮了?是的话,你吱声,我闲着呢!

本来我对这陈圆圆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可能是晚上喝点逼酒,加上刚才雷少强从我旁边看片,还故意把耳机子戴我耳朵上,整的我身上有点火烧火燎的热,而且又想到陈圆圆宁愿被个“老梆子”那啥,当初都不肯和我好,一时间我心里生出来一股子邪气儿,我心说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跟我没半点关系。

陈圆圆拽住我的胳膊说,成虎,你怎么这样啊?

本身我脑子里就动了点坏想法。加上她现在又离我这么近,我的理智一下子就让狗给吃了,一把搂住她的腰往我怀里拽了拽说:“我哪样了?”同时把嘴凑她的脖子上一边哈着气,一边贱贱的问道。

陈圆圆低头轻推着我说,成虎你先别吃我豆腐,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我右手在陈圆圆的大腿摸了一下,伸手拽了两下她的丝袜邪笑着说:“吃个屁豆腐,我是他妈想让你喝点咱自己产的豆浆,本身我对你不理不睬的,你非要送。想送是吧?今天我成全你。”

陈圆圆估计被我吓着了,又推了我两下说,成虎在你心目中难道我就是那样的女孩么?我承认自己确实喜欢你,可我...

我愣了一下,撅着起了满嘴火泡的嘴唇子。就奔着她的脸蛋亲去,我说:“你跟我装个鸡毛纯情小绵羊,给你干爹那啥的时候,咋不说你不是那样的人了?行了,时间紧。任务重,大家也挺忙的,咱抓紧时间吧!!”

陈圆圆伸着两条纤细的手臂,轻推在我的胸口处,上半身略微有些闪躲。眼睛已经红了,朝着我谩骂,赵成虎你他妈真拿我当成路边的野鸡了?

我讥讽的吐了口唾沫说,你说错了,从我眼里你还不如只野鸡,起码那些人就只是单纯为了挣钱,你可不止这样,既想挣钱,还想要份百依百顺的爱情,咋地?真当全天下的女人死绝了?一个个就非你不娶啦?现在老子想通了,你既然想送,我就收了,说着话我就往陈圆圆的脸上啃。

就在这时,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烦躁的骂了一句,掏出来一看,是我伦哥打过来的,我咬牙接了起电话,笑着说道:“咋地了,哥?这么晚了还没睡?”

电话那头的伦哥笑骂了句,睡鸡毛睡。店里刚关门,你在哪呢?哥心情有点不太爽,想请你宵夜。

我瞟了一眼满脸是泪水的陈圆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她浑身轻微的颤抖着。我心说这特么刚到醒酒的最关键的时刻,吃个蛋的宵夜,我耐着性子说,咋地了哥,有啥闹心事,你就搁电话里跟我说说呗。

伦哥说,你是不是不方便啊?不方便就算了。

“没有,哪有啥不方便的,有事儿您吱声。”我浓重的喘息着,甩了甩有些晕沉沉的脑袋。下巴顶在陈圆圆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体淡淡的香味,咽了口唾沫,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伦哥重重叹了口气说,今天刘胖子和老狼居然从我的练歌房里坐了一晚上,临走的时候还逼逼叨叨的跟我说了一大堆,操特妈的,我寻思刚办完恐龙,起码能消停两天,没想到事儿马上又来了。行了,别废话,你到底在哪呢?

陈圆圆一直扭动挣扎,整的我俩的身体紧贴着,若即若离的碰触。让我浑身更是燥热难耐,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语气急促说,我在学校旁边的网吧呢,你要过来接我么?

伦哥“嗯”了一声说,等我二十来分钟吧,我待会给文哥打个电话,看看他休息没有,如果有机会喊出来,你们多走动走动。

说着。我俩挂断了电话,我急迫的将手机揣进兜里,两手捧着姑娘的小脸,停顿了一下,口干舌燥的看着陈圆圆说:“来,酝酿酝酿,我们继再续。”

陈圆圆此刻已经不哭了,抚了抚自己散落在侧脸上的碎头发说,成虎,你想做那种事其实也没什么。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我么?

我右手顺着陈圆圆的腰肢,滑到她左侧的大腿上说,咱别闹了成不?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媳妇叫苏菲。跟你现在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送上门,我不要,显得不给你面子,咱就别谈抓心挠肝的爱情了!行不?我了解你。你肯定是有事要求我吧?

陈圆圆眨了两下大眼睛,听完我的话,低头沉默着没说话。

我松开她,往后退了退身体让出道来说,行了!别这副受尽委屈的嘴脸,看着就JB心烦,整的跟我好像欺负你似的,不敢玩以后就别往上送,我明白告诉你,就算我今天真跟你那啥了,我也不会负责。

陈圆圆眼圈又红了,委屈的哽咽说: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干爹和你...

我粗暴的打断她的话说:“别特么拿我跟你的你那个爹干做对比,你不觉得丢人,我还特么还要脸呢,老实告诉你吧,今天我就是想要吓唬吓唬你,你看看?老子压根都没反应。”

我拍了拍自己裤裆的位置,朝着陈圆圆讽刺的接着说,你没有觉得自己很失败?对男人这点诱惑力都没了?

陈圆圆望着我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声音很小的问我,我在你眼里真的就那么不堪么?连苏菲的一半都比不上对么?

我摇摇头继续冷笑说,你又错了!你不是不如苏菲的一半,你连她的脚后跟都比不上,我赵成虎下流,但是不下贱!我的拳头和身体只会为我的女人硬。

陈圆圆抹干净脸上的泪水说,我懂了。

我笑着说,懂了就好!是不是觉得心里很难受啊?我告诉你吧,我对你的羞辱还不及你过去对我的一半,要是觉得难受,以后就离我远点,我这个人属刺猬的,逮谁扎谁。

陈圆圆点点头,挤出个笑容说,成虎,你可以厌恶我,但是不能剥夺我喜欢你的权利吧?小梦最近恐怕要对你不利,你自己多小心点吧。

她正说话的时候,伦哥又给我打过来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