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奇怪的雷少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昆”俩字,我眼睛都瞪直了,有些手舞足蹈的拽住文锦的胳膊喊,你真能把我兄弟保出来?

当时我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文锦和林昆他爹是一伙的,也是当初囚禁我们的罪魁祸首,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把林昆从监狱里弄出来,我们到一中来读书,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林昆,也就是说文锦其实是跟我们接头的那个人?

这也能解释通顺,为什么文锦可以在学校里横着走,可以在不夜城里肆无忌惮的拎枪砸场。

看到我手舞足蹈的样子,文锦很淡定的笑着说:“林昆的刑期还有二年零十个月,出狱那天刚好是他十九岁生日,你想把这个进度提前么?”

我毫不犹豫的说。想。

文锦笑着问我,那你有啥筹码可以跟我交换的么?别说拿命换哈,命这玩意儿不值钱,五万块钱我可以从黑煤窑里买两条。

我摇摇头说,没有!你强大到根本不稀罕我的任何东西。我也不知道可以用什么交换,您也别卖关子了,需要我做什么直接说吧。

文锦笑了,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说,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嘛?不是你的那点小凶狠。更不是你的蠢智商,而是你关键时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性格,我这个人喜欢看戏,尤其是以弱胜强的戏码,不如你弄个东城区龙头当当给我看看吧?

我瞪着眼说,文哥您跟我开玩笑呢吧?东城区龙头?现在一个刘胖子或者老狼都能把我整的欲仙欲死,我拿意念去和他们抗衡啊?您不是一直都在扶持伦哥么?不如我帮着我哥争东城区的龙头行不?

文锦摇摇头,像是一只恶魔似得笑着说,刚开始我确实想要让阿伦上位的,可是后来我发现你和陆峰比他更有意思。就帮阿伦改了目标。

事关林昆能不能出来,我不敢再像平常那样嘻嘻哈哈,想了想后郑重其事的望着文锦说,文哥您真有点强人所难了,办不到的事情我不敢瞎吹,眼下我怼老狼都觉得费劲,更别说什么东城区龙头,我是真不行啊。

文锦眼睛盯盯的看着我的眼睛,我俩对视了能有半分钟后,文锦“噗嗤”一下笑了,拍了拍我肩膀说,赵成虎啊赵成虎,我刚刚才提醒过你,做人别太精,你又忘记了,你无非不就是觉得筹码不够么?这样吧,只要你点头,我再多答应你三件事,另外咱们可以分期进行这件事。

我疑惑的问,怎么分期?

文锦把鼻梁上的眼镜框摘下来。邪笑着说:“比如你搞掉了老狼,我帮忙给林昆减刑十个月,坐稳大掌柜的位置,我再想办法给林昆减刑一年,登上东城区龙头的位置,我直接把林昆提出来,怎么样?”

我寻思了几秒钟后,心一横直接点头同意了。

文锦哈了哈镜片,拿袖子蹭了蹭,然后又重新把眼镜框带回去。嬉笑说,收起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在你没有完成咱们的协议之前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情,哪怕眼睁睁的看着你让人打死,都不会皱下眉头。当然那四个条件除外。

我抽了抽鼻子鞠躬说,谢谢老师。

文锦哈哈一笑说,不用谢,已经用去一个条件了。

“卧槽,这特么也算啊?”我差点蹦起来。看来和文锦对话真得小心翼翼的,不经意间可能就着了道。

文锦点点头说,你说我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不?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老师拜拜,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准能活到死!

下回如果还有人敢骂我阴逼,我就拿大耳光子抽他,跟文锦比起来我简直纯洁的像张白纸,这货的一言一行就透漏着股阴损的气息,我刚打算回教室。下课铃声刚好响了,王兴和蔡鹰从教室里走了出来问我去不去抽烟,我止不住兴奋的说,快把小强和鱼阳也喊上,我有重要事情要宣布。

蔡鹰很有眼力劲儿的“噔噔噔”往楼下跑去。

我和王兴先往厕所走,等到厕所没一会儿,鱼阳和雷少强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雷少强好奇的问我,咋了三哥?出啥事了?

我先点燃一根烟,使劲嘬了几大口,然后把文锦刚才跟我说的话原原本本背了一遍,王兴乐的当场就拍着大腿表态,干!必须干!阿昆因为咱可没少在监狱里受罪,现在有这好事儿,死也得拼了。

鱼阳也喜滋滋的表态没意见,只有雷少强听完显得有些彷徨,皱着眉头沉思了好半天后,才出声说:“三哥你的意思是文锦和林叔是一伙的?也是上次绑咱们的幕后主使?”

王兴抢先说,那不明摆着的么,文锦肯定和林叔是一伙的,林叔让咱们到一中来不就是跟那个神秘组织接头,然后听人家安排嘛,文锦那么神通广大,绝逼就是那个组织的人。

雷少强抽了口烟没吱声,眼珠子来回转动了好半天。最后挤出个笑脸说,我听兄弟们的,你们说干咱就干。

我一直紧紧盯着雷少强观看,自从我说出文锦或许就是林叔背后的神秘组织以后,他就表现的有些魂不守舍,难不成他心里有什么别的想法或者是别的怀疑么?

我说,强子你心里要是有啥别的念头就跟哥几个说一下,毕竟大伙是奔着一件事出发的。

雷少强摇摇头,又恢复那副猥猥琐琐的模样说,我能有啥想法,就我这猪头狗脑的,最懒得费劲想事儿了,只不过我觉得奇怪,既然文锦和林叔是一伙的,那为啥不直接放了林昆。费这劲干啥?算了算了,动脑子的事情有三哥呢,我就是三哥的一把枪,三哥指哪我捅哪,下回碰上林小梦我肯定捅的她不要不要的。

鱼阳白了眼他说。强子你无耻的程度已经超出我们了解的底线了。

雷少强抱拳贱笑说,过奖过奖!

我吐了口眼圈说,既然咱们目标定下来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怎么入主三号街,搞残老狼。坐上大掌柜的位置。

王兴说,前两天你不是让江小燕把钟德胜介绍进蓝月亮去当服务生了么?是准备围绕钟德胜干点啥么?

我摇摇头说,大钟是最后一步棋,轻易不能用他,还得再想别的辙。

雷少强猛地诈唬一声。我想到了。

我赶忙问他,想到什么了?

雷少强推了推我胳膊说,我想到菲姐差不多快该高考了,菲姐和陆峰是一届,今天你没听陆峰说,下个礼拜就要走进考场么?三哥我觉得吧,这事儿咱们不能太着急,今天刚大败了大老板和坦克,我要是老狼肯定对你提高了警惕,反而不容易得手,菲姐马上放假了,平常你陪她的时间本来就少,菲姐要是来崇州市念大学还好点,万一去了别的城市,你说你难受不?

想想雷少强说的确实也挺有道理的,我点点头说:“可以不着急争三号街,问题是咱们得抓紧时间想办法挣钱了,眼瞅放假,咱们总不能天天搁网吧混日子吧?”

鱼阳出声说,以前在三中有个跟我玩挺不错的哥们。现在从市里给个挺牛逼的房地产开发商当司机,前几天他还找我说,只要咱们手里有人,就可以帮着联系点抢工地的活,要不今天放学咱们去找找他?

我说。抢工地是怎么个意思?

鱼阳说,具体我也说不明白,只知道就是到工地上捣乱,乱的原本的开发商干不下去,只能再低价转让出去工程,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寻思这活儿能干,点点头说:“你待会联系联系你那哥们,放学咱们去跟他见个面。”

闲扯了一会儿,上课铃响了,我们几个也跑回了教室。

回到座位上没两分钟,王兴就拿胳膊捅了捅我说,三子你发现没有?强子很奇怪,他有事瞒着咱,他好像故意转移咱们的视线,不想让咱到不夜城闹腾。

我笑着说,你也发现了?我觉得吧,强子其实不是不想让咱到不夜城折腾,他只是不想让咱们听文锦的指挥,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没分析出来,咱们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