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人定规矩,钱定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盯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心里陷入了犹豫,到底该不该接电话?要不要听听苏菲想和我说什么?说不准她和刘祖峰之间真的只是个误会呢?

看我陷入呆滞状态,王兴靠了靠我胳膊说,三子该接就接吧,指不定昨天是我看走眼了呢,你和菲姐要是真因为这事儿给闹掰了,让我多尴尬啊,好像我嘴巴多欠似的。

鱼阳也从旁边劝我,三子今天你一直魂不守舍的,哥几个都知道你心里有苏菲,一路走过来不容易,别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整的和仇家一样,真的。

我长出一口气,刚打算按下接听键。手机刚好挂了,我苦笑着说:“老天爷都觉得我俩暂时不适合通话,得了!先这样吧,咱们先挣钱,等老子以后有钱了。想要什么样的娘们没有。”

我也知道其实自己是在说赌气话,可我这个人从小自尊心就强,苏菲这回真伤到了我,不管她和刘祖峰昨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可她确实欺骗了我。为了一个旁人欺骗了她总挂在嘴上说喜欢的那个男人。

自打和苏菲好上以后,因为刘祖峰我俩真没少干架,说句摸良心的话,跟刘祖峰比,我确实有点自卑。刘祖峰人的帅气,从在县城开始就一直都比我混的好,不管是哪方面都稳稳压我一头,不然当初大老板也不会要刘祖峰而把我抛去,关键这些苏菲一直都知道。她明明知道我会自卑,可还是去找刘祖锋,我不知道她做这事的时候,当时想没想过我的感受。

看我整个人都挺颓废的,王兴和鱼阳还准备再劝我两句,我挤出个笑脸说:“社会认钱不认人,人定规矩钱定人!被人看轻,只能说明我还是不够重,没啥,大哥心大,从今往后咱们挣钱为主!”尽管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声音其实已经有些哽咽。

两个兄弟全都沉默的搂住了我的肩膀,这一刻我其实好像咆哮,我特么好累!我特么也需要人陪!

我耷拉下来脑袋沉寂了几分钟后,抹了抹有点潮湿的眼角直接转移话题说,待会去堵工地,你们都听我安排,咱们不直接进工地里面闹事,现在他们不是正拆旧楼么?咱们就堵住工地所有的进出口,秦大海认识我。兴哥正门你负责,咱们这样...

很快到了秦大海的工地,站在大门外我看着里面忙碌的景象,挖掘机、铲车“咣咣”的拆楼,尘土漫天飞扬,一辆接一辆的拉土车进进出出,几栋旧楼已经被拆了一多半,估摸顶多再有个两三天就能重新动土盖楼,我们这个时候来,再合适不过。我们几个围着工地来回转了两圈,确定只有前后俩门。

等了二十多分钟,雷少强带着十多辆出租车排成一条长龙就风风火火的干过来了,三十多个一中的兄弟拎着铁管、洋镐把从车里钻出来,整整齐齐的朝我弯腰问好。三哥好!

我点点头,取出来一沓钞票挨个给所有兄弟发了一张,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钱不多,是我的一份心意,事成之后每个人还有好处。今天任务很简单,堵住工地的前后门,不管是往出拉土的车,还是往里送料的车一概不让进出,见一辆拦一辆。实在不听劝的,就往死里捶!出了事,我负责,有问题没?”

三十多个兄弟齐声吆喝,没问题!

然后我和鱼阳带着十多个兄弟直奔后门。前门交给王兴和雷少强。

一到后门,我直接让兄弟们从门口摆了一排大石头,反正刚好可以卡住车,我们一堆人直挺挺的立在门前,这个时候刚好开出来一辆拉土的半挂车。司机“哔哔哔”的烦躁的按着喇叭。

不多会儿后面就堵了五六辆大车,全都疯了似的按喇叭。

我们就跟没听见似的站在门外没有动身,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下来,满口脏话的谩骂,我挥了挥胳膊微笑着说,打他!

鱼阳领着一帮兄弟们围住那司机“咣咣”就是一顿猛敲,把那司机打的满脸都是血的趴在地上直哼哼,我从口袋掏出来一沓钞票砸在司机的脸上狠声说:“打死你,老子也配得起!”然后又指了指后面的几辆拉土车说,全他妈给我倒回去。谁今天敢出来,我就弄死谁!

这些司机们都是挣死工资的,谁肯为挣这点钱得罪我们这种小青年?一个个只好把车又倒回工地里面。

对于进工地送料的车,我也使同样的方式,听话的司机直接掉头把车开走,有几个脾气大的,让我们从车里拉下来胖揍一顿就老实了,大概过了能有一个多小时,王兴给我打电话说,警察来了!

我告诉他别慌,我马上过去,交代鱼阳盯好后门不许放任何车进出,就快步跑到了正门,正门口来了两辆警车,五六个警察正虎着脸呵斥王兴,我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警察指着我问,你是挑头的?

我装迷糊的说,挑什么头?

那小胡子骂了我一句,少他娘跟我扯淡,是不是你们影响工地正常施工?围堵送料车不许进出的?

我耸了耸肩膀说,警察叔叔您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我们干什么了就影响他们施工了?难不成这地方不让玩么?我们从这儿站会儿也犯罪?法律哪条规定不许这站人了?

小胡子一把掐住我的脖领吓唬,有人报警说你们行凶伤人,无故殴打司机。有没有这回事?

我作出一副紧张的样子说,警察叔叔,谁报警说我们伤人了?人呢?喊出来看看,我们打他哪了?警察说话办事也得讲证据吧?您这样上来就揍我,是不是收啥好处了?

把小胡子给气的举起拳头就要揍我。旁边两个同事赶忙拦开了。

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望向工地的方向笑着说,我影响你们动工了么?谁报警的,来,站出来我看看。都是挣死工资的,别因为点逼事儿整的家里老小不得安宁哈!

此刻工地的正门口围了不少工人和司机,听到我的话,几个跃跃欲试的司机又重新缩了回去,没多会儿工地门口的人就散去了。刚才吓唬我那小胡子指着我脑门呵斥,你这属于恐吓!跟我回派出所一趟。

我哈哈大笑起来,指了指工地的方向说,我恐吓谁了?你喊出来个证人我呗?您该不会是真收礼了吧?我随口说句话就打算枪毙我是咋地?

小胡子破口大骂,朝着我就冲了过来,我吓得赶忙两手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喊“警察打人了!”王兴他们几个也跟着起哄“警察打人!”

几个警察将那个小胡子硬拽进警车里,小胡子坐上警车还指着我吓唬,别特么犯我手里头,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吹了声口哨说,您这也属于威胁恐吓吧?

几辆警车悻悻的开走了。

雷少强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三哥我服了!你这嘴皮子和手段,我真特么服的五体投地了!

我吐了口嘴里的尘土说,这工地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们就从这儿就站了一下午,就整的满身都是灰尘。整个人好像从土堆里刨出来的一样,晚上去买饭的时候,给兄弟们一人买顶鸭舌帽和口罩,再卖几副扑克、几箱啤酒啥的,别让兄弟们干靠着。

其实来之前我就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有人敢站出来指认说我们打人了,我就直接拿十万块钱现金拍他,相信这么大一笔钱没人敢收,如果没人敢出来指正的话,警察拿我们没辙,当然了那年头法律也不太健全,很多事情违法和犯罪只是一线之隔,如果换到今天,我们这些人估计当场就得被推进警车里了。

王兴问我,三子咱们这是准备打持久战么?

我点着一根烟笑着说:“持久不了。顶多两三天的事儿,咱们耗得起,秦大海耗不起,虾哥说他给厂子交了上百万合同保证金,有明文规定多长时间交工的,他跑是肯定跑不了的,如果真跑路了,他损失的何止几百万,前期投入也不小。最后等他无计可施,只能托人找虾哥谈,咱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我看了眼雷少强说,强子再打电话继续喊人吧,我估计白道的行不通,秦大海应该要走灰道了,今天肯定有一场硬仗!打赢了,三十五万稳稳妥妥的揣进咱口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