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我和苏菲她哥头一次见面,这家伙给我留下的唯一印象就俩字“无赖”,彻头彻尾的大赖皮,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个low逼,西餐厅不让抽烟他就把餐厅给包下来,我要是和苏菲做不该做的事情,他就没收我的工具。

最重要的是这种赖皮,一般人还模仿不来,需要绝对的实力。

一顿饭吃的我拘谨无比,不过苏菲很开心。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散过,我心想就算为了苏菲,也得继续装下去孙子,看得出来兄妹俩的感情特别好,俩人从小时候一直聊到近期,说到前段时间苏菲的父母都住院的时候,苏菲的眼圈顿时红了小声喃呢,如果不是三三在,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鸡冠头朝我举起高脚杯,一脸正色的说。这件事儿我必须得谢谢你。

我干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

从小到大有很多人都给过我危险的感觉,不管是陈圆圆他爹黑狗熊还是何苏衍、刀疤之流,但他们顶多是让我觉得惹不起,可是苏菲他哥和文锦给我的感觉却是害怕,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给我的感觉竟然一模一样,尤其是跟他们离的越近,我就越是有种小命随时不是我自己的恐慌。

苏菲他哥表面看起来挺不着调的,实际上一双眼睛好像狼眼似的锐利无比,盯着我看的时候,让我后背都都有点发凉,他也就是在苏菲的面前表现的和蔼可亲,我绝对相信这个家伙手上有人命案子。

中途苏菲上厕所,特意指着他哥说,哥你不许欺负成虎。

鸡冠头忙不迭的点点头说,必须不欺负。

可是等苏菲刚一离开座位,他脸上的笑容就下去了,盯着我的眼睛冷漠的说:“虽然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手段把我妹妹糊弄的五迷三道,但是我真心看不上你,这样吧,咱们做笔交易,你想办法用最恰当的方式跟我妹慢慢分手,三号街的场子随便你挑,我可以保证你这辈子在不夜城衣食无忧。”

我抽了抽鼻子说,大哥,我知道你和刘祖峰一样,都看不上我这种小喽啰,我也不指望能入您的法眼,从县城到不夜城,我用了一年时间,让过去那些俯览我的人扬起头看我,我虽弱小但从来没有一刻放弃过往上攀爬,我曾经答应过我哥,我要送给他一座东城区。在我看来不夜城只是我崛起的一块垫脚石。

鸡冠头哈哈大笑着说,听这意思你是拒绝我的提议咯?小伙儿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变成残疾人。

我鼓足勇气看向他的眼睛沉声说,我未必能拿得住谁,但是谁也未必能拿得住我!

鸡冠头的脸色顿时冷峻下来,跟我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余光我看到他的手已经摸向了餐桌上的小叉,当时我心里真紧张的要命,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稍微挪动了一点,不过依旧和他紧紧的对峙。

几秒钟后鸡冠头突然笑了,若想辉煌成大器,必先胆大不怕事!要是连和我对视的勇气都有的废物,哪怕说破天我都不会让菲菲继续和他好,你还不错!

我赶忙顺杆往上爬,朝着贱笑说,谢谢大哥给我机会。

鸡冠头猛地把小叉顶在我脖子上冷声说,我没认可你之前,如果你再敢瞎逼乱叫,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我当时冷汗都掉下来了,这二逼喜怒无常的性格绝对不是说着玩的,赶忙悻悻的朝他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苏菲刚好从洗手间回来,愕然的问他哥,你俩在干什么?

鸡冠头脸上寒意瞬间卸去,满脸堆笑的说:“我说西餐厅的刀叉都是银质的,小三子非跟我犟,这不是我给示范了示范,小屁孩才相信!”鸡冠头单手把小叉子给攥的变形了,朝着我微笑说:“银子是软的,而且越软说明越纯,记住没?”

苏菲懵懂的点点头说,三三这个你真别跟我哥犟,我哥当初不上学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首饰店当学徒工,他可比大部分都懂金子、银子。

威胁!绝逼是赤裸裸的威胁!面对鸡冠头的恐吓,我很没骨气的妥协了,朝着他连连点头说,我记住了大哥。

我喊大哥的时候,鸡冠头的眼皮连连跳动两下,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吓得我赶忙往后靠了靠身体。

然后他们兄妹俩继续聊天,我偷偷的把小勺子拿到桌下面尝试能不能一只手掰弯。结果我失败了,看来那家伙的手劲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吃了大概两个小时的饭,一个浑身西装的小青年快步走进店里,握着一部最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递给鸡冠头说,大哥您让买的手机。

鸡冠头满意的摆摆手。黑西装又屁颠屁颠跑了出去,这俩人的打扮完全颠倒过来了,小弟看起来像大哥,大哥反而装扮的像喽啰,鸡冠头把手机递给苏菲说,你快过生日了,哥送你的礼物,家里再有什么困难就给哥打电话,过几天好好考试,到时候哥从市里帮你找间离学校近的房子。

得。帮着苏菲找房子住,这贱人把我最后那点机会都给剥夺了。

苏菲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新手机,凑到他哥脸上“啵儿..”的亲了一口撒娇说,谢谢哥!

鸡冠头嘿嘿一笑说,以后别到不夜城找我。那种地方不适合女孩子,而且我不想太多人知道咱们的关系。

苏菲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一看这是要散场,赶忙提起站了起来。

鸡冠头站起来朝我微笑说,小三子陪我一块上个厕所吧?

我咽了口唾沫说,大哥我不尿,真的。

他脸色笑容更甚了,直接揽住我的肩膀说,你不愿意陪我去?

苏菲从旁边给我眨巴眼睛说,三三你就陪我哥去嘛,我知道苏菲的意思是让我多跟他哥套套近乎,可关键是她不知道自己哥哥有多可怕,我执拗着不动,鸡冠头力气很大的搂住我肩膀就硬拖到厕所。

和我想象的不同,进了厕所以后,鸡冠头没有直接对我大打出手。而是真的解开裤腰带放水,一边撒尿一边很随意的问我,上次把我爸打进医院的人叫高利?

我点了点头说,对!不过那事不怪高利,是他手下的小弟干的,也赔咱们钱了,实际上最坏的是高利背后那个叫“大老板”的家伙,大老板在不夜城也有场子,而且最近好像和老狼关系挺好的。

鸡冠头拉上裤子拉链咧嘴笑了,猛地一把勒住我脖子,一个背摔将我给摔倒在地上,冷笑着说:“小子收起你那点小心眼,拿我当枪使唤,你真不够格!”

这家伙的速度特别快,快到我根本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飞出去了,屁股重重的摔在地上,感觉骨头都快要碎掉一样,鸡冠头揪住我的衣领把我从地上薅起来,我趁机一拳砸向他的鼻梁,他往旁边侧了侧脑袋躲闪开,抱住我的脑袋,左腿往前一伸,又将我给扳倒在地上,拍了拍手啧啧:“不错哦,还敢还手?来来来,我给你机会,再来一次!”

我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狗熊捧苞米似的朝着他又撞了过去,鸡冠头两手搂住我的腰,一个“旱地拔葱”将我给掀倒在地上,摇摇脑袋说,不行啊老弟,你这是打架还是跳秧歌呢?下盘无力,站还站不稳,没事少撸点,身体真虚。

我被他摔得有点晕乎,摇了摇脑袋说,再来。

鸡冠头没吱声,两步跨到我跟前。单手揽住我肩膀,我想要推他,结果好像推到一块铁板似的,这家伙动都没动,腿往后一勾,就又把我给摔飞了,他拍拍手叹气:“如果不是怕菲菲待会看出来,我真想狠狠的怼你两拳头,就这个水平,你咋好意思跟我趾高气扬的喊,再来呢?”

我捂着生疼的屁股犟嘴,我只不过没你力气大而已。

鸡冠头撇撇嘴说,本来以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看到你我才知道,林子大了,连鸡都有,小菜鸡儿!

这个时候,厕所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苏菲从外面问,哥,三三,你俩在里面干啥呢?

鸡冠头赶忙捂住我的嘴巴喊,没事儿,小三子拉链卡住毛了,你千万别进来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