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八号公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九个人的猛虎团就可以和陆峰当时的双龙会斗的旗鼓相当?逗我玩呢?

听到蔡鹰的话,我第一时间就是觉得上当了,伸出手朝他要钱,钱给我,你该哪凉快哪凉快去。

蔡鹰拍着胸脯给我保证,虎哥我要是骗你不得好死的,猛虎团正经八百的成员确实就八九个,但是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小弟的,出来办事也只有他们几个人,刚才他们虽然脸上戴着口罩,不过我看的清清楚楚,好几个人手腕上都纹了老虎头,猛虎团的老大叫程志远,他爸是市里八号公馆的老板。

我疑惑的问他,八号公馆是干啥?

蔡鹰用看外星人似的眼光瞄着我说。你不知道八号公馆夜总会?崇州市唯一敢跟不夜城叫板的牛叉地方,就在市中心里面。

我摇了摇脑袋说,你是咋知道的?

蔡鹰揉了揉鼻子一笑说,我当然有自己的渠道。

我说,这样吧。我给你个发财的机会,如果你能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能帮我找到那帮人从哪落脚,我就给你五百块钱,十二点之后我就给你三百,明天的话只能挣一百,这钱你挣不挣?

蔡鹰的嘴巴直接快咧到耳后根子上,两只小眼珠不停的滴溜溜的转动,思索了几秒钟后,咽了口唾沫冲我说,虎哥你能不能先给我一半押金。我保证把这事儿办的妥妥的。

我毫不犹豫的掏出来五百块钱递给蔡鹰,不等他说感谢,我微笑着拍拍他肩膀说:“事情你要是办好了,晚点我还有好处,要是没办妥嘛...”

蔡鹰忙不迭点头说,没办好我一分钱不少的还给你。

我摇摇头,不用!没办成我就当提前给你出住院费了,去吧!抓紧时间,我就从网吧等着你的好消息。

蔡鹰脸色变幻了两下,一路小跑溜出网吧门口。

王兴靠了靠我胳膊小声说,是不是给的有点多?五百块钱差不多够一个学期的学费了。

我说,阎王还不差恶鬼呢,想要人贴心贴肺的帮咱办事,就得给够一定的价位,这小子是个人才,帮着咱们打听消息是个好手,同样卖咱们消息也肯定不遗余力,想让他有点底线,就得靠钞票栓住。

有了刚才险些被偷袭的事情,我们仨没敢再开机器,干脆蹲在网吧门口闲扯,商量了下过会儿的办事计划,我让王兴去找二十来个靠得住的兄弟,让鱼阳联系几辆出租车,等蔡鹰打探到具体地址。就直接动身。

我一个人倚靠在门口抽烟,琢磨着这个什么JB猛虎团会不会就是老狼找来废我的人,想到这儿我赶忙给虾哥打了个电话,虾哥说过他在崇州市别的圈子都有朋友,我想问问他。知不知道八号公馆的底细。

电话响了好半天虾哥才接起来,听声音那头挺嘈杂的,他应该是在夜总会之类的地方应酬,我开门见山的问虾哥,哥你和八号公馆的老板熟不?

虾哥笑着说,我认识他,不过他不认识我,我和人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八号公馆的老板应该算是咱市里大哥大级别的人物吧,怎么了?你们在八号消费啊?我提醒你千万别从那惹事哈,出了事儿谁也保不住你。

我说,知道了,然后又问他,能不能帮我转到市职中去上学。

虾哥愣了一下说,兄弟你烧糊涂了吧?哪有人从重点高中往技校转的?

我随口搪塞了一句,虾哥乐呵呵的说:“从技校转到一中哥哥确实没那个本事,不过从一中转校去技校,丁点问题都没有,你啥时候想去,一句话的事情。”

我说,过完暑假吧。

虾哥笑呵呵的应承,又闲聊了几句后,我俩就挂掉了电话。

一中现在已经没啥后顾之忧了,交给王兴或者鱼阳妥妥的,如果我想要往大了发展,职中貌似是个不错的选择,众所周知职校的学生基本上都不怎么学习,混子多过好学生。

这个时候蔡鹰从网吧旁边的小胡同里鬼鬼祟祟的晃悠出来,走到我跟前小声说:“虎哥,我只能找到程志远他家在哪住。其他的真打听不出来。”

我皱着眉头问,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蔡鹰苦着脸说,我也不怕你笑话,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我之所以刚才认出来是猛虎团的人是因为我见过程志远,我妈给他家当保姆的,这小子嚣张跋扈,忒不是东西了,不光欺负过我妈,还揍过我。

我问他,这个程志远家里到底什么背景?

蔡鹰蹲在我跟前压低声音说,虎哥我不想坑你,跟你交句真心话,你惹不起他,以前的陆峰也惹不起,我听我妈说程志远他爸是正经八百的黑涩会,手里有这个。蔡鹰比划了个手枪的姿势。

我说,他家势力这么大,按理说应该不缺钱花?

蔡鹰鄙夷的说,怎么不缺。那小篮子从外面吃喝嫖赌抽样样玩的溜,因为偷他爸钱,没少挨打,前段时间被他爹赶出去了,现在一个人在市里住。前几天我妈还过去帮他洗过衣服呢。

我说,他是一个人住的?

蔡鹰点点头,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偶尔也带着他那帮狐朋狗友回去嗑药。

我笑着说,那就妥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不是蒙面来的么?待会我也这么玩,你只需要负责把我们带到他住的地方就成,其他事情不用管,也别外传。

理智点说这事儿,我的确不应该去招惹程志远。可问题是他都骑我脖子上拉屎了,如果我再什么都不做,显得自己好欺负,加上年轻人有几个不气盛的,我心想事情如果计划好,肯定没啥大问题,如果我当初可以再年长个两三岁,就能很快想透老狼打的什么鬼主意,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没多会儿王兴和鱼阳就带着十多个人和四辆出租车过来了,我让蔡鹰坐在第一辆车上给我们带路。很快开到市中心里,在一个名为“嘉泰”的小区门口停下车,蔡鹰指了指其中一栋十几层高的大楼冲我说,虎哥,程志远就住在第五层。唯一没亮灯那间就是他住的地方。

我拍拍他肩膀说,行了!你回家吧。

蔡鹰有些不放心的说,虎哥要不这事算了吧,程志远他爸不是一般人,我...

我微笑着说,放心吧,我有分寸,就算真出事,也不会连累到你的。

蔡鹰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钻进出租车离开了,我看的出来这小子肯定是后悔了。

小区门口有个门卫室,没办法混进去,我就让兄弟们埋伏在附近,来之前我特意让王兴买好鸭舌帽和口罩,我和王兴、鱼阳蹲在小区前面的马路牙子上闲扯,鱼阳靠了靠我胳膊小声说。三子我给我堂哥打了个电话,问他八号公馆的事情,我堂哥让我千万别惹他们,你说这事儿会不会捅啥篓子?

我点点头说,肯定会捅娄子,别说程志远他爹是混的,就算是个普通人,自己儿子被人打了,铁定也得报仇,所以我说今天无论如何别暴露了身份。

我们正研究的时候。一辆面包车由远而近的开了过来,距离老远就嚣张的开着大灯,“哔哔哔”狂按喇叭,示意门卫把门打开,正是之前到网吧去偷袭我们的那辆车,我赶忙走到门口,弯腰装成系鞋带的样子,挡住面包车。

从驾驶座的位置伸出来个脑袋,指着我破口大骂,草泥马,是不是瞎了?

大车灯慌的我眼睛睁不开,我拿手盖住半个脸慢慢往他跟前走,一边走一边求证似的问了一声,你是志远哥么?

开车的少年肯定是喝多了,牛逼闪闪的继续骂我,认识老子还特么不滚开?活腻歪了?

说话的功夫,我已经走到他边上,开车的少年十七八岁,染着一头蓝毛,鼻孔上还扎着个大图钉,我还看到副驾驶上坐了个岁数不大,浓妆艳抹的女孩,除此之外再无旁人,我将鸭舌帽往下稍微拉了拉冷笑说,大哥我找你很久了!

说话的时候,我猛地拽开车门,薅住那少年的衣裳把他硬拽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