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后悔莫及/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将那蓝毛少年从车里拽下来的时候,旁边的王兴和鱼阳拎着铁管就冲了过来,那蓝毛一看就知道混的,档位旁边居然放着把寒光森森的大开山,我拽他的时候,他抓起刀把就想剁我,只可惜刀尖卡在车顶上,他没能得逞。就让我薅住头发给硬拖下来了。

这家伙论单挑实力肯定不比我差,哪怕现在喝的醉醺醺的,居然也一把将我推了踉跄,如果不是王兴和鱼阳扑过去把他抡倒在地上,我估计这孙子真有可能跑了。

紧跟着埋伏在四周的十多个兄弟也纷纷蹿了出来,围住那家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打。

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非主流女孩捂着脑袋“嗷嗷”尖叫起来,王兴指着她吓唬:“再他妈叫唤,轮了你!”那女孩吓得不敢再吱声了,不过当时谁也没注意,这小婊砸居然把手偷偷的伸进了口袋。

我们一帮人围住蓝毛一顿狂抡猛跺,很快那小子就满脸是血的趴在了地上,那小子也是个狠手,被我们这么揍,仍旧抱着脑袋不服气的嘶吼,草泥马!有本事报上名,告诉老子你们是谁的人。

我一脚踩在他脸上使劲搓了两下吐了口唾沫说,瞅你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屌毛模样肯定就是程志远吧?

程志远半张脸让我们打肿了,大门牙也不知道叫谁踹掉两颗,说话都有点跑风,呲牙咧嘴的对着我狂吠。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我拎起铁管照着狗日的脑袋“扑扑”连续就是两下,骂了句:“你给我装你麻痹的绿林好汉?长这个逼样都快接近人类的最下限了,谁给你自信喊的?我大哥说了,今天让你办的事没办好,废你一条腿!”

说话的功夫,我朝旁边的王兴和鱼阳使了个眼神,几个兄弟上去使劲按住挣扎的程志远,我朝着他的膝盖就狠狠的跺了下去,其实并没使多大劲儿,主要就是想吓唬吓唬他。

一脚下去,程志远撕心裂肺的吼叫起来,痛苦的趴在地上谩骂,我槽尼玛老狼,敢阴我!

看这家伙上套了,我蹲下来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程志远的脸上吓唬他。再他妈敢不干不净,老子把你舌头拔了信不信?

程志远咬牙切齿的仰头瞪着我说,回去告诉老狼,除非今天弄死我。不然他的蓝月亮就准备停业吧。

我攥住铁管照着他身上时间又抡了两下,然后摆了摆手冷笑,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逼崽子,真以为我大哥怕你们八号公馆?老子实话跟你说吧,我大哥就是故意找借口废你的,臭篮子!

谁知道几个兄弟刚松开程志远,这家伙就像是发飙的野狗似的朝我扑了上来,王兴不由脱口而出喊了句,三子,小心!

我两手薅住他的头发,膝盖弓曲朝着他的肚子猛撞了两下,他也抬手往我肚子上怼了一拳头。

鱼阳一个扫堂腿把程志远撂倒,我们一圈人围住他“咣咣”又是一顿猛踩,眼瞅小区门口的几个保安拎着手电筒走过来,我赶忙摆摆手喊:“撤!”

一帮人拔腿就跑,一直跑出去两三个十字路口,我从兜里掏出来点钱,让王兴给大家发一下,提醒兄弟们今天晚上的事情务必保密,要不然大家肯定都得玩完,敢和不夜城叫板的是种什么势力,不用我多说,哥几个心里都明白。

只剩下我们仨人的时候,王兴一脸内疚的说。三子我刚才不是故意喊你名字的。

我其实心里也挺紧张的,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埋怨也没啥意义,现在只能寄希望程志远没听见,我摆摆手说:“没事儿,刚才那么混乱,他够呛能听见,不过话说这孙子确实尿性,让咱们那么捶,最后居然还敢反咬我一口。”

鱼阳摸了摸口袋,脸色顿时变了,然后又上下翻遍了自己的所有口袋。朝着我慌里慌张的说:“完蛋操了,三子我手机丢了,估计是刚才干仗的时候太混乱,让人挤掉了!咋办?”

鱼阳的话。让我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鱼阳的手机上没存几个号,除了哥几个的也就是刘祖峰和他两个亲近小弟的,万一要是被程志远捡着,我们几个的身份暴露无疑。

我吐了口唾沫骂,还能JB咋办,赶紧回去找呗。

我们仨硬着扔掉鸭舌帽和口罩,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绑在腰上。尽管和刚才的形象弄得不一样点,快步往回走,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刚才程志远挨打的地方堵了五六辆小轿车,一大群身上雕龙画凤的社会青年拎着砍刀在骂骂咧咧的打电话。

这下真特么完犊子了,程志远的帮手怎么会这么快就赶到?肯定是刚才那小婊砸打的电话,现在借给我们俩胆儿也不敢走过去啊,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脑门上的汗珠子不要钱似的的往下淌,鱼阳咬着嘴唇说:“马脚是我露出来的,我自己扛!大不了老子直接弄死他!”

说完话他就往过走,王兴一把拽住他胳膊骂。扛你麻痹扛!手机丢了也不一定就是被程志远捡起来的,就算真被他捡起来,咱们大可以不承认,都是俩膀子架一个脑袋,谁也不比谁多啥。

我长吸一口气说,既然我敢操特妈,就不怕他爸!天塌下来一起扛,已经讨不着便宜了。先走再说吧。

此刻小区门口的小轿车越聚越多,我们说话的功夫又开过去两三辆小车,起码围了十多个拎着片刀的社会青年,两个青年想要把程志远抬起来,程志远大声咒骂着,我爸呢?让他过来,他不来老子今天不去医院,疼死拉JB倒,狗日的老狼!

我和王兴硬拉着鱼阳掉头走,这个时候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缓缓的开到我们旁边,驾驶座的玻璃缓缓放下,一个剃着小平头。脸上戴个大墨镜,穿一身黑色西装的青年将部手机朝我们递了过来。

鱼阳一把将手机夺了过去说,这是我手机,怎么会是你!

我看这家伙也有点眼熟。突然想起来上次看监控录像,在“赵王宾馆”掳走雷少强的四个家伙都是他这打扮,而且这俩商务车也像当时那辆。

我赶忙伸直脖子往车里看,不过车里空荡荡,除了司机以外一个人都没有,那“黑超”青年瓮声瓮气的说,有人让我转告你们,以后做事情小心点,不会每次都有人帮你们擦屁股。

我赶忙拽住车门把手问他,雷少强呢?

那青年轻描淡写的握住我的手腕,稍微一使劲,就好像老虎钳子夹了我一下似的,疼的我赶忙松开了手,那青年抚了抚鼻梁上的墨镜说,这句话不是他让转告的,是我自己想要告诉你们,你们每回从前面冲的爽,干的嗨,却不知道他从后面替你们擦了多少次屁股,想想何磊、刀疤包括上次的恐龙,如果没有人帮你们,你们几个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我一直觉得他交的不是兄弟,是祖宗!

我心情复杂的重复问了一遍,雷少强到底在哪?

青年没有搭理我,一脚油门踩到底,“轰”的一下扬长而去。

刚才那青年的话让我心底莫名的心酸,原来雷少强一直都跟在我们左右,哪怕是今晚上的事情他可能一直都躲在不远处看着,见到鱼阳手机丢了,他安排人捡起来,我想他是寒心了,本以为我们肯定会发狂的找他,可是我们却什么都没做。

想到这儿我不禁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雷少强拿我们当兄弟,可我却在处处提防他,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这个时候小区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女声尖叫:“刚才动手的有他们仨个!”居然是刚才从程志远车上坐着的那个小婊砸。

一大帮社会哥拎着砍刀就朝我们撵了过来。

我们仨甩开膀子就跑,后面一大群人叫骂着猛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