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制霸不夜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己的根据地

溜食的狐狸永远追不上搏命的野兔,别看身后那帮社会哥叫嚷的厉害,实际上没有几个人真玩了命的追我们,跑出去几个十字路口,最后我们钻进一条小胡同的垃圾堆里总算躲过了那帮二逼。

从满是馊臭味道的垃圾堆里爬出来,我们几个虚脱似的坐在原地互相咧嘴笑,谁都能看得出来彼此的笑容里全是苦涩,因为今天晚上我们丢掉了个可以换命的兄弟。

王兴叹口气说,三子你说咱们还能再见到小强不?

我同样叹口气说,那得看他想不想再搭理咱了,我估计这傻篮子是真生气了,不然鱼总的手机他肯定是亲自拿出来。而不是找个人给咱们带话,如果他还在崇州市的话,我想咱们肯定还会有机会碰头。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我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着实把我们几个吓够呛,我哆哆嗦嗦的摸出来手机看了眼是伦哥的,这次深呼吸一口埋怨的接了起来,干啥呢哥,大晚上这么亢奋。

伦哥很没正经的坏笑,你小子是不是没干好事?我跟你说哈,老子可是答应过菲菲要监督你的,你丫且撸且珍惜,别真到用枪的时候又恨子弹少!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滚犊子,大晚上除了喊我尿尿还有啥事?

伦哥啧啧说,这是快撸到顶点了还是刚打算开撸?咋那么狂躁呢,好了不跟你闹了,跟你分享个好消息,场子已经帮你弄好了,总共用了三十八万,我个人赞助你八万,就算入股了,随时可以拎包开业,你自己选个好日子吧。

我惊诧的说,这么快就联系好了?

伦哥打个了饱嗝臭屁说,那不必须的么,大哥从下午五点陪那店老板喝到凌晨两点,总算把他给灌懵逼,十分钟前我安排店里最漂亮的俩姑娘给他陪床,总算骗的丫从合同上按手印了。行了!具体啥时间开业,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得找个妞醒醒酒去。

我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后天礼拜一该开学了,我特么还欠你文哥两份一万字的检查没写呢。

伦哥那头好像在喝水,“噗”的一下喷了出来,冲我喊:“你特么疯了吧?拿开业当写作业玩呢?场子都一眼没看就喊着开业,开个毛线,你手里有服务生还是有小姐?小姐方面哥可以临时借给你三五个撑场面,问题是服务生呢?你熟悉练歌房里的规矩不?要不说你小呢,干啥事都是头脑一发热...”

我说,你忘了从县城到市里,我都干过啥兼职了?服务生好整,高三马上毕业了,一喊一大堆,小姐应该也没啥大问题,得了...我先打个电话吧,夜场开业一般都是晚上哈?

伦哥那头强忍着骂娘的冲动说,别JB听风就是雨,哥也投资八万块钱呢,怎么也算个小股东,你要是这么折腾,我可给你急眼了!

我嘿嘿一笑说。放心吧,明天亮瞎你的眼。

挂掉电话,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凌晨三点多钟,我犹豫了几秒钟后拨通了江小燕的号码,一个多月以前我就让她多和蓝月亮的小姐们保持关系,也不知道她现在发展的咋样了。

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后。那头就接了起来,听声音环境很安静,她应该是在家,江小燕娇滴滴的说:“怎么了,小三哥,是不是午夜寂寞难耐啊?”

我顺着说,是啊!这不是想我燕姐了嘛。

江小燕故意对着电话故意诱惑的喘了口气说,那你过来呗,我刚洗完澡,还煮了点宵夜。

一句话说的我顿时有点小激动,我干咳两声说,燕姐,跟你说点正经事,我从不夜城盘下来个小场子,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整俩像样的姐姐过来撑场面?

江小燕声音顿时变得正经起来,问我:“三哥你是说笑呢,还是来真的?要是来真的,我明天就可以带四五个姑娘过去,不过这几天刚和老狼有点发展,这么走是不是有点太可惜。”

听到江小燕的话,我顿时有点犹豫,我想开练歌房的目的除了是让兄弟们有个根据地,最主要的还是搞垮老狼霸占三号街,江小燕如果能和老狼的关系更亲密一点的话,将来更方便我动手。

我说,算了!我再想别的法子吧,就打算挂掉电话,江小燕赶忙说,三哥前段时间你不是让我帮你找一个叫丫头的女孩么?我今天陪老狼一块去吃饭,二号街的大掌柜刘胖子带着个漂亮女孩叫丫头,我留了心眼给她要了下手机号。

我一听立马激动了,赶忙让她把丫头的电话发给我,江小燕又恢复刚才那副懒散的腔调,风情万种的对着手机吹气说,三哥我最近晚上老做噩梦,要不然你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我撇了撇嘴说。姐你别闹了,就你长那么丑,每次看到你,我老二都能吐了,快别折磨我和我兄弟了成不?等我忙完这阵子,肯定找你做按摩。

把江小燕逗的娇笑连连,又故意挑逗了我几句后,她就把丫头姐的手机号发给了我,我盯着丫头的手机号寻思了小半天,心想这么晚了还是别去打搅她了,万一她这会儿要和刘胖子在一起,肯定又得受皮肉苦。

没想到五分钟不到,丫头姐居然主动给我回过来了电话,她那头声音特别的轻,隐约还可以听到男人打呼噜的声音,她问我是不是三三。

我说,姐咋知道我手机号的?你最近还好不?

丫头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还好。通过刘胖子的面子,我现在在二号街带了很多小姐,姐这辈子就这样了,你们几个好好的,三三你们最近是不是惹到很多仇人,今天晚上我陪刘胖子去吃饭。三号街的老狼说要找人废掉你们,你最近可得小心了。

我居然傻不溜秋的对着手机点点头说,知道了。

丫头姐问我,刚才江小燕给我打电话说你准备开家练歌房?是缺钱还是缺别的,不管缺什么你就跟姐直说,虽然眼下我还没办法脱离刘胖子掌控,不过很快了!到时候我一定庇护你们。

我说,姐你旁边是不是有人啊?

丫头自嘲着说,没事儿咱们聊咱们的,我旁边那头死猪喝多了,姐姐现在就是一双破鞋,每天晚上都在不停的换老公。刘胖子想靠我取悦那些大领导,我也正好需要这种方式和那些大领导保持关系,你放心吧,很快姐就能照顾你们。

我说,姐别这样,累了,就回家吧!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保护你,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缺。

“回家?”丫头轻声喃呢,我听得出来她哭了,而且还是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的那种哽咽,抽泣了几声后,丫头姐特别倔强的说,姐这辈子是没啥盼头了,就这副残破身体还能值几个臭钱,小强最近还好么?

我迟疑了一会儿,把我们和雷少强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丫头叹了口气没往下接话,又闲聊了几句后。丫头姐说:“三三,你想明天开业对吧?放放心心的开你的,小姐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我刚准备再劝阻她,丫头姐又说,你最近小心点林小梦那个丫头,她也通过刘胖子结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人,那女的特别疯狂,好几次喝醉酒都说要杀了你,说如果不是你当初抢了她打胎的钱,她也许不会沦落到这一步,是你毁了她一生!

说罢话。丫头姐就撂了手机。

我们几个蹲在垃圾堆旁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王兴捶着自己胸脯怒吼,真他妈憋屈,亏咱们还天天呼喊自己是爷们,操特么的!狗日的老狼,狗日的刘胖子,还有狗日的社会!

我死死的咬着嘴唇,嘴皮被我咬出血了,我都浑然不觉,照着墙壁狠狠的怼了一拳头出声说:“不管他妈为了谁,不夜城必须抢下来!明天再苦再难,都必须开业!终有一天老子要让这不夜城,以我为尊!”如果说之前我还抱着一点玩闹心态的话,这一刻我真的认真了。

鱼阳和王兴同时朝我重重的呐喊,开!

在这个散发着恶臭的小胡同里,我们兄弟三人立下了制霸不夜城的誓言。

这天晚上我们谁也没睡,就蹲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整整筹划了一夜,我们不知道的是在距离网吧几里外的不夜城老狼那个傻逼同样也整宿没合眼。不同的是他是被迫的。

第二天早晨天气晴朗,上午的时候阳光明媚,我和鱼阳顶着黑眼圈打车往不夜城出发,一宿没睡,感觉浑身腰酸背痛,王兴则去找凌辉联系几个高三不想念的兄弟当服务生。去的路上我给伦哥打了电话,没想到伦哥异常清醒的告诉我,他在帮我物色好的场子门口等我。

我开玩笑的说,你不是不准我今天开业么。

伦哥没好气的嘟囔,老子不准有篮子用,你特么属驴的!麻溜滚过来吧,待会给你说件好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