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装出国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面的混子们指着我们就是一顿谩骂,不过骂归骂,还真没什么人敢不要命的往上冲。

我们四个就那么直愣愣的挡在KTV门口,大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猛架势,眼瞅着对方小丑似的上蹿下跳,我们几个该抽烟抽烟,该聊天聊天。

几分钟后一个留着长头发,鼻梁上戴副茶色镜的少年拎着把明光闪闪的开山刀挤到人群最前面,指向我们吓唬:“我大哥说了,你们今天不能开业。”

伦哥呸了个唾沫骂。你小狗屌,毛还没长全呢,跟我装你姥姥的社会人儿

王兴嘿嘿一笑打趣说,伦哥这孙子毛长得可不少,就是没有脑。

我们几个全都哈哈大笑起来,从县城到崇州,一路走来坎坎坷坷,经历过的打架斗殴不知道有多少,单挑过、群挑过,也被人单殴、群殴过,从最开始想到打架就会瑟瑟发抖,到现在拎着刀把都觉得浑身麻木,这其中的艰辛根本不是一两句话可以形容的。

所以说面对眼前这帮猪头狗脸的混子,我真是一点都不带犯怵的,他们不敢杀了我。

我清了清嗓子看向那戴眼镜的眼镜男问,你老大不让我们今天开业?

眼镜男点了点头,一脸牛逼的说:“你们只要敢开,我们就敢砸!”

我点点头,皮笑肉不笑的吧唧嘴巴说,那你们还寻思啥呢?抓紧时间动手呗,咋地?指望意念砸我们呢?

长毛眼镜男梗着膀子嚎叫,操尼玛的,怕什么,弟兄们冲上去,干死他们!

“来啊。我草泥马的!”我突然之间大吼了起来,比刚才那个人的声音还大的指着他喊:“老子特么今天要是往后退一步,就是狗日出来的,来啊!今天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着你当垫背!”我吼的声音非常的大,半天街上都能听见,而且非常的有气势!

王兴攥着片儿刀,伸手指向人群里面骂,谁他妈喊的,谁他妈先站出来,来啊那个长毛大傻屌!”王兴眼珠子通红,挺起自己的胸膛,嗓门洪亮的嘶吼,别特么欺人太甚了,你们不是不给我们活路么,那咱就死磕到底!

对面直接就沉默了,留着长头发的眼镜男尴尬的往后挪了挪身体进退不是。

尽管我们这边就四个人,但是气势上一点都不输于他们,哥几个早都习惯了,现在就是抱着拼命念头站出来的。爱JB怎么着怎么着,而且不拼也没辙,我们一点后路没有,今天开业人家今天来砸场,明天开业。他们明天继续再来,那我们这业是开还是不开了!

对面的人群明显的纠结起来,这个时候一个黑乎乎的胖子也挤到人群前面,朝着长毛眼镜男说:“刚才你喊的,你带人去把他们四个砍死,我们只是来砸店的,来之前大哥交代过的,就砸店,不伤人的!”

说完,就看见黑胖子带着一帮人从人群里分出来,跑到我们店旁边,对着窗户玻璃和一些外墙上的装饰周围“咣,咣,咣”的打砸声音,不停的有玻璃碎裂“咔嚓”的破碎声。

这些全特么都是钱啊,看着我心不停的在滴血,可是我们眼下的目标就是守住正门口,不放任何一个人进去,眼睁睁盯着黑胖子一伙把几扇窗户和外墙全给砸烂扬长而去,我把牙齿几乎都快咬碎掉了。

我们对面还杵着七八个人,应该都是长毛眼镜男一伙的,这些人全都望向了眼镜男,眼镜男阴沉着脸沉思了几秒钟,胳膊一挥吼了句“干死他们!”,七八个人叫吼着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伦哥一个大跨步冲到前面,骂了句“我去尼玛的!”抡起手里的家伙就朝那眼镜男劈了下去,眼镜男想要躲开,不过脚步有点慢了,被伦哥一下子剁在脑袋上,一头摘倒在地捂着脸就撕心裂肺的惨嚎起来。

我和王兴、鱼阳三人围住眼镜男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乱抡。不一会儿那小子就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抽搐起来,瞬间把另外七八个青年全都给吓住了,伦哥吐了口血唾沫指向几个青年吼,来!还特么有谁不服气,再往前给我走一步,老子看看!

七八个青年很没种的齐刷刷退后了。

撇了一眼血人似的眼镜男,我站在原地盯着对面的人说,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要杀人。还是要砸店,我想大家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只要不进我的店里面你们随便,爱怎么砸怎么砸。谁要想进店里捣乱,那就先弄死我们哥四个。

伦哥、王兴和鱼阳站在我边上,一个字都不说,但是几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恶狼似的盯着对方。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自古不变的永恒真理,这帮人如果也是照着拼命来的,二对一,我们肯定讨不了多大便宜,但是今天的事情就势必会闹大,总得死俩才算收场,我们豁的出去,他们绝逼不敢。

我心里面其实很清楚,不管是谁派这帮人来的,他们的目的只是砸店,阻止我们开业的,绝对不会想要杀人,就算谁真想宰了我们,也不会用那么脑残的废物。

眼瞅地上那个长毛眼镜男身上的血越流越多,跟他一块来的几个青年慌了,我抽了抽鼻子冷笑说,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把这头废物送进医院,我估计明年你们能给他上坟。

对面几个人惊呼失措的窃窃私语起来,这个时候我看到一辆棕色的别克汽车缓缓的开了过来,老狼鼻青脸肿,胳膊上还缠着绷带,跛着一条腿从车里走下来,看向我说:“小三子,咱都是朋友,以前你也算挺照顾你的,今天放你一马,听好了,我现在以三号街大掌柜的身份提醒你,三天之内,滚出这条街。要是不听劝的话,呵呵,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歪着脑袋吐了口烟雾嘲讽的说,狼哥你今天可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把“不要脸”仨字演绎的淋漓极致,原来您是三号街的大掌柜啊?啧啧啧,有失远迎,我听说大掌柜的夜总会昨晚上好像有点不太平,您这伤不要紧吧?

老狼顿时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咬牙切齿的低吼。小逼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八号公馆的人没那么傻,到时候我保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伦哥仰头大笑起来,亏你还贵为三号街的大掌柜,昨晚上让人跟揍儿子似的猛捶。今天非但不寻思怎么报仇,反过去给人舔屁股,老狼你可真特么给不夜城丢脸!

老狼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刚想要继续放狠话。

我直接打断说:“我们兄弟出来玩社会,什么都没有,就剩下胆了,来吧,小爷随时等着你们,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人穷命贱,啥都能豁的出去,就是不知道狼哥舍不舍得那几个小情人。”

老狼额头上的青筋猛地跳跃两下,拿着手机拨了个号码,从不远处的“蓝月亮”里突突走出来不下四五十号拎家伙的青年,老狼疯狂的笑着说,别说我没给机会,这是你们自找的!

我不屑的说,你这逼真是装出亚洲,走向世界了!兄弟们怕不怕?

哥仨异口同声的大吼,怕个屌!

伦哥耸了耸肩膀说,住院也不错,刚好咱还能凑一桌麻将!

被我们赤裸裸的鄙视,老狼是真怒了,疯癫的嘶吼,给我干死他们!出了事我负责!

四五十号青年叫吼着将我们团团包围起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街头“呼呼啦啦”又涌过来一大群人,瞬间将老狼给包围了,一个留着“陈浩南”样式的发型的青年满脸冷漠的走到老狼面前说,你砸店我不管,但是谁要是敢碰我堂弟一下,我就剁了谁的手!

鱼阳满脸不敢相信的小声喃呢,堂哥。

来人竟然是刘祖峰,刘祖峰冷若寒冰的脸上不挂任何表情,瞥了一眼鱼阳轻声说,虽然你为了狐朋狗友非要和我断绝关系,可咱们身上流淌的血始终都一样,我做不到让别人伤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