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靠的住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要是不问这话我还没多想,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瞬间打起小鼓,虾哥到底靠不靠的住?

我们和虾哥几乎没任何交集,唯一的纽带就是鱼阳的那个哥们还有这次工地的事情,要说起来伦哥还阴了虾哥五间门脸店,如果虾哥真打算坑我们,到时候我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看我陷入犹豫,伦哥长出口气说:“这样吧,待会我带着鱼阳先过去,你和王兴随便找间网吧或者旅店呆一两天,确定没有问题以后,你俩再过去。”

我不解的问他,为啥是你俩先过去?

伦哥苦笑说,这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嘛。和你们比起来,我俩还算有点后台,我出事的话文哥肯定帮忙,鱼阳如果有事,他堂哥肯定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咱们万一被一锅端,到时候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

想想伦哥说的话确实有道理,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那你俩多小心点。

伦哥和鱼阳无所谓的咧嘴笑,伦哥眯着眼睛问我,后悔没?

我“呸”了口唾沫说,后悔,后悔今天没抓着老狼这头矬逼,一只羊也是牵,两头驴也是赶,早知道就应该直接干残废老狼再说。

伦哥拍了拍肩膀说,如果三天之内我们没跟你联系,你就通知文哥和刘祖峰,这几天你们自己小心,还有为了确保我俩没被威胁,不管是我还是鱼阳打电话,我们都会故意喊成赵三虎,喊别的名字就说明我们受制了。

我们几个互相拥抱了一下,我和王兴从一个不起眼的小路口下车,眼瞅着伦哥开车慢慢离去,王兴抽了抽鼻子笑着说,三子现在这画面像不像咱们几个刚玩到一块那时候?啥也没有,每天还担惊受怕何苏衍和刀疤干咱?

我清了清嗓子说,完全不同,那时候咱们弱的像鸡,而现在我们是狼,老狼也好、刘胖子也好,今天晚上他们谁都睡不着,也不敢睡,因为他们害怕。

王兴重重点了点脑袋说,对!我们现在是狼。

跟伦哥分开以后,我俩没去网吧,而是找了间小公园,打算从石椅上暂时凑合一宿,市里的网吧虽然不少。可是老狼如果铁了心要找,找到我们不是难事,眼下谁也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在公园里过夜,期间我给胖子通了个电话,得知他们差不多已经回到县城。这次放下心来。

说实话碰上这种事情,我真心一点睡意都没有,脑子里不停思索接下来应该怎么走,我不是文锦,做不到轻描淡写的杀个人还什么事情都没有,我的底线顶多就是把老狼给废了,可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机会。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真挺难捱的,黎明前的风有点凉,我和王兴的脑袋上、衣服上全都露水打的湿乎乎的,哥俩靠在一块数念自打认识以后发生的事情,五点多的时候,公园里开始出现晨练的老头老太太,我俩冻得哆哆嗦嗦的往公园外面走。

边走王兴“噗嗤”一声笑了,拿肩膀撞了我胳膊两下说,三子咱们有多久没这么狼狈了?

我也傻笑出来,很久了吧!自打被林叔放出来以后,虽然也总挨揍,但还真被人撵的像条丧家狗,不过没啥,老狼今天怎么对我,过阵子我怎么双倍还回来,还有那个刘胖子。

随便找了家靠近路边的早餐摊,我俩坐下吃早饭,我屁股刚碰着小板凳。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号码是个陌生的座机电话,我犹豫了几秒钟后直接挂断了,几秒钟后那电话又打了过来。

王兴撇撇嘴说,接呗,爱谁谁,我就不相信老狼能顺着电话线爬过来找咱,怼不死那个傻篮子。

我嘴角一乐,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就按下了接听键。

那头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声。接着蔡鹰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三哥么?

我一边嚼包子一边嘟囔,你猜!

蔡鹰着急忙慌的说,三哥你们闯大祸了,从昨天半夜开始,就有好多不夜城混子跑咱学校附近的几家网吧里找你们,今天早上咱学校门口门口堵了很多人,我刚才特意打听过。

我说,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没?

蔡鹰压低声音说,对方报警了,而且警察已经立案了,估计几个小时之内就要开始抓捕你们,咱学校附近就有便衣,反正你们的事情现在整的挺轰动的,我觉得你最近还是不要露面了。

我说,谢谢咯!回头补你消息费。

蔡鹰苦笑着说,三哥我打这个电话,不是为了要消息费,就是想拜托你,如果你们被抓了。千万别供出来从我这儿买过消息,我家条件不好,拜托你了!

我嘿嘿一笑说,尽量吧,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祈祷我们千万别被抓。或者及时给我提供点有用的消息,要不然我不敢保证头脑一热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蔡鹰都快哭了,恳求着说:“三哥,你可千万别坑我啊。”

我说,先这样吧。有什么重要消息再给我打电话。

刚刚放下手机不到两秒钟,文锦又给我打过来,刚刚接起来,就听到文锦的咆哮声,卧槽你大爷赵成虎,你他奶奶的死到哪了?

我心平气和的说,你是用文哥的身份问呢还是用文老师的身份问?

文锦气急败坏的吼,随便哪个身份,老子问你,你特么知道自己昨天闯多大篓子不?

我微笑着说,如果您现在是文老师,那我请问为人师表的您这么出言不逊的,让学生怎么想?如果您现在是文哥,我更想问,昨天我们开业给您打电话,您怎么一点都不赏脸?如果您昨天来了,我也不至于为了保护19姐和老狼血拼。

文锦愣了一下,强忍着怒火说,为了保护王薇老师,你才和老狼闹起来的?

我理直气壮的说,可不咋地,不信你待会自己问19姐去!就你这个熊样还想跟她处对象?快拉倒吧。其实我一点都不怕他找19姐对质,昨天那种情况19姐肯定清楚,我是为了保护大部分人不被伤害。

文锦很难得的沉声说,我昨天有些事情,如果是因为王薇老师的话,老狼的事情...

我嘿嘿一乐说,老狼的事情你帮我们搞定?

文锦立马回过来味说,少特么给我扯犊子,跟我玩心眼是吧?派出所那边我可以帮你们去打点打点,但是不会求他们帮你们什么,只要警方不插手这件事情,其实就是帮你们。

我小声嘟囔着说,真JB小气。

文锦重重咳嗽两声说,赵成虎这次事情你准备给我写多少万字的检查?眼中毁坏一中形象。教育局的领导一清早都快把学校电话打爆了。

我心说你特么要是怕教育局的领导,老子把赵字倒过来写,当然嘴上没敢这么说,我诚心实意的赔礼说:“我给学校抹黑了,恳请学校处罚我。将我开除,或者把我丢到职校去吧。”

文锦被我怼的半天没说出来话,冷哼一声后挂掉了手机。

我眉飞色舞的朝王兴眨巴两下眼睛说,让狗日的文锦吃瘪了,还想让小爷写检讨,我写他奶奶个哨子。

跟文锦自打认识以后,我都一直是被动的吃亏,头一次占点便宜,我竟然有种比当初捶了何磊一顿还解气的感觉,吃罢早饭,我俩又悄悄滚回了公园,眼下老狼肯定满世界的找我们,保不齐谁刚好认识我俩,这种时候落到他手里,就算不死也得蜕层皮。

闲的没事干,我俩就从公园里蹲着看老头下棋,一群老头聚在一起“車马炮”啪啪摔棋盘,其中有一个穿件白衬衫,长得黑乎乎的老头引起了我的主意,那老头特别猥琐,动不动就偷人棋子,赢了就拍着胸脯说自己天下无敌手,输了就故意把棋盘给搅乱说不算,特别的有意思。

不多会儿几个老头就摇摇头走了,谁也不跟那黑老头玩,黑老头一边骂骂咧咧的收拾棋盘,一边仰头看了眼我和王兴骂,看什么看,不服气是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