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有意思的黑老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老头大概五十来岁,一米六稍微高一点,后背佝偻的很厉害,挺大岁数发型整的还挺时髦的,梳着个大背头脑门上架着副蛤蟆镜,额头上满是鸿沟似的皱纹,长了对三角眼,身上的穿的白衬衫稍微有些偏大,怎么看都像是偷来的,一对脏兮兮的大手蹲在地上捡棋子,旁边放了根铝合金铁棍,估计也是来晨练的。

见我和王兴傻呵呵的瞅他,老头撸起袖管就朝我俩吹胡子瞪眼,看什么看,不服气是咋地?

我寻思老头那么大岁数了。就没跟他一般见识,客客气气的摆手说:“不好意思哈大爷,我们不会下棋!”然后我招呼王兴朝反方向走。

看我们不屌他,老头还蹬鼻子上脸了,扯着嗓门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教养,什么玩意儿!我呸!

我当时就被气笑了,大清早的碰上个老精神病,我俩一句话没理他,他磕着我们屁股后面一通乱骂,当时王兴就急眼了,攥着拳头就走了过来,指着黑老头骂,老家伙,你再骂一句试试!

老头也挺牛逼的,一脚把刚收拾好的棋盘踹散,掐着腰骂:“小王八羔子,谁不知道狗爷我在这个公园不能惹,六十岁以上的老头圈儿随便打听,狗爷我的名号如雷贯耳。”

然后老东西抓起铝合金铁管原地抡了两圈,朝我俩勾了勾手指头说,老夫修习太极棍法四十载,太极棍法的厉害之处,在于它能以柔克刚,别看你俩半大小子,我捶你们一点不带费劲儿的!

我和王兴一人随手从路边捡起来半截砖头,我冷笑着说:“大爷,你刚才说啥?”

老头二话不说,柔软的身躯缠绕钢管扭动起来,朝着我俩贱笑说:“我听说现在的歌舞厅流行钢管舞,你们看大爷的腿脚能跟上节奏不?”

我和王兴一瞬间全都给笑喷了,终于明白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瞧他这副熊样就知道这老流氓年轻的时候肯定也不是啥省油的灯。

对方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我和王兴就算再没品也不能真动手揍他,看吓唬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我俩把砖头扔了,转身就准备离开,谁知道那老头猛地一个俯冲蹿到我跟前,一棍子抽在我后背。接着脚腕朝旁边轻轻一点,跳起来一个“高抬腿”踹在王兴的下巴上,两招就把我俩给干倒在地上。

把我俩放倒在地上后,老头学着孙悟空耍金箍棒的样子,原地又转了两圈棍子。朝我俩撇撇嘴,知道什么叫以退为进么?小家伙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还真给我喘上了。

说实话老头抽我那一棍子一点都不疼,可关键是丢人啊,两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被个年过古稀的老爷子暴揍,旁边还围了不少晨练的老头和老太太,纷纷往我们这边伸直脖子观望。

国人喜欢看热闹和年龄大小没关系,哪怕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们看的都挺津津有味的。

王兴侧头看了我一眼问,干不?

我白了他一眼说,干毛线干,打赢了算欺负老人家,打输了还不如老头,快别丢人了。

我拽起王兴转身往反方向快速跑开了,那老头应该会功夫,而且还很不错,不然不可能轻描淡写的揍趴下我俩,我们跑到一片小树林坐下后,我呼呼踹气,王兴愤怒的咒骂,真JB败兴的慌,大早上的就被个老精神病欺负,要不是昨晚上没睡觉,我能把那老东西揍哭。

我撇撇嘴说,快别吹牛逼了!咱不说别的,老头跳起来能踹到你下巴。你寻思真能干的过他不?光是那老爷子我倒也不怕,我就怕人家待会再把儿子,徒弟啥的叫喊过来,事情闹大了,老狼顺藤摸瓜找上来,咱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我和王兴的处境属实挺尴尬的,往出走不知道应该去哪,老狼满世界的找我们,从公园里干靠着倒是没啥大问题,可眼瞅已经快到中午了。我们总不能从公园里啃树皮吧。

呆到中午十一点多,王兴捂着肚子朝我叫苦:“三子我真扛不住了,饿的俩眼珠子都发绿,刚才尿尿都滋成黄色的了。”

我说,实在不行待会买点面包咱先凑合吃了一口,等天再黑了咱们再出去活动活动,现在冒冒失失往外走容易出事。

在公园里又耗了一个多钟头,我俩都饿得有些发懵,我和王兴偷摸溜达出公园,就从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两桶方便面和两瓶啤酒,多给了老板两块钱,人家帮着拿热水把面泡开,我俩抱着方便面和啤酒又钻回公园里。

王兴一边大口吸溜着面条,一边侧头看了我一眼问,三子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从这里躲着吧?

我喝了口啤酒说,先等伦哥他们电话,刚才给蔡鹰打电话你也听到了,老狼带着人正从市里到处找咱们呢,已经对外放出话了。抓着咱们就废了咱。

王兴闷着脑袋出气说,从这个哥小破公园里呆着太憋屈了。

我把泡面放下,点着一根烟说,实在不行咱们今天晚上瞅机会废了狗日的老狼,省的以后被他给弄死。

王兴耷拉着脑袋没有吱声。继续扒拉方便面往嘴里塞。

吃饱喝足后,我俩从长椅上一边抽烟一边懒洋洋的晒太阳,刚才给苏菲打了个电话,打情骂俏的闲扯了几分钟,我仍旧没说出口自己现在的处境。手机马上快没电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必须得找个地方落脚,要不晚上又得从公园里过夜。

胡乱琢磨着,我一个不小心居然靠着王兴的肩膀睡着了,感觉没睡多大一会儿就被人给推醒了,睁开眼一眼,还是上午拿“太极棍法”教训了我们一顿的那个黑老头站在我们面前。

我抹了把嘴边的哈喇子问他,大爷我们没惹您吧?你为啥死活揪着我俩不放手呢?

老头叼着个烟斗,鼻孔朝天的说:“我是公园的管理员,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在这里长时间逗留?”

王兴没好气的说,公园还限制呆多久么?我们没事干晒太阳不许么?

老头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大黄牙说,小子跟老人家说话客气点,信不信我喊一嗓子,你们想走都走不了?

我靠了靠王兴使了个眼色,,挤出个笑脸朝老头说,大爷我们今天刚从乡下来的,本来打算投奔市里的表哥,结果把地址给弄丢了,所以想着暂时先在公园里落脚,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马上走。

黑老头抿了抿自己的大背头,盯着我看了几秒钟,似乎在寻思我说的话是真是假,最后嘬了口烟嘴后说,算了,出门在外谁也不容易,你们先从这儿坐会儿吧,但是我警告你们不许毁坏树木,更不许偷东西。

王兴不屑的小声嘀咕,偷啥?偷垃圾桶么?

我瞪了眼他,抱拳朝着老头感谢说,谢谢大爷了。

老头冷哼了一声,背着手朝旁边走去。

不等我缓口气。二分钟不到老头居然又回来了,手里提溜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象棋和棋盘问我,会下棋不?

我摇了摇头说,不会!勉强知道怎么摆棋子。

小时候的时候。每次吃完中午饭,我爸都喜欢和邻居的李叔“杀两把”,看的多了,久而久之我基本上也多少懂点。

老头嘿嘿一笑说,那就好办了!反正你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陪我玩两把,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下象棋既能陶冶情操,还能锻炼智力,来吧!

我开玩笑的说,下棋无所谓,您老别偷我子就成。

老头瞪了我一眼,蹲在我面前开始摆棋局,这老头看上去弱不经风,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实际上身体应该特别好,我俩面对面的蹲着下棋,蹲了差不多能有一个多钟头,我脚都麻的不行,可我看他好像什么影响都没有,蹲在地上脚不酸,身体也不晃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