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厉害的狗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说这是碰上高人了,以前看小说或者电影什么的,总说高人都是隐居在某某角落里装成普通人模样,难不成我面前的这位就是那种隐世高手?

只不过这位高人的人品确实够差劲儿的,下棋悔棋不说,还动不动就偷我棋子,而且抠的要命,我们玩了一下午,他就蹭了我一下午的烟,输了不承认,赢了往死吹,简直就是个臭棋篓子,怪不得那帮老头都不爱和他玩。

眼瞅着天色见黑,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大爷我不玩了。干不过您,真心的!

老头洋洋得意的收拾棋子说,必须的嘛,老夫蝉联我们公园五届的象棋王,你当跟你闹笑呢。

我干笑着说。是啊!您的象都能过河了,照这个玩法一般人真整不过您。

老头尴尬的咳嗽两下说,你懂个屁,这是国际大赛的新规矩,我的象是飞天象,以后多看看电视看看报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说,我们先出去吃点饭,回头要是有时间了再跟您玩。

老头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冲着我说,要不一块吃点呗?反正我老头子也是一个人,守着个空荡荡的公园怪寂寞的。

我说,这不合适吧?

老头无所谓的摆摆手说,没什么不合适的,你们会做饭不?

我摇摇头说,不会,饺子都煮不熟!

老头叹了口气说,那没事,咱压根就吃不起饺子,这样我出去买几个馒头,你们岁数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饭不能瞎对付。

面对老头的盛情难却,我和王兴只好跟着他一块走进公园门口的传达室里,一间还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除了一张行军装,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再没有任何值钱东西。

屋里散发着股难闻的味道,老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夜壶往床底下踢了踢,然后帮我俩准备晚饭,等饭做好以后,我都快哭了,老头所谓的营养餐就是把方便面煮了下,配上两棵不知道是青菜还是野草的绿色植物。

吃过饭,老头非要拽着我继续下棋,王兴乐呵呵的蹲在旁边看“新闻联播”。被老头连续虐了两把后,他才心满意足的放过我,期间我给江小燕打了个电话询问老狼那边什么情况。

江小燕担忧的告诉我,老狼这次是真怒了,铁了心的要抓到我。这几天夜总会也不开了,给所有小姐和服务生放假,还在三号街里悬赏,谁能找到我们就奖现金十万。

整的我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给老狼打个电话,你直接给我十万块钱,我主动自首得了,给江小燕挂掉电话后,我的手机也刚好没电,我盯着黑屏的手机寻思,这下完犊子了,伦哥他们都没办法通知我们。

老头看我盯着没电的手机发呆,钻到床底下倒腾半天,最后从个鞋盒里拿出来个手机充电器说,你试试能使不?

我赶忙插上充电,别说还真能用,感恩戴德的朝着老头抱拳说,没看出来您老还挺时髦的,居然有手机。

老头露着两颗焦黄的大门牙说,前段时间从公园里捡的。

从屋里又看了会儿电视,手机电量也差不多满了,我招呼王兴回公园的长椅上睡觉,传达室里统共就一张床,就算老头让我们留下,我俩也不好意思。

老头也没跟我们客气。摆摆手晚安,我俩走出门的时候,老头从背后若有所指的说,年纪轻轻的,你俩这身体可真不咋地啊,连我个老头子都打不过,以后要是碰上劫道的,不得让人打死。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套近乎说,那要不狗爷您教我们个三拳两脚防身呗?

老头眨巴两下眼睛说,行啊!我正愁自己这套太极棍法后继无人呢。明天开始我们就跟着我扎马步吧,有问题不?

当时我就有点懵逼,本来随口说说的,没想到老头这么豁达,居然真答应了?不过紧跟着他一句话,瞬间把自己“好人”的商标给抹去了,老头拍了拍大腿说,我学功夫当然可花不少钱,唉...

我装了个没听见,和王兴转身离开小屋,虽然感觉老头像是个高手,可问题是到底有多高,我们心里没有谱,最主要的是我打算再从公园里呆了一两天就离开了,如果伦哥还没给我们打电话,我就和王兴先回县城住几天,继续从公园里住下去,我怕我和王兴早晚变成野生的。

老头也没拦着我们,哼着黄梅戏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继续看电视。

从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王兴说没烟了。就跑出去买烟,我趁着功夫给苏菲打电话腻歪了一会儿,苏菲可能觉察出来我有点不对劲,一个劲的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这两天打电话这么有规律。

我自然不肯承认,装傻充愣的说没事。就是这几天没和王兴他们一块去上网,嘱咐她这几天注意休息,马上就该高考了,等考试完,我带她好好玩两天。

我正打电话的时候。王兴急冲冲的跑进来,朝着我喊,三子快跑!老狼的人看见我了,这会儿从后面追呢。

我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赶忙挂断电话和王兴一起往公园的侧门跑,跑出去没几步,就听见传达室的方向传来咒骂声,和老头的怒吼,王兴拉住我停下脚步,我不解的问王兴,怎么了?

王兴说,咱不能走!狗爷那么岁数扛不住几个年轻人揍,那老小子虽然早上捶了咱俩一顿,可是人性还不错,就当为了晚上的方便面,咱俩也不能不干人事儿。

王兴的性格和陆峰有一拼,都带点英雄情节,我劝了两句,劝不动,这个时候又听到狗爷的呼喊声,听架势好像是被人给揍了,我吐了口唾沫骂娘,死就死吧!槽特姥姥的。

我俩从路边捡起来半截砖头,掉头往大门口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公园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几个长相凶狠的彪形大汉正围在公园的门口嚷嚷,狗爷无赖似的横躺在地上熬熬打滚,扯开嗓门喊:“打人了,黑涩会欺负孤寡老头了!救命啊!”

这间公园的附近全是居民房,而且现在时间还不算晚,夏天十点多钟,正是人们乘凉的时候,不多会儿公园附近就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还有几个打抱不平的大婶,已经掏出手机报警。

我俩正琢磨冲过去拍那几个大汉两砖头的时候。狗爷突然抱住站在他最前面的一个大汉小腿,用力一掀就把那家伙给掀翻在地,接着一个利索的“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一拳怼在另外一个大汉的脸上,把那人给砸了个踉跄。

旁边有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拎起棍子就往狗爷的脑袋上抡了过去,我和王兴全都惊呼出声。

谁知道狗爷居然诡异的下了个“铁板桥”巧妙的躲过那一棍子,然后一把攥住棍头,往前使劲一松,棍子柄就顶在小黄毛的胸口,刚才还穷凶极恶的小黄毛一声不吭地捂着胸跪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又有个家伙的棍子也已经砸向了狗爷,狗爷微微侧开身子,看上去随便地出了一拳,顶在那小子的肚子上,小伙也和自己的同伴一样,单膝磕地跪在地上,两个人表情痛苦,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狗爷拍了拍手,歪着脑袋说:“太极拳,讲究以柔克刚!小子,这附近打听打听,六十岁以上的老头圈,谁看见我不打哆嗦!这公园老子罩着的!”

“好!狗爷牛逼!”公园门口瞬间爆发出一阵喝彩声,狗爷也不害臊,沾沾自喜的抱拳朝着看热闹的人群吧唧嘴巴:“见笑见笑了!”

这一幕把我和王兴直接看傻眼了,五十岁的老头轻描淡写的干翻四个社会混子,狗爷是真特么要逆天啊!

这个时候一辆呼啸的警车开了过来,下来几个警察雷厉风行的将几个混子给按进车里,狗爷一屁股崴到地上唉呼,妈呀救命啊,打人了,救命啊,打死我老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