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临时改变计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应了那句老话,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子鹰难拿,所有人都看到是狗爷把几个混子打的满地找牙,他反而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得躺在地上来回打滚。

周围看热闹的人基本也都是周围的领里相亲,自己人肯定向着自己人,纷纷从旁边跟着起哄,“警察同志,这事必须得严肃处理啊!欺负孤寡老人天理难容!”

把几个警察整得挺无奈的,一个看起来像是小头头的警官问狗爷,大爷您哪疼?要不我们先带你到医院检查吧?

狗爷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装聋作哑,死活不吱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俩警察把狗爷背上了警车。

临上车的时候,狗爷朝着我们的方向瞟了两眼。嘴角还挂着一副若有似无的奸笑。

随着狗爷和几个混子全都被送上警车,旁边围观的人群也慢慢散去,王兴靠了靠我胳膊说,狗爷真是个高人啊,你看见没?他三拳两脚的就把老狼的几个小弟给干趴下了。而且人家大气不带多喘一下的。

我指了指自己的脸没好气的说,我鼻孔上面那俩窟窿又不是出气使的。

王兴干笑两声问我,咱们接下来咋办?直接走还是等狗爷回来说声谢谢再告辞,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笑着说,这地方反而安全了,公园有三四个出口,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咱们这会儿肯定早就逃走了,而且打死不会再回来,咱们这样吧,打辆车跟到医院去,说不准还能碰上老狼去找狗爷解决事儿,到时候看看有没有机会阴狗日的一把。

王兴狐疑着说,那几个马仔一看就是酱油,老狼应该不会亲自出马吧?

我嘿嘿一笑说,不一定!小弟打人了,怎么着也得赔偿,而且碰上狗爷那种胡搅蛮缠的狠人,就算是个秃子也能让他讹的长出毛来,而且咱们现在从公园呆着有点不保险,万一老狼带人来找,躲都躲不掉,还不如跟在警察后面安全。

打了辆出租车一路跟踪到附近的一家医院里,眼瞅着两个警察搀扶着狗爷走进大楼,我俩找了个不显眼的阴影处边抽烟边等,老狼到底会不会来,其实我心里也没底,趁着有时间,我让王兴盯着,我在医院的附近来回转了几圈,提前找到待会的退路。

等了大概半个来小时的样子,几辆黑色的小轿车开进医院,从车里“腾腾”下来十多个小年轻,领头的正是老狼,看来老狼这个狗逼也挺奸的。生怕自己会被偷袭,进进出出带这么多小弟。

与此同时,两个警察搀着狗爷慢悠悠的从医院里面走出来。

王兴低声问我,干不干?

我咬着嘴唇说,再等等!

老狼居然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想得手确实挺费劲的,不过他现在肯定没有防备心,错过这次好机会,再想偷袭狗日的不知道还得等多久,我想了想说,兴哥你这会儿去门口多找几辆出租车,提前给了钱,让它们堵住医院门口,等咱们出来的时候,再让出租车往不同方向开。

王兴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就悄悄的摸出了医院,把王兴支开以后,我盯盯的望着正和狗爷交涉的老狼。

这家伙忒不是东西了,明面上看着好像是在和狗爷和解,实际上就是吓唬人,他和狗爷还有两个警察站在靠近大门口的位置交涉,那群小弟抽着烟坐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上故意很大声的说话,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旁边两个警察摆明是吃了好处,不咸不淡的从旁边说好话。

我四处看了看,从地上捡起来半块砖头,深呼吸两口慢慢从阴影处走了出去,为了怕人看到,我故意把脑袋低的特别低,当时老狼和两个警察背对着我在吓唬狗爷。谁都没有注意到越走越近的我,狗爷面朝我的方向,看的清清楚楚。

他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拿眼神询问我想干什么,我微微一笑摇摇头。

台阶上坐着的八九个马仔倒是也面对我的方向,不过他们都往我身上瞅,估计谁也想不到我这个元凶居然敢这么正大光明的冒出来吧。

距离老狼还有差不多五六米左右的时候,我猛地加速,举起手里的砖头朝老狼的后脑勺“我去尼玛!”就狠狠拍了上去,老狼“哎哟”一声蹲在了地上。“老狼卧槽尼血玛!”我攥紧砖头往老狼的脑袋上连续狠拍了两下后,掉头就跑!

别说老狼没反应过来,就算距离最近的两个警察叔叔也懵逼了,等台阶上那群马仔醒悟过来,叫嚷着朝我追出去的时候,我已经蹿到了医院大门口,王兴正坐在一辆出租车里朝我招手。

我摇摇头喊,下车跟我走!

王兴赶忙从车里跳下来,跟在我身后跑。

这个时候老狼那群小弟开着车也飞奔出医院大门,刚好被门口的出租车堵了个严严实实,一时间“哔哔哔”的喇叭声和叫骂声响成一片。

而我和王兴已经趁乱溜进了医院旁边的胡同里,刚才我已经提前踩好点了,医院的旁边有条小胡同,院墙不算太高,我们可以翻过墙再爬回医院,我俩呼呼喘着大气跳过墙头,来到住院部的楼后,我这才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蹲在地上说,真特娘刺激。

王兴一拳头怼在我脸上骂,我槽你姥姥赵成虎。你他妈居然一个人去偷袭老狼,是嫌老子拖你后腿还是怎么?还特么是不是兄弟了?

我捂着生疼的腮帮子解释,兴哥啥叫拖后腿,刚才你要是不找好出租车,咱们能跑不?我只是临时改变计划。没来得及告诉你罢了。

王兴“啊?”了一声,有点傻眼。

我白了他一眼骂,啊个JB啊,赶紧找砖头,咱们这会儿再潜回医院正门口。如果运气好,老狼兴许还没走,好好的再伺候狗日的一顿。

王兴憨笑着挠挠头说,三子我刚才没打疼你吧?哎?不对啊,你临时改变计划,那为啥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我说,你有正事没有?都什么时候还这么多废话。

我俩捡起来半截砖头从住院部的通道快步朝着正门口跑,其实刚才看到老狼带那么多人来的时候,我就想好了,不能让王兴跟我一块冒险,假如我被抓了,就大声嚷嚷让王兴快跑,如果没被抓,就再给老狼来个“二进宫”。

快到正门的时候,我看到老狼正蹲坐在大厅的台阶上“哎哟哎哟”的惨嚎,只剩下两个警察和狗爷在旁边,那帮小弟一个都不剩,估摸全去抓我们了,我侧头看了眼王兴说:“只拍三砖头,拍完咱们就跑,如果跑散了就从公园里碰头!”

王兴点点头说,要走一起走,你丫不能坑老子,要不然老子跟你绝交!

我嘿嘿一笑说,坑谁不能坑兄弟!记住了一人三砖,拍完不跑的是儿子。

深呼吸两口后,我低吼一声“干!”我俩抡起砖头就往老狼的脑袋上猛砸,警察和狗爷再次懵逼,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我们居然又从医院的大厅里跑出来。

老狼本来就满头都是血,被我们“二轮伺候”后,直接给砸晕过去。

跟王兴提前说好的,一人拍三砖,我故意比王兴慢了一拍,王兴拍完拔腿就跑,看他跑远了。我也赶忙要逃,一个警察眼疾手快的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衣裳,我剧烈挣扎起来,另外一个警察张牙舞爪的就要朝我扑来,他胳膊往后轻轻一捣。不小心碰到了狗爷,狗爷顺势“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两手搂住那个警察的小腿哀嚎,打死我了!哎呀,警cha打人了!

抓住我衣服的警察条件反射的看了眼狗爷,我赶忙一把薅开衬衣扣子,把衣服脱了,玩命似的往外跑,跑到大门口的时候,我鼓足勇气回头指向老狼骂,草泥马的老狼,这才只是个开始!只要老子不死,你就别想好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