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偶尔做做好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狗爷揪着鼻子骂了半天,我一点没脾气的又跑出去给他买了份水煎包,别看老头那么大岁数了,倍儿喜欢吃肉,特地告诉我要吃牛肉馅的。

伺候完“事逼”师父,我和王兴坐在长椅上仰头望着天空发呆,现在的日子过的真心有规律,除了吃饭就是晒太阳,整的跟不远处那帮老头儿“等死队”的差不多。

王兴捶打着酸痛的小腿朝我说,三子咱们得干点啥,不然我真快憋疯了。

我指了指公园的小道说,要是觉得闲得慌,就拎把笤帚帮着咱师傅扫地去。

把狗爷从旁边乐的一个劲拍手夸我是好徒弟。

闲扯的时候,我兜里的电话又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接起来电话直接问,谁啊?

那头传来钟德胜声音,他说,三哥我有个重大秘密跟你说。

我问,啥秘密?

他说,昨晚上正好轮上我在夜总会值班,我看到老狼一个人从办公室睡到现在还没起床,刚才所有看场的混混都出去找你们了,我知道你们最近的事情,老狼已经放出去话了,十万块钱买你一条胳膊,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所以想通知你。

我抬头瞅向王兴,王兴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说,好机会!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说,“大钟,你帮我好好的看住老狼,有什么消息,千万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钟德胜赶忙说,知道了。

准备挂电话前。我猛地问了他一句,大钟我能信得过你么?

钟德胜声音沉稳的说,三哥我这个人没文化,但是分得清谁好谁赖,你对我和我姐好,我全都记在心上了,如果我再办不出来对不起你的事情,天打五雷轰!

我笑笑说,谢了兄弟!

挂掉电话以后,我看向王兴说,有个和苏菲很亲密的人给我传达了条信息,必须得抓紧时间搞定老狼,不然咱们可能自己要遭殃,而且我也想跟老狼做了了断。一天天狗似的东躲西藏,太特么难受了!既然伦哥和鱼阳安全,要不咱们搏一下?

王兴点了点头说:“我懂的,三子咱们是兄弟,有些话你不方便说,我就先不问,你说干,咱们就干,我听你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手伸了出来,王兴笑了笑,我们两个人把手握到了一起。

便宜师傅狗爷从旁边一边挖鼻孔一边仰头看天说,想干就去干,婆婆妈妈的真墨迹,你们那俩师兄都是雷厉风行的主儿,年轻人多动脑子思考是好事,可是想的太多,就容易畏手畏脚,血性都给打磨没了。

我和王兴冲着狗爷鞠躬说,谢谢师父。

狗爷一脸无所谓的撇撇嘴说,抓紧时间办完事滚回来,老子晚上还想吃烧鹅,明天我要教你们一些攻击套路,公园门口停了很多不挂牌的黑出租,只要钞票给到位,让他们带你们去美国,那些车都不会含糊。

我俩再次异口同声的再次朝师父说了声谢谢后,就往公园外面走去。

找到一辆不起眼的夏利车。谈好价钱后,我俩就坐进了夏利车里,开车直接往不夜城出发,结果前行了没一百米,我就看见马路边上一个男的,身后还背着一个女的,疯了一样的使劲往前跑。

王兴饶有兴致的笑着说:“这王八犊子的力气真不小。背着一个人,还能跑的这么快!”

我也没想太多,只是路过的时候转头随便看了一眼,我们俩都绝对属于不爱管闲事的人,只不过当我从那个男的脸上扫视过去后,当即就楞了一下,朝着司机喊:“停车!”

司机二话没说,停下了车,王兴看着我问,怎么了,三子?这么着急干啥?你认识那俩人啊?

我点点头伸手一指说,往后倒车,去接上那俩人,送他们一程,看看他们去哪里。

王兴有点不耐烦的说,管那闲事干啥,眼下咱们还有自己的事情呢。

我说,你好好看那个男的,不觉得眼熟么?以前没见过?

王兴疑惑的看了两眼,拍着大腿骂,卧槽特妈的,居然是杨伟鹏这个逼?前段时间就让他给跑了,今天正好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我笑着说,狮子从来不主动欺负野狗,不是打不过,只是不屑而已,杨伟鹏和咱们之间还差了十个何磊,就当是认识人,帮帮忙吧。

王兴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声,司机往后倒车,很快,车就停在了马路边上,我打开车门,正好看见了杨伟鹏跑过来,他身后还背着一个将近20岁的年轻女人。女的脸色煞白,捂着小肚子,感觉特别的痛苦。

我开门的时候,杨伟鹏正好也看到了我,他满头大汗,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想要调转方向,可是身后的女人又痛苦的惨嚎两声,我微微一笑说:“上车吧,告诉我们最近的医院怎么走,我们送你过去。”

杨伟鹏犹豫了几秒钟点了点头,我和王兴帮着他把那女人搀扶进车里,紧跟着,我让司机发动了车。杨伟鹏就穿着一件跨栏背心,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干瘦的胳膊上还带了好多伤疤,看来最近日子过的也不算顺心。

杨伟鹏紧张的看了我一眼,朝着开车的司机说:“司机大哥,前面直走,右拐。再直走,有一个小诊所”

王兴没好气的骂了句,人都这个样子了,去鸡毛的小诊所,哪有大医院,我们送你去急诊。

杨伟鹏一听王兴这么说,眉头皱一皱。当下没有说话,我也看明白了他的意思,拍了拍口袋说:“我有钱,你带路就好!”

杨伟鹏沉默了一下,点点头说开腔:“往前一直走,第二个红绿灯左拐,再一直走,有一家医院。”

司机也知道这事不能耽搁,一脚油门踩到底,快速驾驶着汽车飞奔起来,我转头看了眼杨伟鹏怀里的女人,她捂着自己肚子,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虚弱的一个劲咬着嘴唇浑身都在打颤。

“最近过的还好么?”我递给了杨伟鹏一支烟。

他摇了摇头,朝我挤出个笑脸说,我对象怀孕了,忍一忍吧,都别抽了,对不起啊三哥。

说话的功夫,那女人疼的又闷哼几声,杨伟鹏温柔的拍了拍的脊梁说,就快到了,老婆你别急!

这个时候,车停了下来,前面在等红绿灯。

我看着司机说:“闯过去,别等红绿灯了,注意安全,交警罚多少钱,我回头帮你出!”

司机点点头,猛地一踩油门,“轰”的一声就开了出去。

十几分钟以后,我们来到了医院,杨伟鹏急急忙忙的抱着自己的女朋友到了急诊,他对象长得挺漂亮的,跟他差不多高。王兴吧唧嘴巴酸溜溜的说,阳痿长那熊样,怎么会有人喜欢他呢?

我嘿嘿笑着说,现在的女孩子重口味。

没一会儿,杨伟鹏走出急诊室,来到我面前说:“问题不大,就是怀孕了。吃坏了肚,所以胃疼,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但是大夫要住院观察几天,没办法,还是住下了。”

我点点头,掏给他一千块钱说,你先去缴费吧,完事咱们聊几句。

杨伟鹏也没客气,点点头朝收费口跑了过去。

我和王兴就在医院楼下等着,坐在一边抽烟,我时不时的给钟德胜打个电话,询问老狼的行踪,老狼还在夜总会。这会儿也没别的混子回去。

过了二十多分钟左右,杨伟鹏满头大汗的跑到我跟前,把剩下的钱递给了我说,谢谢了三哥,这钱不用了。

我乐呵呵的说,小便宜都不占了,不是你的性格啊。

杨伟鹏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坐在我旁边的塑料椅子上说,三哥我知道你想让我干什么,就凭你今天的救命之恩,我肯定也会豁出去命的还账。

我递给他一根烟说,边抽边唠吧。

杨伟鹏犹豫了一下,摆了摆手说,算了!不抽了。好不容易才戒两个月了,我不跟三哥兜圈子了,以前出卖你们消息我就是见钱眼开,对不起了!如果你们需要,我跪下来给你们磕几个响头都无所谓,但是希望你们别难为我对象,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个普通饭店的小服务员。

我笑着说,你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爷们,整的我怪陌生的,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怎么开口了。

杨伟鹏搓了搓鼻子说,上次跑了以后,我就来到市中心的一家餐馆打工,然后认识了我对象。说实话我现在就想本本分分的过日子,我也知道做错事情肯定是要还的,你们需要我什么时候约出来林小梦或者大老板,我都可以试试。

我笑着说,暂时不用,我现在身上事儿不少,帮你忙。也没打算让你还什么人情,完全就是看在认识一场的份上,好了!就这样吧,有时间再聊。

我和王兴站起来往门外走,杨伟鹏从后面喊了我一生说,三哥如果哪天需要帮助,你可以到市中心的帝都酒店去找我。

我没回头摆了摆手继续大步流星的往前走,放在一年前我碰上杨伟鹏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上去抽他一顿,可是现在我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的事实告诉我,偶尔做做好事,可能真的会有好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