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来啊,互相伤害!/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屑的摇摇头说,狼哥你的人格从我这儿已经使完了,上一次干掉恐龙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我信了!信的差点命都丢掉,原本我只想要半间蓝月亮,现在我胃口大了,我要整条三号街,你说怎么赔偿我合适?

老狼爬起来指着我大骂,卧槽尼玛!别特么欺人太甚了!

我点点头说。既然谈不拢就不谈了,大不了我弄死你闺女,继续躲起来,反正你找不到我!说完话我搂住他女儿就往门口走。

老狼赶忙从后面喊我,成虎,三爷,你想让我怎么赔偿,我听你的!放了我女儿吧,你没孩子,可是有父母吧?如果你爸妈被人这么胁迫。你什么心情?算我求求你了,咱们的恩怨你随便开条件,我绝对不还价,哪怕你让我退出三号街,我都绝对不会眨下眉头。

老狼怎么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好说话?我心底顿时闪过一丝疑惑。我回过头盯盯的看着老狼,又望了眼坐在地上那个哭成泪人的女人,心其实已经软了。

他说有一句话挺对的,如果有人拿我爸威胁我,我肯定心里也难受的要死!

而且说句实在话,本身我就挺鄙夷拿威胁的方式逼迫人的,也根本没想过拿这个女孩威胁老狼,只不过事赶事,刚好碰巧了,可是让我就这么放过老狼。我又觉得不甘心,一时间我竟不知道应该给老狼开什么条件了。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狼哥我也不强人所难,蓝月亮本来你就答应给我一半的,后来又明里暗地的阴了我这么多次,作为赔偿,现在我全要,外加一间小型KTV没毛病吧?

老狼点点头说,没问题!我随时可以给你写一份转让合同。

我抽了抽鼻子接着说,三号街你继续做你的大掌柜,我们现在没那么大实力争,只希望你以后别再继续难为我们就好。

这话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老狼一直都是三号街的大掌柜,假如今天突然换成我们,不引起人注意才叫鬼,苏菲他哥昨天就说过,他老大最近已经盯上我们了,这阵子我们必须得低调行事,刚好可以借着老狼从前面顶缸,我们快速发展自己的势力。

老狼仍旧没有还价。乖巧的像个三孙子,冲我狂点脑袋说问题。

看他这副好态度,我心里的疑云越发加剧,不对!绝对有鬼,老狼不是个慈眉善目的良主。说句不好听的这种老江湖吃的盐都比我见过的米还多,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难道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让给我了?

我侧着脑袋看向老狼问,狼哥你该不是又跟我耍什么心眼吧?

我刚问完话,他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嗯嗯哼哼”了两声后,很干脆的从地上爬起来,甚至还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印子,很突兀的“呵呵”朝我笑出声来。

王兴厉声呵斥,谁他妈让你站起来的?跪下!

老狼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眼睛盯盯看着我说,你刚才说的对,我确实很认真的调查过你,也很清楚你到底有没有家里人,你很小的时候你妈就跟人跑了,你爸一手将他带大,不过后来也蹲监狱了,基本上算是个孤儿,但是你有个很在乎的女朋友,到底有多在乎,你比我心里有数。

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不好的预感越发明显起来,故作镇定的说:“然后呢?狼哥想表达什么?”

老狼一脸轻松的笑着说,然后我想表达的是咱们扯平了。互相威胁吧,要不你现在给你女朋友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我眯缝着眼睛看向老狼,朝着他点点头说,姜还是老的辣啊,看来狼哥在我进门前就已经计划好要这么玩的。从市里到我老家最起码四个钟头,也就是说其实我今天来不来,你到打算拿我对象威胁我的,对吧?

老狼得意的指着我鼻子骂,草泥马的小崽子,胆儿够肥啊,连我都敢阴,现在乖乖把我女儿送过来,我让人放了你马子,然后咱们找个地方真刀真枪的干一把,谁输了谁滚出不夜城!

我轻笑说,本来以为我就够缺德了,看来这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老狼不耐烦的打断我骂,少特么废话,我就问你放不放人?信不信我现在就让小弟轮你马子?话说那小丫头长得如花似玉。真挺不赖的!

说实话我这会儿心里已经慌了,王兴正在跟胖子在打电话,我深呼吸一口,也掏出手机,不过不是给苏菲打电话,而是拨通了文锦的号码,电话接通后,我直接朝文锦说,我还有三次机会对吧?现在再用一次,帮我救出来我对象,在我老家。

文锦愣了一下说,为她你已经用掉两次机会了,值么?

我故作轻松的0说,值!我现在正跟老狼互相威胁。

文锦“嗯”了一声就挂掉了手机。

其实我心里的潜台词是,别特么跟我废话。别说两次机会,就算是十次也值,只要苏菲能安然无恙,我把命给你都行,文锦那么聪明。相信他一定懂我说“正和老狼互相威胁”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不能乱,起码不能让老狼看出来我有多在乎,不然这逼肯定吃死我,到时候苏菲更危险。

老狼阴森的笑了笑,拿自己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打开免提功能,冲着那头说,让三爷的女人喊两声听听!

那边传来一阵猥琐的笑容,紧跟着就听到苏菲的尖叫和咒骂声。

我扯开嗓门喊,媳妇你别怕!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我已经喊人过去救你了!

可能是听到我的声音,电话那头的苏菲镇定了很多,不再尖叫,反而很大声的喊:“三三不用管我”,不过话刚说到一半,就让人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苏菲的话像是一把刀子似的在我心上狠狠的捅了一下,如果苏菲真的被人欺负了,我都不敢想象自己会怎么样。

老奸巨猾的老狼抽了抽鼻子看向我说,三爷怎么样?互换么?我那几个兄弟前几天刚从监狱放出来。很久没碰过女人了,你可别逼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到时候你连后悔都来不及!

“老狼,卧槽尼玛!”我盯着老狼大吼起来,你装尼玛了个比!你不是要祸害我媳妇么?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老子虽然在乎,但还不至于割舍不断,大不了老子不要了,你再看看你女儿,长得白白嫩嫩的。你他妈吓唬谁呢!来啊!信不信老子当着你的面上了她!来啊,互相伤害!”

我说着话,直接把手抓向了他闺女的胸上,吓得女孩嗷嗷尖叫起来,不过因为我手里有刀。那女孩一动不敢乱动,我把手摸到她皮带的位置,恶狠狠的朝着老狼喊,我马子今天要是掉一根头发,老子就让人干你闺女一次!王兴给我喊人。一中的兄弟们有多少喊多少过来,让伦哥和鱼阳也过来尝尝鲜,草泥马的!

老狼急忙朝我吼,赵成虎你别乱来!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气急败坏的吼,我说你麻个痹。让你的人老老实实把我马子送到派出所去,不然老子当着你的面跟你闺女好好演一场小电影,女人嘛!草泥马的,只要有钱,要多少不是有多少!

老狼横着脸说,我已经报警了!非想把事情闹大是吧?

我吐了口唾沫,手死死的掐了一把他闺女的胸脯,冲着老狼冷笑,爱JB报啥报啥,老子既然今天敢来,就不怕死!临死前当个风流鬼也不错!

王兴问我,还喊伦哥他们不?

我点点头说,喊!狼哥不是喜欢看戏么?今天就给他好好演一出,让伦哥来的时候,给我搬一箱啤酒过来,喝完酒,老子拿酒瓶口欺负欺负狼哥的千金。

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皮了,兄弟们也没必要再东躲西藏的了,哪怕事情闹的再大,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死磕。

二十多分钟后,伦哥和鱼阳急冲冲的跑上楼,伦哥紧张的看向我说,三子别整的了,再整事情真没法收场了!

我呲牙瞪眼的说,不好收,那就他妈不收了!老狼,放不放人?

我说话的时候,已经把手按在了他闺女的皮带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