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这就是差距/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火红色鸡冠头的青年正是苏菲她哥,她哥从越野车里蹦下来揪住老狼就是一顿猛揍,把他打的满脸都是血。

老狼耷拉着脑袋,含糊不清的嘟囔,苏爷我没招惹过您吧?您不分青红皂白的这么欺负我,好像不合规矩。

本来苏菲她哥捶了两下已经消停了,老狼一开口,她哥立马又跟踩着电门似得,拽住老狼的脖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大巴掌,声音那个响亮。我从车里听着都觉得牙碜,可想而知挨打的老狼是种什么状态。

连续掴了老狼十几个大耳光后,苏菲她哥又从越野车里拎出来根两头包铁的那种棒球棍,朝着老狼身上“咣咣”就是一通乱抡,一边打一边骂:“规矩?你跟我提规矩?草泥马,在不夜城老子的话就是规矩!”

老狼那几十个小弟迅速呈半圆形将苏菲她哥给包围起来,大有一哄而上的意思,鸡冠头鄙视的撇撇嘴,伸手指了指路边的那辆越野车冷笑,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那辆车代表什么?我姓苏,裁决的人!

一句话说完,几十号混子的脸色顿时都变了,有几个胆小的家伙甚至开始往后慢慢退缩了几步。

只报出来自己的姓就轻轻松松的把一大群马仔给吓住了,四五十号混子硬生生的从元凶变成了看客,这是何等的霸气!

说完话鸡冠头抡圆了棒球棍照着老狼的后背“突突”又是几下。什么都不问,就是没头没脑的往死里打,符合他一贯的办事风格。

他打的过瘾,老狼可扛不住了,趴在地上来回打滚,朝着鸡冠头哀求,苏爷饶了我吧,别打了,我错了!

鸡冠头“嗤嗤”邪笑两声,薅住老狼的脖领问。错了?来说说你到底哪错了?

老狼的腮帮子完全肿成了猪头,两颗大门牙更是不翼而飞,说话的时候都有点跑风,冲着鸡冠头不住的点头哈腰说,我不该跟您提规矩的,对不起苏爷。

鸡冠头嘿嘿一笑,抓起棒球棍又猛捶起来,我甚至还听到几声“咔擦”的脆响亮,看来这老缺德鬼的脊梁骨头被打折了。

老狼痛苦的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匍匐在地上嘶喊,苏爷放我一马吧,求求你了...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他俩身上,我们哥几个偷摸的凑了过去,伦哥也还在包围圈里,一时半会儿我们还挤不进去,只能一点一点往里蹭。

又打了老狼几分钟,鸡冠头吐了口吐沫骂,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错了没?

老狼挣扎着在地上爬,那副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真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老狼残喘着仰头望向鸡冠头,苏爷我真不知道哪开罪您了,您给我点提示行么?

鸡冠头点点头冷笑,好啊!你回忆一下今天都做过什么事情?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认真考虑!

老狼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试探性的小声说,您是指绑了那个女孩的事儿么?

鸡冠头猛的抬起了胳膊,老狼吓得赶忙双手抱头,鸡冠头“呵呵”一笑,蹲下身子拍了拍老狼的肩膀说,别紧张,继续说!

老狼迷惑的望着他问,说什么?

鸡冠头皱着眉头说,需要我帮你回忆么?

老狼赶忙爬起来跪在鸡冠头的面前“咣咣”的直磕响头道歉,对不起苏爷,我错了,我不知道那女孩跟您有关系,我马上就放人!

鸡冠头摇摇头说,其实我都不知道你说的啥,什么绑架女孩的,跟我有毛的关系?老子揍你只是因为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超我车了,看你不爽而已!

老狼一脸的懵逼,当时我也有点傻眼,鸡冠头这是什么意思?沉思了几秒钟后,我瞬间想明白了,鸡冠头如果今天敢承认苏菲和他有关系,苏菲以后恐怕更危险,他其实是在保护自己妹妹。

想到这儿,我心里的那点想法又加深了一些。无论我变得多么强大,苏菲始终都是我的软肋,只要和我在一起,她都始终处在危险当中。

鸡冠头接着说,本来我就想捶你一顿拉倒的。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行吧!抓紧时间把人给我放了,以后再让我知道你特么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打断你的狗爪!不夜城的名声就是让你们这种二逼给毁的,咱们是流氓,但不是盲流!

此刻就算借给老狼俩胆儿,他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忙不迭的掏出手机打电话喊,快点把人放了!

说实话,今天之前我一直都挺看不起鸡冠头的。觉得他就是个脑残非主流,可是通过刚才的事情,我发现我错了,这家伙简直比猴儿还精。

把一切都搞定后,鸡冠头伸了个懒腰,指了指立在旁边的伦哥笑嘻嘻的说,兄弟我挺欣赏你的,要不要一块喝个酒?

鸡冠头这是要故意帮忙带走伦哥啊,我们几个全都急切的望向伦哥,伦哥思索了几秒钟后摇摇头,从怀里把档案袋递给鸡冠头客客气气的说,苏爷,拜托您把这些东西转交给三号街的赵成虎,他是我弟弟!

鸡冠头疑惑的问,你自己亲自给他不是更好么?

伦哥舔了舔嘴唇轻笑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说罢话他抱起猎枪就朝老狼的跟前走,满脸都是视死如归的坚决!

我赶忙大喊,哥!不要!

我喊话的同时,伦哥手里的猎枪已经“砰”一声响了。老狼猛的往旁边滚了两圈,险而又险的避开。

可伦哥并没打算就那么放过他,抱起猎枪朝着老狼“砰砰”连续扣动两下扳机,一枪没打中,另外一发子弹射中老狼的胸口,鲜血潺潺的往外直喷,老狼痛苦的“啊啊”惨叫起来。

子弹打光以后,伦哥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朝着老狼的脑袋上猛刺了下去,结果被鸡冠头一把攥住手腕,刀尖只是把他的脸划出来一条深可见骨头的血疤。

鸡冠头一个背摔将伦哥扳倒在地上,额头上的青筋都凹出来了,扯着嗓子怒喝,居然敢当着我的面袭击我不夜城的大掌柜,你胆子可真他妈肥!

伦哥刚爬起来,就又被鸡冠头给一脚踹翻。指着伦哥大骂,麻溜给我滚!以后别他妈让我在不夜城再看见你!

我们几个赶忙跑过去将伦哥搀扶起来,钻进出租车里逃窜,坐上车以后,我瞪着眼看向伦哥骂。你他妈活腻歪了吧?正经八百的送死?

伦哥抽了抽鼻子说,哥只是想要送你份礼物。

我一拳砸在伦哥的胸脯上骂,你他妈这份礼物太重!上面沾染的全是你的血,是想要让我内疚一辈子么?

伦哥无所谓的干笑说,我这不是没事嘛。哥小时候算过命,我的命贼硬,算命先生说我能一直活到死!

本来我鼻子酸酸的想要掉眼泪,伦哥的一句话直接把我逗笑了,看我笑了。伦哥也傻呵呵的跟着笑,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笑个JB,这下又欠鸡冠头大人情了!

伦哥深呼吸两口,点燃一根烟说:“你认识苏爷?”

我想了想说。马上就不认识了。

伦哥接着说:“看来苏爷还真是看你的面子,其实他刚才是故意放我开枪的,我们距离那么近,他只要踹我一脚,我就打不中老狼。只可惜我太菜了,没干死狗日的老狼!”

我说,幸亏没干死!不然我以后就没哥了,众目睽睽之下啊,我亲哥!

很快我们回到工地的样板房里。商量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想说话的时候,房门被人猛的撞开了,鸡冠头一只手插口袋,另外一只手拎着个档案袋走了进来。

我们几个全都紧张的站起来,鸡冠头撇了撇嘴角,直接把档案袋砸在我脸上说,刚才你们走的太急,东西忘拿了!

我低头说了声,谢谢!

他转了转脖颈,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说,你应该懂吧?我想听的不是谢谢!说点我想听的,我再送你份大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