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没心没肺的活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孩可怜兮兮得点了点脑袋。

我蹲在她面前,喘着粗气说,回家以后,你帮我给你爸带句话,不择手段是没错的,但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太过于无耻了,一定会遭报应的,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吧。

女孩抿着嘴唇失声痛哭起来,大概是没想到我们会一指头都没伤害她,就轻轻松松放过人了,那种劫后余生又惊又喜的感觉,我也曾体会过。

鱼阳皱着眉头问我,放了她?放了她老狼可就没任何羁绊了,你不怕他到时候打击报复咱们?

我点点头说。怕!可我们毕竟不是畜生,我有自己的底线,老狼罪大恶极是他的事儿,和亲人无关!放了他女儿,老狼确实就没了羁绊。我同样也没有任何在乎的,从现在开始,除了兄弟,我没心没肺!老狼如果长教训了,他会主动退让,如果他还不死心,那咱们就死磕!反正咱们手里现在有老狼五家场子的转让合同,慢慢发展,我早晚可以碾压他!

对于我的这个决定,王兴是双手赞成的,压低声音看向我说,刚才苏菲他哥,呸...刚才那个谁不是说,今天晚上九点半到十点会把老狼周围所有人都调走么?咱们要不要...

王兴比划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我摇摇头说,不要!咱们是混子。不是杀手,断人腿脚的事情可以做,要人性命的恶事轻易别干!

伦哥靠墙站着,皱着眉头一脸思索样子,我也没往心里去。

其实我还有句话没想说出口,苏菲他哥刚才故意当着女孩的面前故意说出来老狼住院的事情,意思再明显不过,我们不可能杀了女孩,可是老狼如果真挂了的话,凶手是谁?无非就是我们几个。

王兴拍了拍我肩膀说,三子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苦,菲姐是个好女孩,就算你俩没有缘分在一起,其实我觉得刚才的话也不该那么说。

我挤出个笑容,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说,谁告诉你有缘无分的?我就是要让菲菲恨我,只有恨的越深才会越难忘怀,早晚有一天我要靠自己的本事把她追回我身边,现在的我们太弱了,弱的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苏菲的名字好像都是一把刀。不管是念出来还是听到,我的心都疼的难以形容,我死死的攥着拳头,告诉自己一切都是暂时的。

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我把老狼他闺女的手上腿上的麻绳都松开了。又让王兴出去买点吃的喝的,盘腿坐在那女孩的面前跟她聊天,我说:“你是叫珊珊吧?姓什么?”

她弱弱的点点头说,我叫刘珊,跟我妈妈姓,言语里充满了对她父亲的敌意和不满。

我想她不满的恐怕并不是她父亲,而是所谓的那些社会人吧,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其实我的目的只是告诉她,我们一晚上都和她在一起的,并没有机会去杀她爸。

正说话的时候,鱼阳的手机响了,他无奈的看了眼屏幕,又看了看我说,菲姐的电话。

我心里又是一疼,思索了几秒钟后,看向刘珊说,待会你装哥哥的女朋友接电话说两句好么?

刘珊的小脸瞬间红了,又可能是害怕我,犹豫了一下后点点头说,好!

别看老狼长得好像个猪头焖子似得,生出来的闺女却是又白又水灵,我心想估计多半是随她妈吧,看她点头同意了,我强忍着心痛接起电话。竭力装出一副懒散腔调“喂”了一声。

那头苏菲声音沙哑的问,你在哪?听架势苏菲好像是在公共汽车上,里面闹哄哄的。

我打了个哈欠说,在宾馆啊,才和我今天刚认识的一个对象磕了两炮。感觉有点累了,你还有事没?没事我就先睡了。

苏菲歇斯底里般的怒吼,赵成虎你要是说一句假话,全家不得好死的,你不是刚跟人磕完炮么?女的人呢?别跟我说已经走了。

我说,咋滴?你还有听人磕炮的嗜好啊?要不我下次录音给你听?

苏菲愤怒的咒骂,别他妈跟我扯淡,有本事让那女的接电话,要是有女人接电话,我就信你。

我把手机递给了旁边的刘珊。朝她眨巴了两下眼睛,刘珊犹豫了下,接起手机弱弱的说了声,喂...

接跟着那头就传来苏菲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她很大声的骂我是王八蛋。还说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即使不用开免提,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听到苏菲的哭泣声,我的心其实也跟着碎了,她在那头大声哭,我在这边小声的呜咽,几分钟后,刘珊把电话还给我说,她挂了。

直到电话挂掉那一刻,我才鼓足勇气嘶吼,待我王者天下,定许你嫁衣红霞!等着我!

吼完以后我倚靠在墙角仰头望向天花板,使劲嘬着烟嘴,感觉自己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个窝囊废。

这个时候伦哥说出去撒泡尿,就拍拍屁股出门了。

没多会儿。王兴就买回来了外卖和一些饮料,我们几个坐在地上吃饭,闲聊的过程中我知道刘珊居然在市职中上学,本以为她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没想到人家已经十七了,而且在读高二了,只是个头有点矮,属于小巧玲珑型的。

绑架她的时候,她嘟囔着在复习功课,我还以为是个好学生,不想原来是职校的精英,不过想想她一个老爸混夜总会的,妈妈开麻将馆的问题女,能学习好才真是奇迹。

我问她,你当时不是在复习功课么?

刘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每次我都是用这个要零花钱的,谁知道这次居然倒霉了。

我们几个全都被逗笑了,关系也算缓和下来。

这女生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际上挺开朗的,想想也是,身处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刘珊本人怕就不是一个善茬。

我很随意的问她,认识程志远么?

刘珊点了点脑袋说,猛虎团的老大,谁不认识啊,前几天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他腿打折了,他爸居然迁怒我爸,把我爸的夜总会都给砸了。

我干咳了两声没吭声,因为她嘴里的那个“王八蛋”此刻正坐在她面前。

我们正闲聊的时候,虾哥跌跌撞撞的推开门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瞪着眼问我,三子,你这几天惹得不夜城那个大哥是不是外号叫老狼?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虾哥你这消息渠道也太落后了吧?事情都已经结束了,你才刚反应过来。

虾哥一把拽起来我吼,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搂着姑娘吃喝玩乐呢,老狼死了,半个小时前死在医院里,好像是被人捂死的。不知道谁传的,说是你把老狼给整死了,现在全城通缉你了!白道黑道都在找你!

我愕然的说,啥?

与此同时刘珊也“腾”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拽住虾哥的袖子娇吼,你说什么?

虾哥没搭理刘珊,从口袋掏出一沓钞票塞到我口袋说,三子别说哥哥不仗义,这种事情我真不敢袒护你,你还是找地方躲起来吧。

我深吸一口气说,谢谢虾哥提醒了,老狼不是我杀得,他闺女还从这坐着呢,整晚上我们都在一块。

刘珊已经哭成了泪人,哀求的望着我问,能不能站在就放我走?我要去看看我爸。

我闭上眼睛思索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我和你一块去,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能背这个黑锅。

鱼阳看了眼王兴,后者点点头说,一起去!麻痹的,真觉得咱们好欺负,什么屎盆子都往咱脑袋上扣!

我说,虾哥您帮我找辆车吧,我不想刚一出门就被人砍死了,哪怕是对质,我也得健健康康站在警察面前。

虾哥叹口气说,我只能给你辆车,司机你们自己找,这种事情太危险。

鱼阳拍拍胸膛说,我会开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