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苦心人,天不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看到我那个便宜师傅狗爷的时候,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像是个在外面受尽委屈的孩子终于看到了爸妈,手脚被废、大哥被抓,换来个有名无实的三号街大掌柜,越想我越觉得难受,眼泪好像决堤一般往外流。

可能是我的哭声太大,把狗爷给吓了一跳,他猛地抬起头,随手拎起旁边的铝合金铁管“腾”一下站起来喊,咋地了?谁欺负你了?

一句话问的我更是嚎啕大哭起来,我抽泣着摇摇头说,没有!

狗爷松了口气把铁管放下,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骂,没人欺负你哭个JB,吓得老子还以为天塌了呢,不就是胳膊和脚让人划了两道子么,你瞅你这个窝囊样子。败兴丢人!

我满脸是泪的说,师父我手脚全都被人废了,以后就是个废人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狗爷撇撇嘴说,嘴巴咧小点,顺着喉咙老子都能看到你的胃,欺负我没文化是吧?老子在这个公园号称老中医。除了能看病还会治吹牛逼,你到六十岁以上的老头圈打听打听,谁有个头疼脑热的不知道老子给看好的,你的手脚没事,除了右手的手筋稍微损伤了一点,其他都只是破皮了。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我不敢相信的问他,师父你没骗我?

狗爷打了个哈欠撇撇嘴说,骗你能骗出人民币?老子就知道当初不该收你们两个败家孩子当徒弟,到头来钱没挣着还赔出去一张床,可怜老子一把年纪了,还得睡椅子。对了你手机我卖了啊!

我有点生气,现在我和其他兄弟都失去联系了,唯一的联络方式就是手机,狗爷还给我卖了,那我不是彻底与世隔绝了么?

狗爷斜楞眼睛瞟着我说,瞪什么眼?你当纱布和药材不需要钱啊?还是觉得你师父我神通广大能从医院赊出来?一个破手机而已。想要找你的人,跋山涉水也会出现在你面前,不想找你的人,就算面对面,照样还是视而不见,别特么哭了啊,影响老子睡觉!

我小声说,师父你怎么会救了我的?我记得我当时明明是昏倒在医院门前的。

狗爷不耐烦的挠了挠头说,我也想知道为啥,两天前的晚上,有人从外面大喊大叫,我跑出去看到底是谁打搅爷睡觉,结果看到你小子躺在公园正门口,本来我是装着没看见的,谁知道你一把拽住了我的裤腿,我现在还琢磨,你当时是不是真昏迷。

我一阵无语,狗爷的直接让我有点哭笑不得。

狗爷指着我脑门急赤白脸的瞪眼说,行了别给我墨迹了啊,你要是睡不着就自己抠着肚脐眼好好想想前因后果,老子累一天了,困的要死!

我点点脑袋说,谢谢师父。

狗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两手抱在胸前耷拉下来脑袋开始打盹。没一会儿就发出一阵摩托车似的呼噜声。

我抬头仰望着屋顶,思索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显然上帝的目的只是废了我,把伦哥送进监狱,瓦解掉我们这个小团体,让三号街始终控制在他手里。这样说来其他兄弟现在应该都平安无事,既然老天爷都没收我们,我要是不好好的回报上帝,都对不起他的“大恩大德”。

伦哥被送进监狱了,这事暂时不需要担忧,以文锦能把林昆弄出来的本事,相信保释伦哥也不会太费劲,现在就怕他还不知道伦哥的消息,这事儿需要等我好了以后去通知他。

我手头上现在有老狼的五家场子,再算上我和伦哥的两间KTV的话,绝对数得上三号街首屈一指的大掌柜,眼下我们需要做的就两件事,第一把三号街打造成铁板一块,从裁决的三号街变成我赵成虎的三号街,再有就是囤积实力,不用远比,就是这次老狼出事,医院门口堵了起码一两百号混子,相信这些人只是裁决的冰山一角,上帝真正的势力应该都还没付出水面。

必须得争取让王兴和鱼阳早点回一中,把一中的兄弟带进社会,至于三中的龙牙,胖子上回说,预计可以带一百多号人来市里,一半人继续读书,还有一半直接混社会,这些人可以作为嫡系送到三号街的夜场里看场。

把一切都琢磨好以后,我又犯愁了,眼下怎么通知其他人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手机没了,我自己又是个残废。躺在床上都起不来,除非就是师傅说的,等着其他人主动来找我,可是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的,脑海中突然又出现了苏菲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丫头此刻睡了没有,还会不会一想到我就会哭,现在苏菲肯定把我恨到骨子里了吧?

胡乱琢磨着我就又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师父正在跟人脸红脖子粗的蹲在地上下象棋,师父梗着脖子骂对方“你特娘的耍赖!”我好笑的伸直脖子。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臭棋篓子似的师父给惹得骂街。

跟师父一块下棋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的脸上有条特别扎眼的刀疤,长得算不上清秀,不过很有男人味,越看这个人我觉得眼熟,猛地想起来,上次我们绑架老狼的闺女,坐的就是这个家伙开的“黑出租”。

我伸直脖子看他们的时候,他也正好抬起脑袋看我,朝着露出一抹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异常的舒服。

师父狗爷恼羞成怒一把将棋盘给呼拉成一团糟,朝着青年摆手低吼,刚才不算,咱们重新来一局。

那青年摇摇头手说,不来了,狗叔你徒弟醒了,我也抓紧时间跑趟活去,今天都陪你耗一上午了,根本没挣着俩钱,咱们有空再玩吧。

狗爷不乐意了,一把拽住他胳膊说,你这棋品不行啊,棋品如人品,赢得起输不起,赢了老子一上午,眼瞅老子要翻盘了,居然跟我说啥不来了,年轻人不要把钱看的那么重要,你说你白天跑出租。晚上到工地去扛砖头,累死累活的能挣几个钱?人嘛,要学会享受生活,来来来,再来一盘,看我不杀的你片甲不留。

听到师父没羞没臊的教育人“别把钱看那么重”的时候,我很不厚道的笑了,这老小伙儿,一天看着钱比看着谁都亲,居然好意思跟人说要“享受生活”。

青年无奈的笑着继续摆棋子说,咱可说好了,最后一盘,狗叔您也知道,我媳妇啥情况,家里真心等着用钱呢。

这青年的耐心真不是一般的好,现在的年轻人连自己爹妈说话听着都烦,真没有几个能做到像他这样放着不挣钱,跟个老梆子从这消磨时间。看样子,他和师父还挺熟悉的,应该是经常往来。

师父忙不迭点头说,放心,我这个人最讲信誉了,说最后一盘就是最后一盘肯定不赖皮,不过话说你有身手也有脑子,为啥不去那些夜场或者跟个大老板啥的捞偏门,骡子似的吃苦受累才能挣几个钱。

青年腼腆的笑了笑说,以前混过几年,后来不是蹲监狱了嘛,难得我媳妇在外面辛辛苦苦等了我五年,从监狱出来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自己,再苦再累,也坚决不犯错误了,我可以不对自己负责,但是不能不对我媳妇负责。

师父若有所指的回头看了我一眼。提高嗓门说:“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将军!哈哈,老子赢了!”

青年长舒一口气说,狗叔你可算赢一把吧,让你让的我脑门都出汗了,我真得跑车去了。你徒弟是棵好苗子,真心话教导他多走正道吧,看看把自己整的多惨,混这条行当,没多少人能出头,不是喋血街头,最后就是牢底坐穿!唉...

我摇摇头说,大哥你说的不对,既然别人可以出头,为什么我们不行?这次我确实差点被人废掉,只能说明我还是太弱,如果我可以变得更强大。又有谁能废我,谁能把我送进监狱,我属狼的,伤口越多越凶狠!大起大落谁都有,拍拍灰尘继续走,我不服!

青年楞了一下,笑着说,可能想法不同吧。

我微笑着说,大哥要不我帮你介绍份工作吧?保证比开出租挣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