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突飞猛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苏菲见面之前,我就提醒过自己,说什么都不能在她面前流眼泪,也不要懦弱的像个孩子一样让她舍不得,可苏菲最后的那一声“老公,保重!”还是像把利剑似得狠狠划破我心底的最后一道屏障。

眼看着出租车彻底消失在街头,我浑身的力气好像被瞬间抽空一般,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恨自己的无能,连一句挽留都没有本事说出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师父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唏嘘道,哭吧,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哭完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我扬起头说,师父教我功夫吧?

他点了点头很自然的从我裤子口袋摸出来苏菲给我的两千块钱说,这钱师父先替你收着。学功夫这种事情没有速成的,需要时间的沉积,想要比别人更强大,付出的汗水和时间就肯定要比别人更多。

我咬着嘴皮说,我不怕。

狗爷说,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没办法进行太过透支体力的运动,这样吧,先每天围着公园慢跑二十圈,早中晚各一次,跑完以后五十个俯卧撑,五十个引体向上。我床底下有握力棒,闲的没事的时候,你就拉抻几个,从今天开始吧。

我愕然的望着他问,每天跑六十圈,一百五十个俯卧撑。一百五十个引体向上?

狗爷点点头说,对啊!你身体还在复原,所以不能太着急,要循序渐进的来。

我哭丧着脸说,师父你不说不透支我的体力么?

他撇撇嘴说,你知道自己的体力上限是什么嘛?这点苦都受不了。你学个鸟功夫,要不是看你今天心情不好,我早就跟你提器材磨损费的事情了,一点都不知道感恩戴德呢?

我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趴到地上,什么叫没有最黑,只有更黑,我师父完美诠释了这个“黑心”这个词儿,公园里的高低杠,仰卧起坐器都是现成的,他居然好意思跟我要磨损费。

自打我能走能跳以后,公园的卫生一直是我在打扫,他的衣服裤子,哪怕袜子内裤都是我洗的,一日三餐是我到旁边的饭馆去赊的,有时候我也挺佩服隔壁开饭馆的那个胖阿姨,真是艺高人胆大,居然真敢赊给我们。

看我还在发呆,狗爷一脚踹在我屁股上骂,多情善感完了吧?完了就赶紧运动去,一天天给你操不完的心。

我拔腿就往公园里面跑,一边跑一边小声的咒骂老混蛋,和苏菲分开的离愁顿时间消散了好多。

其实我知道师父是个嘴硬心软的好人,别看他见天因为下象棋跟老头们骂的面红耳赤,实际上特别正义。谁家儿子闺女要是不孝顺,他敢直接拎着铝合金的铁棒就去敲人家门,经常免费给附近的住户看病不说,有时候还帮一些老头老太太修个锅碗瓢盆,在附近的口碑特别好。

即便对我,老头也是实实在在的好。刚受伤那阵子,尽管他天天都是嘴上骂骂咧咧的,手里却不闲着的替我换药,给我做康复按摩,如果没有他,我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下床走道。

从床上躺的时间太久了,总共才跑了五六圈,我就累的气喘吁吁,师父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很没品的醒了醒鼻涕,甩到我脚跟前嘲讽,跑的还没李大爷走的快,真特么丢人。

他说的李大爷是个半身不遂,走起路来浑身哆嗦,不过每天都会坚持到公园里径走半个小时,明知道他是在故意刺激我,我还是忍不住急眼了,甩开膀子狂奔起来,二十圈跑完以后,我已经累成狗,两手拖着膝盖呼呼的大喘气。

师父叼着半根烟冷笑,这就不行了?刚才还口口声声喊着要变强那个是你不?

我“呸”了口唾沫说,谁不行了!

我趴在地上开始做仰卧起坐,师父蹲在我面前吧唧嘴说,屁股翘那么高干啥?不知道咱们这是绿色公园?丢人现眼!

我吭哧喘气的说,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给我示范示范!

他“嘿嘿”一笑,趴在我旁边,姿势特别标准的做了几个俯卧撑,然后侧头看向我说,学会没有?

我故意装傻说。没有!

他点点头,“咔咔”又做了几个,然后一只手背在腰后,另外一只手撑地的望向我说,老子做这些玩意儿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来来来。你能做多少?我一只手陪着你做完!

我当时就傻眼了,师父一只手做俯卧撑,而且还只是用拇指和食指支撑地面,脸上的表情很是轻松,要知道他的岁数应该已经接近五十了。

我咽了口唾沫说,师父别闹了。你这老胳膊老腿万一再伤着了,我可罪过了,你快起来吧。

老头跟我较上真了,摇了摇脑袋说:“不管你做多少个,我肯定比你多十个,完事让你俩条胳膊把你揍跪下,你信不?”

我撇撇嘴说,这个真不信!

我承认师父很强,功夫也好,正常情况下,一个人揍五六个年轻小伙没问题,可是要知道拳怕少壮,他岁数在那摆着呢,体力肯定抵不过年轻人。

师父咬着烟嘴说,那咱开始吧!今天你要是能把我推倒,我帮你洗袜子内裤,外加买饭扫地。

我没吱声,直接用行动回应了他,俯下身子吭哧吭哧做了起来,师父慢条斯理的抽着烟,整个过程一直都是用两根指头撑着地面,一根烟抽烟,他轻声说:“你比我多做了二十个,老子现在开始撵你了!”

我余光看了眼他。他的速度特别快,而且姿势也极其标准,做到六十个左右的时候,我累得趴下了,摆摆手说不行了!

师父没搭理我,而是自顾自的数数。“六十二,六十三...”做到七十个的时候,他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两只手背在身后朝我努努嘴说,来吧臭小子,攻击我!有多少本事使多大本事。

我犹豫着摇摇头说,算了吧,师父!你赢了!

师父冷笑着说,行吧!以后那小丫头片子跟人入洞房的时候,你也这么和对方这么说哈,窝囊废!

我皱着眉头说,你过分了!

师父指了指自己脸说,来啊,你打我啊!一个老头子让你两胳膊你都打不过,还混毛的社会,赶紧回老家种地去吧!谁跟你谁倒霉。

“卧槽!”我愤怒的一拳头怼向了老头的下巴磕,他往后倒退两步,一个高抬腿踹向我胳肢窝。把我蹬的往后倒退两步,师父扬了扬脑袋说,别人朝你挥拳头的时候,这个地方是最脆弱的!

我一下子醒悟过来,老头是故意在教我功夫,赶忙站稳身体,抬起腿一脚踹向他的肚子,他脚步灵活的往旁边侧了下身体,然后又往我跟前快走两步,拿肩膀头狠狠的撞在我胸口,一下子把我给撞倒在地,朝着我微笑,有人踹你的时候,如果你的速度比他更快,可以后发制人的踹他另外一条腿的膝盖,速度没对方快的话,就趁着他失去平衡撞他的胸口或者肚子。

我跃跃欲试的从地上爬起来说,师父咱们再来!

他摇摇脑袋说。贪多不烂,这礼拜你就熟练这两招吧,你身体太差了,如果足够强壮,刚才我的套路对你其实根本没用,打架打的并不是攻击力。而是抗揍能力,别人打你一拳你没事,你打他一拳他躺下,谁赢谁输还用我说么?

我赶忙点头说,谢谢师傅教导!

师父打了个哈欠,又恢复成那副无赖的模样嘟囔。不用谢,老子是烦你在这儿蹭吃蹭喝了,想着赶紧把你打发走,行了废材,我饿了,做完五十个引体向上后去买饭。

这次我没有任何的抵触心理。痛快的点点头说,好的!就快速朝着旁边的高低杠跑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师父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教我,没有什么特定的招式套路,就是让我进攻,他化解进攻,很实用的方法,我感觉自己的实力在突飞猛进。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如果不是早上听两个遛弯的大爷念叨,我都不知道马上又要开学了,当天晚上我特意到旁边的饭馆要了一大堆酒菜,和师傅面对面蹲在他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里吃饭。

师父抿了口“二锅头”,望着我说,打算要走了?

我点点头说,师父好眼力!

他跳起来弹了我个“脑瓜崩儿”没好气的骂,老子又不瞎,王兴带了三四十号小青年从公园大门口站着,不是等你的,难不成是来跳广场舞的?

尽管我觉得自己已经进步了很多,可是仍旧躲不开他的“脑瓜崩儿”,我干笑着说,本来想说两句煽情的话,一下子不知道该咋开口了。

师父撇撇嘴说,煽个毛的情,你是我徒弟,我教你天经地义,受欺负了就回来找我。

我感动的抽了抽鼻子,刚想要说话,师父举起酒杯嘬了一口,摆摆手说:“走吧,反正离得近,想我了就回来看看。”然后他又叹口气说:“走的时候,记得把饭馆的账还下,还有每月的学费也别落下,唉,刚当两天大爷,佣人就跑了。”

我已经走到门口了,被他一句话差点给怼趴下,就知道这老混蛋肯定没那么好心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