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大哥,接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公园的传达室出来,我佝偻的后背慢慢直起,基本上是每走一步腰杆就往起挺一点,走出公园门口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完全挺胸抬头,傲然而立。

公园门外,王兴,鱼阳,胖子,陈花椒,带着三四十人,清一色的纯黑色T恤,黑色牛仔裤精神抖擞的站成两竖排,不远处停了几辆崭新的面包车。

当我踏出公园门口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齐声呐喊。三哥!

公园附近不少纳凉遛弯的街坊纷纷望向我们。

我心情其实挺激动的,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这般兄弟,看到大家都安好,我一直悬空的心总算彻底放下,这些人全是我的兄弟。是我未来打拼不夜城的班底。

哥几个眼睛通红的挨个给我熊抱在一起,我强忍着没让泪水掉出来,扯开嗓门嘶吼:“老子回来了!”

“三哥威武!”兄弟们再次一齐吆喝出来。

这个时候,又高又壮的黑小伙儿,提溜着一副拐杖朝我很大声的喊:“大哥。接拐!”我顿时一脑袋的黑线,这么激情澎湃的时候,钟德胜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整得所有人全都给笑了。

王兴他们来之前,我确实交代过。带一副拐杖或者轮椅过来,回不夜城的时候,我还需要伪装,可关键大黑牛送拐的时间有点不对。

我白了他一眼骂了句,傻狍子!

身后的方向传来狗爷的怒吼,叫唤什么玩意儿,麻溜给我滚蛋!

一瞬间我刚刚营造起来高大威猛的形象就被狗爷和钟德胜这对逗逼给破坏掉了,我狼狈不堪的拄起拐杖,在王兴的搀扶下灰溜溜的钻进面包车里。

哥几个包了间挺大的饭店为我接风洗尘,吃饭的时候,大家坐成一桌,王兴跟我说了下最近的情况。

目前一中仍旧是“龙牙”一家独大,三个年级的混子们都被王兴牢牢的握在手里,胖子和陈花椒带来不少兄弟,开学就直接到一中入学,还得多亏林昆他爸的帮忙,剩下一半兄弟安排到了夜场里看场,不夜城的七间场子钟德胜和鱼阳一直在打理,钟德胜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实际上很精明的,从蓝月亮呆了一段时间,就把夜场里的套路都摸的清清楚楚。

至于小姐方面,有江小燕和丫头姐的帮衬,我们几家场子的生意一直都挺红火,日进斗金根本不是梦想。

我高高的举起酒杯。朝着所有人鞠了一躬说,兄弟们!大家辛苦了!

一桌人都站起来跟我碰杯,胖子轻声说:“三哥,谁都没有你苦,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可你这次几乎双手双脚被废掉,而且还和菲姐分手了,论牺牲,你比任何人都要失去的多。”

听到苏菲的名字,我心底又是一阵刺痛,尽管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可是每次只要一想到她已经不属于我了,我就觉得呼吸都很困难。

我叹了口气望向胖子问,最近有苏菲的消息么?

王兴递给我支烟说,刘晴和曹小艾一直和菲姐都有联系,昨天我陪刘晴逛街的时候,她告诉我,菲姐考上了市里的医科大学。

我点点头说,当护士也挺有前途的,工资高而且还不受罪。

王兴说,三子其实你和菲姐之间都在互相惦记,她也总问晴晴你的消息,我觉得你俩完全可以和好的。

我苦笑着说,然后呢?和好以后,让她再因为我被绑架或者面临别的危险么?我不能那么自私。

兄弟几个全都沉默了,我看气氛有点不对,拍了拍桌子说:“吃饭,喝酒,喝完以后。带着我回三号街,让老子过过大掌柜的瘾。”

听完我的话,大家的情绪好像更低沉了,我皱着眉头问,怎么了?是场子里出问题了么?

见谁也没吭声。我望向钟德胜问,大钟你在场子里呆的时间最长,你说!

钟德胜吞了口吐沫,声音很小的说,三哥咱先吃饭吧。今天本来高高兴兴的,别因为一些小事惹得心情不好。

我眯起眼睛冷声说,说!

鱼阳一口将杯子的酒喝干净,抹了抹嘴边起身说,其实也没啥,就是三号街现在的掌柜们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每月的份子钱没人交,而且全都为“极度酒吧”马首是瞻。

“极度酒吧是个什么玩意儿?”我皱眉问道。

鱼阳咳嗽两声说,是大老板的场子。

我点点头说,喝酒吧,喝完酒咱们到极度酒吧去捧场,毕竟是老熟人。

鱼阳小声说,大老板的场子里人不少,加上周围一些小掌柜都挺他,如果发生矛盾。咱们不占便宜。

我“嗯”了一声,微笑说:“擒贼先擒王,大掌柜就要有大掌柜的态度,今天晚上就拿他开刀,告诉三号街的所有掌柜,谁才是这里的王。”

吃罢饭,我们一行人直奔不夜城,当然我没忘记拄起拐杖,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个“身残志坚”的残废。

大老板的“极度酒吧”就在蓝月亮旁边,我们一帮人呼呼啦啦闯进去的时候,酒吧里本来玩乐的男女青年顿时全都站起来了,谁都不傻,看我们来势汹汹的架势谁也知道要干嘛。

我拄起拐杖,一瘸一拐的坐在大厅最中间的位置,其他兄弟纷纷站在我周围。一个看起来像是经理打扮的青年,满脸堆笑的走过来鞠躬说,哟,这不是三哥嘛,三哥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

他嘴上虽然说着奉承话,实际上语气里满满的全是鄙夷和不屑。

我坐在沙发上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认识我啊?

经理赶忙点点头说,当然认识您啊,您可是咱们三号街的大掌柜。

我扬起脸说,认识我就好办了,这间场子你负责吧?

经理赶忙点点头,是啊,三哥我叫...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一把揪住他的领带。将他硬拽到我脸前冷笑说,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我是来告诉你,该交份子钱了,大钟。他们欠几个月的?

钟德胜嗓门洪亮的说,三个月,一个月一万块!

我拍了拍经理的脸颊说,听着没?

经理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吭哧瘪肚的说,三哥,这种大事我做不了主,需要...

我一把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着他的脑袋“咣咣”就砸了上去,砸了狗日的满脸是血,哼哼呀呀的跪倒在我面前。我冷着脸说,做不了主,跟我逼逼那么多干啥?

这个时候一群看场子的混混拎着砍刀就围上了我们,我们也带了三四十号兄弟,两帮人瞬间推搡在一起。哥几个全都准备抡家伙开干,我摆摆手微笑说,跟几个小渣子动手掉身份,大钟通知裁决的人,就说有人蓄意谋杀大掌柜。兴哥给派出所打电话,就说发现这里有人卖摇头丸。

一开始我还以为裁决只是个名字,刚才吃饭的时候,钟德胜告诉我,裁决是一间超大的夜总会。在不夜城的正中心,西城区的十号街上,也是不夜城主宰上帝的场子。

这个时候,大老板嘻嘻哈哈的带着刘祖峰从酒吧的楼上走下来,朝着我拱拳说,三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手脚好了么?跟几个打工的较真干啥。

我很熟络的笑着跟他打招呼,劳烦您老挂念了,我也不想跟几条狗较真,关键是你这主人躲着迟迟不肯露面哈。

大老板笑呵呵的一屁股崴坐到我旁边说,最近忙,也没顾上去探望你,不会生气吧?

我摆摆手说,不能!咱们这关系杠杠的。

外人看来,我两好像一对交往很久的好朋友一样。

老板点点头说,那就好,然后招呼旁边的服务生说,去拿两瓶好酒过来,我陪我三弟好好喝两杯。

我一把攥住大老板的手腕微笑说,不急!先把正事谈清楚再喝酒也不晚。

大老板眯着眼睛看向我问,什么正事?

我指了指脚下的空地说,比如你现在应该是站着跟我对话,还有记得喊我三哥,咱俩不熟。

大老板脸上一阵尴尬,旁边几个马仔指着我叫嚣起来,草泥马,跟谁对话呢!

我眼皮都没往起抬一下的说,兴哥刚才谁狗吠的,一个字一巴掌!

“你他妈敢!”一群马仔嚷嚷的指向我们。

我掏出手机自言自语的说,不知道裁决的人敢不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