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谁的地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自言自语的嘀咕声,大老板赶忙站起来,陪衬着笑脸伸手拦下我说,三哥你看你这是干啥,有啥话好好说不行嘛,咱们三号街的事情三号街自己解决,老麻烦裁决干啥。

我微笑着说,我也想跟您好好说,关键我一个窝囊废说话声音没力度啊!上帝把三号街交给我,就是看重了我无能,喜欢打小报告,您也知道我这大掌柜是怎么来的对吧?大掌柜每三个月要给裁决交一次份子钱,眼瞅日子要到了,我也很为难,呵呵..

大老板不愧是从社会上摸爬滚打混了这么久的老狐狸,三言两语就明白我心里的想法,赶忙回头看向一个小弟说,快给三哥拿五万块钱。咱们这阵子忙,一直也没顾上交份子钱,剩下两万是我给三哥荣登大掌柜宝座的贺礼钱。

那小弟快速跑上楼,几分钟后掐着一大沓钞票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扫视了一眼桌子上的钱,望向大老板说,林小梦最近是不是还跟老哥在一块呢?话说老哥的精力确实够旺盛的。用的什么补药?我和林小梦是老同学,说实话我挺挂念她的。

大老板笑了笑说,小梦最近回老家探亲去了,等她回来以后,我让她过去找你,你看行不?

我咧嘴笑着点了点大老板说:“您都亲自开口了。那我还能说啥。”,大老板跟着我一块笑,笑着笑着,我脸色突然变冷,一把揪住大老板的脖领拽到跟前低声说,你的话在我面前不值钱。老子能坐上大掌柜的位置,你功不可没,我给你二十分钟时候把林小梦喊过来,不然别说我不念旧情。

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只有我们俩人能听到。

大老板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横着脸点点头说,我尽量!

我摇摇头说,不是尽量,是必须!如果我告诉上帝,你私下联系了一帮小掌柜打算自立为王,而且还在场子里大肆的卖药,你猜你的下场会不会比我当初强?

大老板寒着脸说,赵成虎你别赶尽杀绝了,我从社会上混了这么久,走过的路比你...

我点燃一根烟塞到他嘴里,拍了拍他胸脯说,别跟我倚老卖老,我年轻需要指点,但他妈不需要指指点点,麻溜的把林小梦喊到我面前,再把和你关系比较铁的那些个小掌柜也全叫过来,我需要面子,你如果给我呢,我就接着,如果你不给,我就自己抢!

大老板没有吱声,旁边的刘祖峰走过来,脸上肌肉抽动两下说,赵成虎,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和大老板都算是你走上这条道德引路人,做人别太飘,分清楚肉和刀!

我“啊?”了一声,仰起头看向他说,你说的没错,做人确实不能太飘了。以前我是肉,你们是刀,现在咱们身份对调了,老子拿两只手两条腿换来今天的地位,你不服啊?

我记得很早以前苏菲就告诉过我,刘祖峰和她哥是兄弟,现在苏菲她哥在不夜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不明白刘祖峰为什么还会卧在大老板的跟前,不过为了苏菲的安全着想,我始终都没有戳破这层关系。

大老板从旁边干笑说,三哥你恐怕对我有误解,我只想本本分分的挣俩小钱,对别的事情真没有太多的心思,其他掌柜只是跟我关系不错,大家都是朋友,三号街永远都是你三哥的。

我装腔作势的凑到他脸前问,你刚才说什么?谁的地盘?

大老板低声说,三号街永远三哥的地盘。

我哈哈一乐说,说到底还是老哥你挺我啊!好了,你和别人啥关系我一点都不关心,我想要的只是钞票,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一半了,我要见到林小梦和其他掌柜,如果看不到你这极度酒吧就不用再开了。

大老板两只眼睛直接瞪大,咬牙切齿的说,你说什么?

我挖了挖耳朵眼,一脸轻松的说,没听清楚是么?我再跟你重复一遍,十分钟之内我如果看不到林小梦和这条街上的其他掌柜。极度酒吧以后就歇业吧,老子这个人恩怨分明,谁对我好,我加倍好,谁落井下石,我就拿石头砸死他。你跟我是啥关系,自己对号入座吧。

刘祖峰愤怒的指向我骂,你咋那么牛逼呢!手里有多少小弟了?把你得瑟成这样。

我用同样的腔调指向他说,我他妈就是这么牛逼,我的人不多,全搁这儿呢。满打满算就这三四十个,关键我是狗腿子啊,我背后有裁决,不服!你整死我,自己做大掌柜!

我俩针尖对麦芒的互相对峙着,大老板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抖动两下,硬挤出个笑脸,推了推小峰说,干啥呢小峰,三哥有吩咐,咱们就照做!

刘祖峰“呼呼”喘着粗气说,别太狂,活不长!

我“嘿嘿”笑了笑,没有继续搭理他,一屁股坐下去,倚靠着沙发上往门口的方向瞟了一眼,看到两个染着黄毛的青年神色匆匆的离开了酒吧,这俩人从我们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就一直跟踪我们。如果不是出门前师父提醒过我,小心身后有狗,我一直都没太注意,八成是上帝看到王兴他们规模浩大的来接我,故意派人盯梢吧。

上帝害怕三号街易主,或者说他其实是害怕我是个有智商的野心家,如果我表现的嚣张一些或者暴躁一些,他反而会放下心,参考之前的恐龙的嚣张跋扈就知道,上帝喜欢没脑子、听话的狗,那我就装的逼真一些。

几分钟后,酒吧里本来的客人都被赶出去了,多出来很多三号街上的小掌柜,大概有二十来了,大老板的酒吧俨然变成了会议室,上一次见到这些人的时候,还是我的“苏三KTV”刚开业,那时候大家身份一样。我还是他们的后辈,几个月不见,我摇身一变成了整条街的主子,肯定会有很多人不服气。

我轻描淡写的扫视了眼来的这些小掌柜,这些家伙都是从社会上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精,喜怒哀乐几乎不会表现在脸上。等人差不多到齐后,我拄着双拐站起来说,谢谢各位哥哥们的捧场,耽误大家做买卖了,我深表歉意。

有个坐在大老板跟前剃着大光头的青年赶忙吆喝,三哥说客气话了,您是咱们三号街的大掌柜,一声令下,咱们莫敢不从啊!

这小子说话的口气里带着些许的嘲讽和调侃,跟大老板坐的有那么近,估计属于嫡系之类的人物。

我想了想架着双拐,随手从桌上拿起一瓶啤酒咬开瓶盖。“咕咚咕咚”灌了两口,笑着走到光头的对面说,老哥怎么称呼?

光头昂着脑袋说,我姓许...

不等他话说完,我一瓶子砸在他脑门上,酒瓶瞬间破碎。我抓起半只酒瓶直接捅在了他的肚子上,光头惨叫着就蹲到了地上,王兴和鱼阳冲过去照着那光头“操、操”就是一顿猛踹,我拍了拍手仍旧一脸微笑的甩了甩手心的血迹说,面子是互相给的,我说话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断我!

一众小掌柜顿时鸦雀无声,不少人看我的眼神变成了畏惧。

我侧了侧脑袋问旁边的钟德胜说,看看还有没有没过来的掌柜?

大钟扫了眼大厅的人轻声说,金福兴的马掌柜和魅惑KTV的刘掌柜没到。

我吸了口气说:“既然没来,那就不用来了,我的面子不给就算了。连大老板的面子也敢不给,这俩家伙是真不想好了。”然后我望向鱼阳说,鱼总带人把那俩地方砸了,鱼阳没有任何犹豫,带着一帮兄弟就离开了酒吧。

因为刘祖峰在这儿杵着,鱼阳其实浑身不自在。我也算给他找点事情做。

等鱼阳出门以后,我笑着说:“把大家喊过来的意思很简单,哥哥们这几个月的份子钱好像都忘记交了,你们忙,我理解,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对吧?老哥。”我斜眼看向大老板。

大老板点点头,率先把五万块钱放到桌子上,我以后肯定为三哥马首是瞻。

看到有人表率了,其他掌柜也纷纷掏钱,不一会那张小桌子上就堆成了一座小山,我嚣张的仰头大笑起来。侧头看向大老板问,好像还差一个人呢,林小梦呢?

大老板面色犹豫的说,小梦和市警局的王主任到云南去旅游了,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消息,对不住了三哥。

我抹了抹嘴唇拖着长音说,哦,混政界了,怪不得老哥有恃无恐呢,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改天我再来找老哥喝酒。

我示意王兴把桌上的钱全收起来,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面对笑容的望向大老板说,老哥,记住这条街是谁的地盘没?

大老板脸色铁青的说,是三哥的!

我翘起大拇指说,上道!然后狂妄的大笑着走出门,前脚刚跨出酒吧门口,我脸上的笑容马上消退。

王兴小声说,三子大老板这是服软了么?

我冷笑着说,怎么可能,交锋才刚开始,高胜高利兄弟里还躲在暗处没出现,大老板手上的暗棋还有不少呢,联系一下蔡鹰,让他帮忙看看能不能挖到林小梦的消息,还有她那个当主任的姘头到底是个啥来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