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服服帖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在他们的隔壁开了个房间,胖子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那边的动静,张涛一看也是个老手了,刚开始时候故意把电视声音开的老大,我们根本猜不透那边啥情况。

鱼阳递给我支烟,乐呵呵的说:“三哥,你想的这个主意真心好啊,我觉得江小燕对付张涛,实在是太富裕了,你看张涛那个德行,刚才抱着江小燕时候的那个眼神,啧啧啧,有意思啊。”

我叹了口气说,江小燕长得清纯,而且从这行干的时间也久了,抓男人的心理抓的很透彻,如果不是她主动想帮咱们,咱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不管咋说这次欠她一份大人情。

这个时候趴在墙壁上偷听的胖子贱笑着回过头来比划了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说,好戏要开演了。

我们几个赶忙都趴到墙壁上听,幸好江小燕足够聪明,在他们要进入正题之前关掉了电视,隐约可以听到他们对话,张涛婆婆妈妈的问江小燕是哪的,做什么工作之类,说着说着就声音了,紧跟着就听到江小燕娇嗔,不要这样,我不是那种人...

王兴抓起照相机侧头问我。三子咱行动不?

我摇摇头说,稍微等等,这会儿裤子都还没脱呢,拍也拍不到啥有价值的玩意儿。

然后哥几个继续趴在墙壁上探听,江小燕不愧是从夜场混迹的女人,欲擒故纵玩的真是有张有弛。刚刚还说不要,这会儿又主动让张涛帮她挠后背,我不知道张涛啥感觉,反正我瞅了眼兄弟几个裤裆,很不厚道的笑了。

又过了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听那头的江小燕已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点点头说:“行动吧,争取一脚把门踹开,别给张涛穿裤子的机会!”

鱼阳邪笑着比划了个OK的手势说,请好吧,我三哥!

带着王兴、胖子和陈花椒呼呼啦啦的冲出房间,紧跟着就听到“咣”的一声踹门声,江小燕的尖叫和张涛愤怒的咒骂声同时响起,我点燃一根烟,慢斯条理的抽着,抽到一半,估摸鱼阳拍的应该差不多了,才拄起双拐慢悠悠的走过去。

房间里,江小燕拿毛巾被盖住自己曼妙的酮体,呜呜咽咽的低声哭泣,看起来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张涛赤裸着身子蹲在地上,正面红耳赤的喝斥鱼阳,你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么?

我笑容满面的跨进门槛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说,哟哟哟,这不是张所么?您这是怎么了?欺负小姑娘让人抓奸在床了?

一看到我,张涛瞬间急眼了,也顾不上害羞不害羞,直接站起来,一把掐住我的衣领愤怒的咒骂。你他妈的敢给我玩仙人跳,小逼崽子信不信老子明天就把你几间场子全封了。

我笑着说,那你信不信你的丑事明天就能上报?强迫人家小姑娘跟你做这种事情,知法犯法,是不是要罪加一等?

我说完话,江小燕很配合的又哭泣起来。

张涛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咬牙切齿的瞪着我说,你想怎么样?

我叼着烟说,你猜呢?

张涛抽了抽鼻子说,我马上打电话让同事把你的人放了,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惹毛了老子,你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我对着张涛脸上喷了口烟雾说,一肘子怼在他小腹上,然后抡起拐杖往他脑袋上猛敲两下骂:“你他妈癔症了吧?都到这种地步了,给我摆你麻痹的官威?这点照片够不够把你撸下来?你应该也有媳妇和孩子吧?她们要是知道这事儿,你说你会不会身败名裂?”

张涛的脸色立马绿了,比吃了两坨大便还难看,声音很小的说,求三哥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我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在张涛的嘴边问,你刚才说什么?我听不见。

张涛扯开嗓门喊,求三哥放我一马!

我哈哈大笑着摸了摸张涛的脑袋说,当狗要有当狗的觉悟,听懂没?

张涛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我接着说,明天把三号街的“极度酒吧”查了,我不管你使什么法子,短时间里我不想看到它开业,有问题没?

张涛犹豫着说,极度酒吧的老板和市局王主任是朋友,这事不好办啊。

我“哦”了一声说,不好办就别为难了,咱们明天报纸见!拜拜咯您嘞!

张涛赶忙抱住我的小腿哀求,好办,我明天就办!

我这才笑出声。把随身带着的小黑包摔到张涛的脸上说,老老实实的收钱,本本分分的办事,以后的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记得随时通知我,如果你敢跟我耍心眼。我保证第一时间让你身败名裂了,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好你才能更好。

张涛苦涩的点点头说,知道了!

我看了眼床上的江小燕,又瞟了瞟张涛说,那就不打搅张所春宵一刻咯。记得派车把我的人安安全全的送回家。

然后我带着哥几个扬长而去,这会儿就算借张涛俩胆子,我估计他也没心思再干那种事了,我们几个从酒店门口等了大概五六分钟,江小燕就一脸笑意的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她冲我笑嘻嘻的扬了扬手里的一小沓钞票说,三哥还有意外收获。

我点点头微笑说。这是你应得的,待会我让王兴再给你拿五万块钱,咱们事先说好的。

江小燕小鸟依人的坐在我旁边,翘起个二郎腿,因为她今天穿的是超短裙,大白腿,从侧面看,特别的勾人眼球。

我摸了摸鼻梁坏笑着说:“燕姐,我觉得你这姿势就非常能勾引人犯罪,怪不得能把张涛那条老狗迷得团团转。”

江小燕撇了眼我,两条腿翘在我的膝盖上,两条腿微微撇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颏,大眼睛异常的勾人的说:“那能不能勾引的到三哥你啊?”

我“啧啧”了两声说:“你个妖孽!”接着,一把就推开了江小燕的大白腿说,我有个新想法,打算让你去专门学习一下礼仪和一些出入上流社会的基本知识,你本来就有这个资本,我想再稍微包装一下的话,肯定可以勾引的那帮“人民公仆”们五迷三道的。

江小燕沉思了几秒钟后说,听三哥安排吧。

我笑着说,燕姐要是不乐意咱们随时可以中止,这种事情必须你情我愿,我想办法帮你推进那些高层的眼里,但是你必须得对我知恩图报,你考虑考虑。

江小燕不假思索的说,如果可以既帮到三哥,我又能赚到钱,我愿意!跟谁睡也是睡,为啥不让自己变得值钱点。反正我只是付出一具身体而已。

我微笑着说,同样是身体,我保证以后能让你换的到更多的钱还有属于自己的大房子。

江小燕楞了一下,瞅着我轻轻点了点头。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相信我,我会带着你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只要你敢跟着我干,听我的话,你肯定不会后悔的。

江小燕想了想,点头说,本来大家就都是一条船上的人,现在就是想下船。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特别的严肃认真说:“错了,如果明天你说不想玩了,那我明天就准备钱,让你拿着钱走,你告诉我说,三哥。我明天要嫁人,那我明天就一定给你举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我们兄弟就当你的娘家人,让你把面赚够了,给你准备足足的嫁妆,从今往后,绝对不主动联系你一次,让你自己过你自己的生活,平平淡淡的,你老公好好对你,怎么都成,若敢欺负了你。或者你受了委屈,我第一个翻脸不认!这些事情,我说到做到,若有一个字的虚情假意,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江小燕当即就愣住了。她转头瞅着我,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几秒钟后,她冲着我伸出来了大拇指“三哥,真的,我从夜场里混了那么久。见过的男人不计其数,你是最让我打心底里面佩服的。”

我笑了笑说,佩服我什么?每个人的理念不一样,在我眼里,兄弟姐们比利益重要。

江小燕轻声说,我就是觉得你敢干,而且不是一般的敢干,尤其是每次面临困难的时候。

我说,行了别捧我了,我会骄傲的,我先酝酿酝酿怎么把你推进上流社会里,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到场子里来上班了,找地方培养气质去,一切费用我报销,在场子一天挣多少钱,我给你补偿双倍的,直到你可以挣到大钱为止。

江小燕眼神闪动,朝着我娇滴滴的说了句,谢谢三哥。

然后我又朝鱼阳招呼一声说,把燕姐先送回去吧。

把江小燕送回家后,我心情异常的轻松,不止是因为搞定了张涛的事情,而是从这件事上我看到了机遇,如果我们想往大了发展,不光手下要有一帮敢拼敢打的兄弟,上面也必须得有几把罩得住的保护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