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又见程志远/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涛只是个小角色,或者说是帮助江小燕走向更高层面的跳板,这个人如果用好了,依靠江小燕,我们绝对能在崇州市翻天倒海。

要知道一年多以前,我见到林昆他爸都会战战兢兢,可是今天却在一夜之间把市里城管派出所的一把手拉上我的贼船,要说不兴奋那是吹牛逼,把江小燕送回家以后,哥几个欢天喜地的找了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厅吃饭。我琢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大老板是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我们炸的死无全尸,让张涛查他的酒吧只能是暂时方法,得想个什么主意一次性把他赶出三号街一劳永逸。

兄弟几个嘻嘻哈哈的坐在旁边拼酒,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大帮嘚嘚瑟瑟,吆五喝六的小青年,有男有女足足能有十多个人,领头的是个染着蓝色头发的少年,少年长得挺精神的,浓眉大眼,上半身穿件黑色的半截袖,左边胳膊上纹只老虎头,底下穿条漏洞的牛仔裤,坐下来没两分钟就吵吵嚷嚷的拍桌子喊服务员抓紧时间上菜。

看到那少年的时候,我和王兴。鱼阳下意识的低下了头,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上次偷袭过得程志远,他老子的“八号公馆”是市里唯一不惧不夜城的夜场。

虽说上次偷袭这小子的时候,我们都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保不齐这孙子眼尖能认出来我们。

程志远和一帮年轻人估计是刚从哪个夜场玩完,一个个喝的五迷三道,声音很大的讲着荤段子,有几个猴急的家伙甚至已经把手伸进了旁边女孩的裙子里。

因为我们是先来的,服务员就先给我上了两盘凉菜。这个举动立马引起了程志远一伙人的不满,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少年一脚踹翻凳子,指着服务员吓唬,草泥马,凭什么先给他们上菜?

服务员哆哆嗦嗦的说,他们先来的。

程志远冷笑着站起来,抓起我们桌上的凉菜就端走了,很嚣张的撇撇嘴说,先来后到懂不懂?先来的往后稍!

胖子和陈花椒不知道我们之间有过瓜葛,一下子怒了,陈花椒抓起屁股底下的凳子就指向程志远骂,小逼崽子哪拿的还给爹放回哪去,信不信剁了你的狗爪!

从视觉效果上来说,陈花椒比程志远他们更具冲击力,他们顶多染一两种颜色,我花椒哥的脑袋上五颜六色漂的跟鸡毛掸子差不多,跟他们站一块儿,感觉好像一帮杀马特在开会。

听到陈花椒的咒骂,程志远一伙人全都“呼呼啦啦”站了起来,纷纷指着我们喷各种难听话围了过来。眼瞅着就要开干。

怕这孙子认出来我们,我赶忙把陈花椒拽开,双手抱拳的道歉说,不好意思哈,我兄弟喝多了。

我倒不是怕他们。主要是眼下没必要招惹这种大麻烦,要知道他老子当初可是敢把老狼的场子砸烂的猛人,我们现在正跟大老板明争暗斗,如果再让大老板傍上程志远这棵大树的话,就真不用过了。

程志远眯缝着眼睛看向我,疑惑的皱起眉头走了过来说,你很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笑着说,远哥我大众脸,估计以前咱们在学校里见过吧。

程志远叼着烟很嚣张的说,你也是职中的?

我点了点脑袋说,我是计算机专业的。

程志远“嗯”了一声,拍拍我肩膀说,你不错,很上道,以后在学校有事可以喊我。

我笑着点点头说,多谢远哥了。

然后我们饭也顾不上吃了,我拽起陈花椒和胖子就往外面走,刚走出去没两步,就听到程志远从后面喊,喂,你等等!

我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暗道难不成被他认出来?给兄弟几个使了个眼色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小心翼翼转过去脑袋,结果看到程志远抓着我那副拐杖走了过来笑着说,兄弟你东西忘拿了!

我赶忙说了声谢谢。然后一语双关的冲着他微笑说,远哥开学见!

总算有惊无险的避开这场祸端,我们几个快速钻回车里打算闪人,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两辆面包车由远而近停到饭店的门口,从车里跳下来一大帮拎着砍刀的青年。冲进了饭馆里,接着就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打砸声和怒吼,已经打成了一团。

我抚摸着下巴颏微笑说,看来不是谁都给八号公馆面子的,走吧!

返回“蓝月亮”。哥几个又闲扯了一会儿,就分别回屋睡觉去了,说到这儿必须得说说钟德胜,这小子大智若愚,别看长得五大三粗的。其实心思特别活泛,不光把夜场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其他方面也想的很周全,之前让人把四楼简单装修了下,改成类似宿舍的模样。几个场子看场的兄弟晚上都回这儿睡觉,这样既可以加深彼此间的感情,又可以应对任何突发情况。

我躺在单人小床上寻思明天要不要回公园一趟,把我那个抠抠搜搜的无赖师父接过来住,如果他愿意教手下这帮小弟个一招半式,那我们就赚大发了,就算老头不乐意,他毕竟是我师父,再我最难的时候扶过我,我也有义务孝敬他。

翻身的时候,感觉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我随手摸了摸,摸到一条玉珠串成的项链,底下坠了块观音菩萨的佛牌,我心底瞬间一痛,这是苏菲送给我的,我以为自己拼命的忙碌可以暂时忘掉她,结果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想她,想她想到鼻子会发酸。

摸出来新买的手机,轻轻的按下苏菲的号码,不等电话接通,我就快速挂掉,她的号码根本不需要存,我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

算了吧!我现在还不够强大!

我自言自语的小声念叨,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强迫自己睡觉,可是刚闭上眼,我脑海中就会出现苏菲的模样,就会出现她一脸娇蛮的样子的喊我三三。

翻来覆去了很久很久,我才挣扎着睡着。

早上一睁眼,哥几个还在睡觉,我就打了辆车出门了。

便宜师父总叫唤我不孝顺,出门前我特意准备了几千块钱,打算中午带老头好好的挥霍一把,吃点稀罕东西。再给他买两身像样的衣裳。

我走进传达室的时候,那个开黑出租的青年也在,正一脸严肃的跟我师父在说着什么,我乐呵呵的朝他俩打招呼,青年硬挤出个笑脸冲我点点头,继续问狗爷,叔你说我媳妇食道里的肿瘤中药已经控制不住了么?

师父苦笑着点点头说,别说中药了,就算是西药也够呛,她现在这种情况就必须住院,早点做切除手术,再拖下去肯定有生命危险。

青年叹口气说,我去问过了,住院最少五万块钱,卖了车加上这两年我攒的钱。还差一半多,我再去借借看吧。

说完话就唉声叹气的出门了。

师父斜楞着眼睛看向我说,怎么了小兔崽子?又想回来蹭老子吃喝?

我赶忙摇摇头,从兜里掏出来钱说,我是特地回来孝顺您的。想着把你接到我那去住两天。

狗爷一个跨步迈到我跟前,速度飞快的把钞票给抢走了,蘸着唾沫数了数后奸笑说,钱我收下了,至于去你那住就算了。我习惯公园里的安静了。

我撇撇嘴小声嘀咕,见钱眼开。

狗爷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朝我努努嘴说,老子不白要你的钱,阿亮的媳妇急需一笔住院费,雪中送炭更能暖人心,你不是一直都挺待见阿亮的么?这是个机会。

我眼睛一亮,笑嘻嘻的凑过去给他捏肩揉背的说,师父你敢不敢告诉我阿亮家的具体地址?

狗爷很利索的摇摇头说,不敢!

我软磨硬泡了好半天,才从狗爷的嘴里问出来阿亮的地址,完事我拔腿就往出跑。

师父从后面喊我,小瘪犊子,你特娘比老子还现实...

那青年本名蔡亮,家就住公园的附近,一间四合小院的出租房里,我找到他家的时候,他正蹲在门口愁眉不展的抽烟,看到我,他明显楞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