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市职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深人静的时候,抽支烟,喝点啤酒,已经成了我现在生活的一部分,慢慢的,我喜欢上了啤酒泡沫散发的麦香味,也依赖上了香烟给我的这种感觉。

蓝月亮四楼属于我的房间里,有一扇小窗户,坐在窗台上,可以看到不夜城大部分的夜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街道上那些空虚的男男女女,厮混在红灯酒绿的夜场买醉或者卖醉。

虚虚实实,有时候真的让人感觉特别的迷茫,隔着闪烁的霓虹我遥遥的望着靠近西城区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八层楼高的超大夜总会,是上帝的总部,裁决盛世,我仰头喝下一口啤酒,目光变得坚毅起来,死死的攥起拳头喃呢,总有一天我要站在裁决盛世的楼顶俯瞰整个不夜城!

我正暗暗下定决心的时候,房间门被人“吱嘎”一声推开了,胖子捧着手机朝我贱嗖嗖的说,三哥我问你个问题。

我斜楞他一眼说,沾上女人和钱的事情别张嘴,我帮不上忙。

胖子娘炮似得捶了我一下说,损色,大哥是那种人不?我就是想问问你,如果杀人不犯罪,你最想干死谁?

我抽了口烟笑骂,我还杀谁?我特么先找地方躲起来吧,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弄死我!咋地了?碰上啥糟心事了?

胖子叹口气说,没事,要不我明天陪你一块到市职中报道去呗?

其实市职中也不是什么好学校,只是名声在,它是崇州市的最有历史的一座学校,职中顾名思义,主要教一些技术之类的课程,市里那些学习不好,家里也没啥关系的混子学生或者周围县城一些农村的孩子想要学个一技之长将来好找工作的都云集在那里。完全可以说得上是混子生们的天堂。

看我陷入发呆,胖子又捅咕了我两下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让我爹抓紧时间给我安排了。

我侧头看向他问,你到市里这么长时间,跟你爸打过照面没有?他知道你来市里了不?

胖子摇了摇脑袋,机智当然的说,没有啊,我爸新组建的家庭,他小媳妇不待见我,我也不想让老头为难,就打过两次电话,刚才问你想干死谁,我其实就是想弄死那个贱人,说句不孝顺的话,我爹现在在我心目中还没这帮兄弟地位高。

我笑了笑说,是啊,咱们这种人都属于没爹没娘照样能活,少了兄弟就好像掉了块肉似得,也不知道小强那个浪货现在到底咋样了。

胖子贱嗖嗖的凑在我跟前说,可不咋滴,三哥你看我说的这么热闹,你就答应我呗,让我陪着你一块去职高报道。咱们哥俩都好些日子没坐同桌了,再说了,你好歹也是不夜城三号借的大掌柜,出门在外,不带个跟班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不?

我一脸严肃的说,胖子。咱们是兄弟,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你永远不是我的跟班,这点啥时候不能改变。

胖子重重点了点头说,我记住了,那啥...三哥,你到底同意我跟你一块去职中没?

看看这逼急不可耐的模样,我就觉出来肯定有鬼,我狐疑的问他,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为啥非跟我一块去职中?

胖子老脸一红,居然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朝着我小声嘀咕,小艾这次中考没考好到职中去念了,我怕她会被欺负,所以想跟着,当然了我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陪我三哥。

我白了她一眼骂,赶紧滚犊子吧!想去麻溜收拾东西去,职高是全日制的,咱们过去得住校。

胖子摸了摸自己肉乎乎的肚子说,那逼学校咱们花俩小钱儿打点打点应该可以随时进出吧?

我点点头说,肯定可以,但是刚去不行,这两天风头出的有点大。估计又被有心人盯上了,我得暂时淡出他们视线,消停一段日子。

胖子问我,那大老板的极度酒吧怎么办?今天晚上张涛确实带队把他查了,可是不能总来查吧?

我邪笑着说,为什么不能?大老板老奸巨猾肯定猜的出来是我做的手脚,但是他拿我没治,我就喜欢狗日的恨不得弄死我,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真是白天不提人,晚上不说鬼,我俩刚说完张涛,他就给我打过来电话了,朝着我唉声叹气的说,三哥,极度真不能再查了,今天晚上市局的王主任狠狠的训斥了我一顿,他最近养了个小蜜和极度酒吧的老板关系不一般。

我说,不能查就别查了,你想办法把江小燕带进你们市局领导的视线,别跟我找任何理由,我耐性不好,你知道的。

张涛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

我说,张所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好你肯定好,如果我那位姐姐能跟你们领导搭上线,你想想我能不帮着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么?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没成功,你也没损失,每月的赞助费,绝逼不会少,弟弟可以对天发誓。

张涛的情绪立马缓和过来,忙不迭的说,多谢三哥了。

挂掉手机以后,我又给江小燕打了个电话,让她主动跟张涛联系。

胖子一脸鄙夷的说,张涛那种猪脑子是怎么坐到所长位置的?真JB丢人。

我白了眼他说,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你觉得张涛真傻么?他只不过想亲耳听到我的保证,他也清楚自己就是块跳板,我们想要指望他,认识更高层的人。争取给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罢了。

胖子一脸崇拜的竖起大拇指说,真想扒开你的后脑勺看看里面到底装的啥,为啥你总能比我们想的更全面。

我点着一根烟说,亏吃的多了,傻逼也能变博士,况且我不是傻子。

晚上我把所有兄弟都喊进屋里。简单开了个会,安排了下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怎么干,我特别提示王兴明天开学就把凌辉打出学校,以王兴的脑子玩不过凌辉的。

王兴问我,没必要那么狠啊?

我笑着说,不狠咱们早晚被吃的渣都不剩。你可以特别提醒凌辉是我的意思,告诉他,我在职中等他,他应该能懂啥意思,如果他到职中找我去说明他真有心跟咱们一块滚,如果他不来,就去联系耿浩淳废了他,不为我所用,就毁了他!

“耿浩淳?那个最强废物?”王兴一头雾水的望向我。

我点点头说,上次他欠咱们个大人情,肯定会干的。

鱼阳叼着烟说,费那劲干啥?大不了我带人废了他!

我说,目前咱们跟陆峰处于合作期,这种事情不能自己出手,听我安排就好了。

一直聊到后半夜,兄弟们的任务基本分配好,王兴和陈花椒回一中坐镇,鱼阳和钟德胜看管不夜城的场子,我和胖子到职中开辟新战场。

我把手伸出来,朝着哥几个大喊,我争取在半年之内拿下职中,然后咱们占领东城区,兄弟并肩,一往无前!

大家纷纷把手摞了上来,齐声呐喊:“兄弟并肩,一往无前!”

第二天清晨,我踹醒胖子,我俩悄悄的溜出了蓝月亮,我讨厌分别时候的唏嘘,让人格外的压抑。

我和胖子打车朝市职中出发了,职中建在市郊附近,学校的建筑物并不高,而且很破旧,附近基本是被田地包围着的,再也没有其他的建筑物了,我当时还心想,这么偏僻的地方,那帮住校的女生晚上还睡在这,不害怕吗?

学校的大门是两片涂着黑漆的铁皮,很大,看起来有点监狱大门的感觉,门卫室里面坐着几个20来岁的男的,估计是保安吧。

学校门口停了不少出租车和私家小车,估计都是刚报道的新生,到处都是叽叽咋咋的一片嘈杂,我和胖子往学校里面走的时候,一个长了三角眼,黑瘦黑瘦的保安拦住我们问,是哪个班的,学的什么专业?

我当时还有点懵逼,只顾着来报道了,忘记问虾哥给我转到哪个班了,赶忙掏出手机给虾哥打电话,结果打了半天没人接。

这个时候,一帮骑着摩托车的小青年“突突”的冲了过来,领头的是个染着蓝毛的青年,正是程志远。

见到我和胖子被保安拦住,程志远停下摩托问我,怎么了哥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