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愤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眼睁睁看着胖子“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周围立马围了上去五六个人对着胖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滚开,都他妈给我滚开!”我咆哮着想要冲过去,可是前面围了好多看热闹的学生,我像是疯子一样照着我挡在我前面的人群拳打脚踢。

很快我就冲到了胖子跟前,我一把推开两个挡在我前面的家伙,想要把胖子拉起来,这个时候旁边有人猛地一脚踹在我身上,被我给蹬倒在地上。

三四个青年围住我就是“咣咣”一顿猛踹,我没有任何抵抗。仍由他们把脚踹在我身上,使劲抱住一个家伙的小腿把他给拽倒在地上,奋力从地上爬起来趴到胖子的跟前,至于师父教我的那些对敌招式此刻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我好不容易趴到了胖子的身边,抱住他肩膀想要把他从地上拖起来,这个时候先前被胖子按在地上胖揍的邓龙不知道从哪捡起来半块砖头,照着我就狠狠抡了过来,胖子猛地推开我,替我挨了这一下,被他一下给打在自己脑袋上,然后胖子“咚”一声摔倒在地上。

我当时真的红病了,跳起来一脚踹在邓龙的胸口上,揪住他的衣领拿膝盖使劲磕了两下。

胖子趴在地上,朝着我伸出手呼喊:“三哥...”

我赶忙丢下棍子跑到胖子跟前,伸手拖住他的后脑勺。问他到底有没有事。

胖子痛苦的皱着眉头说,三哥我疼,脑袋疼。

操场上的混乱仍然在继续,此刻已经有不少教官加入了拦架的行列当中,可是始终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边,胖子已经倒地,我歇斯底里一般的嚎叫,仍旧没有人往我们这边瞅。

我单膝跪在胖子的跟前,两手牢牢的抱住胖子的脑袋,想拿手指捂住他后脑勺上的血口。声嘶力竭的喊叫:“胖子,胖子,兄弟,肯定会没事的,挨两下黑砖而已...”

胖子本来已经微闭的双眼,慢慢睁开,嘴角微微上扬,冲着我笑了起来说:“三,三哥,我还给菲姐保证要护你的安全,这次又给你丢人了,小艾快过生日了,你能不能帮我把礼物送给她。”

胖子艰难的把手伸进裤兜里,从里面掏出来个巴掌大小的小木盒递给我,他身上的军训服完全被汗水给浸透了,手掌上面也全是血,把木盒沾的湿乎乎的,胖子仰起脸来朝我傻笑说:“虽然给小艾当了两年的干哥,人家都没相中我,可好歹她是我第一个用心喜欢的女孩。”

我抱住他的脑袋。伸手擦拭他脸上的血迹嘶吼:“别他妈跟我废话,要送你自己送,老子才不愿意当邮差,等你好了,咱俩一起去送行不?胖子你别他妈吓唬我。”

胖子笑着摇了摇头。抓住了我的手,有气无力的把手上的木盒塞到我的口袋小声说:“我有点困了,稍微睡一会儿,老子醒了以后要看到你和我菲姐手拉手出现在我面前。”

“睡你麻痹!”我大吼了起来,一下就抓住了胖子的胳膊摇晃,朝着周围的人怒吼:“送医院!都来帮忙啊,送医院!”

边上不管是打架的人还是看热闹的都那么直愣愣的看着,却一个都没有伸手的,都躲得老远了,隐约我还看到很多没有穿军训服的少年拎着凳子腿从教学楼里冲过来,跟操场上的人又混战在一起,本来就嘈杂的场面愈发更加混乱起来。

我扯着脖子喊叫:“你们他妈还有人性吗,帮帮我一块送他医院啊!”

我疯了一样的大吼了起来,可是边上的人都看着,一个帮忙的都没有,我一咬牙“卧槽尼们玛的!你们这群畜生!”

我嚎叫的过程中,胖子又微微闭上了眼睛,“胖子!”我使劲拉了他一把,自己一个人还是拉不动他,当时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胖子这个时候虚弱的抓住我的手摇头说:“三。三哥,咱,咱不求他们,你是兄弟们心目中的王,别因为我求,求任何人。”

我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胖子拽住我的手断断续续的说:“三哥,你记得,给我..给我的索赔..都..都是你的,都是咱兄弟们的...”

“啊!!”我疯狂的大吼了起来,使劲一拉胖子,就把胖子给拉了起来,我把他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半倚着他往前走,他实在是太沉了,两百多斤,我咬着牙硬背上胖子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迈腿。

门口一个保安都没有,估计全都去拉架了,只留下一闪小门,我背着胖子挪动出门口,站在外面的马路边上喊叫:“停车!停车!救人啊!”

职高本来就建在郊区,路上的车不太多,我像个傻子一样的疯狂的大吼着,可是周围一辆车都没有停,连那些黑出租都躲得远远的。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半跪在了地上,胖子趴在了我的边上。

他已经不说话了,我眼圈涩涩的,咬着自己的牙。转头看着身后混乱的斗殴人群和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看着那些束手旁观的人,要把他们牢牢的记在心底,胖子也不说话,微微抬起胳膊,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声音很小的说,三哥,你,你是我最好,最真。也是,唯一,唯一的兄弟。

我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了,流了出来,抱着他的脑袋呜咽:“你别说话了!老子求你了!”很快从大门里面跑了个人影,是我们今天才刚刚认识的柳玥。

柳玥跑到我们跟前,帮着我一起搀扶起胖子,回头朝着大门内侧那些看热闹的人骂,你们他妈是瞎子吗?

我没有说话,一下就把金砖给背了起来,柳玥从后面拖着胖子。

我们哥俩满身的鲜血,我背着胖子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马路尽头走,我头一次看见这样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往前走了四五十米。我就被迫停下来了,实在是背不动了,我躺在马路中间,望着旁边的胖子,心里像是刀剐一样的疼。

柳玥也弄的浑身上下都是血,她直接就跑到了马路中间,张开双臂,很快,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司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戴着鸭舌帽和大墨镜,看清楚具体模样,见到我们几个,他连忙跑了下来,帮着我抱住胖子抬上出租车。

柳玥坐在前面一个劲儿的感谢司机师傅,司机师傅也操着一口我们老家的方言说:“没事,这是我应该的,赶紧吧,救人要紧!”

出租车开的飞快,各种逆行。红绿灯,我抱着胖子坐在后面,胖子的手一直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我泪流满面的伏在他耳边念叨,兄弟。你给我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胖子已经不说话了,好像短暂的晕厥了过去。

很快到了医院,司机师傅扛起来了胖子,我从后面拖着他,我们一行人直接就冲进急救室,没一会儿几个医生和护士就脚步匆匆的跑过来,将我和柳玥还有司机师傅推了出去。

望着急诊室的绿色指示灯,我的眼泪当时就淌落下来,我从口袋掏出手机拨通鱼阳的电话号码,愤怒的嘶吼,马上去职高,给我把一个叫邓龙的狗逼抓起来!

鱼阳赶忙问我,怎么了三子?

我哽咽的说,胖子让人干了,现在在急诊!

鱼阳沉默了几秒钟后说,放心吧!动手的人谁也跑不了!就挂掉了电话。

我又拨通了王兴的号码,电话刚一接通,我直接吼叫:“有多少人给我带多少...”结果我话只说到一半,就被人一把夺过去了手机,抢我手机的人冲着我低声说,冷静三分钟,再考虑要不要打这个电话,我疑惑的抬起了脑袋问她,你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