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意外之喜/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通猛砸之后,我蹲下身一把拽掉邓龙的头套,拍了拍他的脸问他,知道为啥挨打不?

反正我们都带着口罩,附近除了张涛的大车灯也没啥亮光不怕他认出来。

邓龙哆哆嗦嗦的直摇头,朝着我哀求说,警察叔叔我错了!

敢情这傻缺把我们当成警察了,正好让他将错就错吧,我问他,这次动手是因为什么?是不是你欺负人?

邓龙犹豫了一下。旁边的王兴一脚踹在他脸上,小伙捂着脸又“嗷嗷”惨嚎起来,我揪着他的头发说,别装!既然抓你,说明我肯定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现在就看看你自己想不想坦白从宽。

邓龙捂着血流不止的腮帮子说,今天的事情不怪我,我只是个跑腿的,主要原因是机电一体化的老毛跟汽修班的大强子干起来了,我是跟着老毛混的。不知道为啥突然跑出来个胖子按住我就揍,我就被迫还了两下手,真的一点都不怪我。

他话没说完,旁边的陈花椒一巴掌呼在他脸上,抬起腿就是一通猛踩,一边踹一边骂,被迫还手?我草泥马你是被迫还手?然后我们一群人围上邓龙又是一顿狠招呼。

几分钟后,哥几个全都累的呼呼直喘气,我吐了口唾沫说,今天动手打胖子的人你都认识么?

邓龙半趴在地上“哼哼啊啊”的呻吟,我看这货跟我装上了,就顺手提起旁边的镐把子吓唬他,我给你三个数时间考虑,想不好的话我帮你一起想!

邓龙一激灵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我面前捣蒜似的点头说。认识!我都认识!求求你们别打我了,我真不行了!

我看了眼旁边的张涛问,带工作证没?

张涛皱着眉头小声说,别这样行不?真不合规矩,实在不行,让这小子说名字,我带人把动手的都铐起来,先拘留一阵子,从看守所里面找人帮你出气行不?

我皱着眉头看了眼张涛,心里生出了一丝疑惑,不过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说,那麻烦您了。

张涛摆摆手说,咱们之间不说这个,你们要是觉得解气了,我就把他带回所里去,故意伤人罪他判的不会轻,放心吧。

我蹲在邓龙的面前,一把接下来脸上的口罩朝着他冷笑说,之前有人给你带过话没?告诉你再惹我。我让你跪下的机会都没有?

邓龙两只眼睛瞬间瞪大了,不敢相信的指着我说,是..是你!

张涛从旁边都急眼了,埋怨我说,你特么的把口罩摘下来干啥?

我侧着头笑。你难道没把握把他送进监狱?

张涛沉默了一会儿,朝我翘起大拇指点点头说,高!年纪不大,却跟狼一样疯狂,我服你了!

我笑了笑没吱声,之前张涛让我们都戴上口罩,我还没多想,可是就在刚才张涛推三阻四不想帮着我去学校抓人的时候,我当时就产生了疑惑,这家伙该不会是想两头占好处吧,这边吃着我的回扣,那边再敲诈邓龙一笔,最后给我来句证据不足,就把人放了。

所以我是在赌,赌张涛到底多大个能力,如果他能把邓龙送进监狱,我们皆大欢喜,如果他只是糊弄我,那大家就一起玩完,今天晚上的事情邓龙只要说出去。我们肯定没好果子吃,张涛也一定跑不了,我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为了把张涛牢牢绑在我们这条船上。

看我没吭声,张涛走过去拽住邓龙往车上走。

我一把攥住张涛的手臂,抬起胳膊就给了记响亮的耳光子,指着他脑门说,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老子年龄小但不傻,如果你再敢跟我玩套路,我保证你会后悔,知不知道?

张涛捂着脸颊,忙不迭点了点头。

我脸色缓和了很多,帮着张涛整理了下领口,微笑着说,江小燕的事情你抓点紧,如果我可以找到更高的平台,或许以后就不必要总麻烦你了,兴许一高兴就把那些不雅照片还给你了。

张涛的眼神顿时火辣起来,盯盯的望着我说。真的?

我笑着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心底却说反正劳资不是君子。

张涛说,放心吧,我会近期安排妥当的。

邓龙此刻完全傻眼了,估计打死他也想不通白天我还是个狗毛不算的穷学生,为什么到了晚上摇身一变居然敢对他眼中的“大人物”呼来喝去。

看见张涛开车带着邓龙离开,我叹了口气冲哥几个说,咱们也回去吧,鱼总你和大钟把三号街盯好了,如果有可能最好每家场子里都安排一两个咱们兄弟混进去,兴哥你和花椒守住一中,源源不断的往不夜城里输送兄弟,凌辉的时间办的咋样了?

王兴抽了抽鼻子说,已经搞定了。凌辉从一中辍学了,估摸最近应该会到职高去找你。

我叹了口气说,胖子如果有消息及时通知我。

哥几个分别跟我熊抱了一下,我们也驱车离开了公墓。

让鱼阳找了个偏僻的街口我下车,然后又打了辆出租车返回学校,路上我心想这次胖子付出这么大代价,如果我要是再拿不下职高,自己都觉得丢脸,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了。

给我开门的保安竟然是早上拦住我们的那个三角眼,我塞给他一包烟说了声不好意思,保安赶忙摆摆手说没事,都是远哥的朋友。看来程志远在职高的地位真是难以撼动。

回到宿舍里,寝室的同学一个个全都扯着呼噜,鼾声震天。

猛不丁我看到我的床铺上居然坐着个人,当时吓得差点没喊出来。

那人嘴里叼着烟。正一明一暗的吞云吐雾,透过羸弱的亮光,我看清楚了他的面孔,不由惊呼出声,雷少强?

我没想到雷少强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雷少强朝着我挤出个笑脸声音很小的说,三哥。

我走过去一拳怼在他胸口上骂,草泥马,我寻思你死了呢!

可能声音有点大,吵醒了寝室里的其他同学。白天留长头发那小子不满的坐起来朝着我骂,有病吧,晚上不睡觉!白天怎么没把你打死,操!

没等我吱声,雷少强“腾”一下站起来。一把揪住那小子的头发把他从上铺硬拖下来,抬腿就是“咣咣”一顿猛跺,顺手抓起旁边的脸盆砸了两下,一瞬间宿舍里的所有人都醒过来了,纷纷迷迷瞪瞪的看热闹。

长毛趴在地上朝我求饶。对不起大哥我说错话了,放过我吧。

我坐在床铺上微笑着说,白天我就说过,千万别求我!

听完我的话,雷少强跳起来又是一顿爆踹,打了几分钟后,雷少强拍了拍手朝着寝室里的所有人喊,老子是汽修班的大强,不服气的随时可以去找我,现在全他妈给我滚到走廊上站一排!长毛你明天就给老子办转学手续去,不然见你一次干你一次!

寝室这帮怂逼谁也没敢吭声,一个一个从床上爬起来往门外走,我看了眼起身的田伟彤说,班长你睡吧!我说过职高三年我罩你的。

田伟彤一脸的不可思议,惊恐的望了眼旁边的雷少强,雷少强瞪眼说,我老大都说让你睡,瞅我干JB毛!

田伟彤干咳两声,有些犹豫的说,虎哥咱都是一个班的同学,虽然他们不仁,可咱们不能不义对吧?这么晚了,让他们从走廊里站着,宿管看见对你们也不好,要不...

我打了个响指说,你说的对!让他们都滚回来吧,强子咱们出去聊聊?

雷少强点点头跟我一块走出了宿舍,我俩来到学校的操场上,我吸了吸鼻子问他,不准备跟我说点啥?

雷少强尴尬的咳嗽两声说,还是你问我吧,我不知道应该从哪说起。

我说,行,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告而别?

雷少强迟疑了一会儿说,换下一个问题吧。

我又问,那咱是不是兄弟?

雷少强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是!

我笑着说,那回到我第一个问题。

雷少强一屁股崴到草坪上苦笑着朝我吧唧嘴,你特么这是难为我啊,我怕我说了,咱们连兄弟都没得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