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雷少强的苦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雷少强一脸严肃的说话,我心底的疑惑更加大了,轻声说,你说吧,我保证不怪你!但是我想听实话,一点都不掺水的实话。

雷少强咬着烟嘴沉默了几分钟说,我和文锦有仇,确切的说,我和文锦后面的组织仇深似海,所以你们听文锦的,我只能选择远走,我不想有一天跟兄弟刀剑相向!

“什么?”我一下子蹦了起来。吃惊的望向他。

雷少强苦笑着说,相信你现在肯定猜到我有点背景了对吧?

我笑着说,您谦虚了,何止有点背景,你这背景深了去,谁能进进出出带四个大保镖,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保护跟踪,强哥看来您是真没拿我当兄弟看啊,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咱们以后还是朋友,谢谢你还能记住我这个哥们哈。

说完话我拍拍屁股打算走人,雷少强一把攥住我胳膊说,三哥你不讲究啊,刚才明明说了不怪我,这会儿又突然翻脸啥意思?

我撇撇嘴说,劳资啥时候说话算过数,尼玛币问你到底啥背景。怎么就不敢告诉我?咋滴?是怕兄弟们沾你光啊?

雷少强赶忙给我比划了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说,深更半夜咱俩大男人从操场上吵的你死我活,不知道的还特么以为你要跟我分手呢,有啥话咱好好唠成不?你别急眼。

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雷少强拍了拍屁股朝我贱嗖嗖的笑着说,这才是我三哥嘛,刚才对我那么客气,我还以为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呢。

我白了他一眼笑骂,你丫就是属摩托的,欠踹!行了,别跟我绕圈子了,你到底说不说?难不成你是省长的私生子啊,整得那么神秘兮兮的。

雷少强点点头,递给我根烟说,其实我的身份没啥不可告人的,主要跟你说了,你也没听说过,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描述,我直接说了吧,我家算得上个家族,我上头有个哥哥,曾经和文锦背后的势力发生过矛盾,最后道行不够让他们给弄死的,所以我得报仇。

我点点头说,那你为什么会到崇州市来,还会和我们混在一起?难不成文锦所属的势力在崇州?

雷少强苦笑着说,说起来原因其实挺幼稚的,因为那个势力的龙头大哥是从s县城走出去的,我想从那里混一帮兄弟,最后碾压他们,就像《天龙八部》里慕容复的那招绝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我说,所以选上了我们?

雷少强替我把烟点着后,接着说:“我走遍了全县城的中学,都没有碰上一伙合适的人选。直到看到你们,三哥我不拍马屁,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你肯定成事儿,所以想要加入进来,本来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谁知道后来文锦居然出现了,然后你们搭上了线,我知道左右不了你,又不想拿情义道德去绑架兄弟们,所以就只好自己滚蛋了。”

我抽了口烟没好气的说,那又是什么原因让你滚出来了?

雷少强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这不是胖子出事了嘛,我就寻思问问他咋样了,真没别的意思,嘿嘿嘿。

我狐疑的说,真的只是想问问胖子咋样了?

“啊?你说啥?我耳鸣了..”雷少强跟我装起了糊涂。

我又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骂,你特娘的是怕老子主动抓到你更尴尬吧?胖子今天被打,你了解我的脾气,以我的性格肯定会刨根问题找出来原因,到时候根在你身上,你说你得多没脸。

雷少强“咳咳”咳嗽两声小声嘀咕,三哥你就不敢别拆除我,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你俩会来职高,更没想到我收拾一个傻逼,会把胖子给牵连进去,所以这事我真挺内疚的,胖子现在咋样了?我一直没敢去探望他。

我眯着眼睛看向雷少强问,也就是说胖子挨打的时候你在现场?也看见我像条狗似得哀求了对吧?

雷少强摇摇头说,没有看到。为了给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据,我今天特意没来学校,也是事后才知道整件事情的,三哥对不起。

我叹了口气说,跟你没关系,要怪也只能怪胖子最近有点太飘了,要不是裤裆里的俩蛋吊着,我估计这逼能飞上天,是该好好涨涨教训了,就是他妈这教训来的太重了,整得老子心都疼。

雷少强拍了拍我肩膀说,放心吧,丑人有丑福,狗日的肯定不会有事的,在三中的时候死胖子就答应请我套大保健呢,现在还没落实,下次见面得跟他研究研究。

我侧着脑袋问他,你呢?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继续滚么?

雷少强摇摇头说,不滚了,再滚就滚出崇州市了,本来我寻思从职高发展点势力,这下好了,你来了,劳资又变成千年二哥了。

我仰着脑袋问他,那你不怕我听文锦的?到时候你夹在中间不上不下的更难受?

雷少强摇摇头说,一码事归一码事,仇肯定要报,兄弟我也得交,走一步看一步,实在走不去了再想辙,说实话我舍不得走,舍不得你们这帮兄弟,前段时间我家里让回去,我没回去,我爸一生气把几个保镖全喊过去了。一个子儿也没给留,三哥我饿啊...

“你滚,每次看到老子就特么哭穷!”我站起来跟他拥抱了一下,刚打算再说点什么的,不远处两处手电筒直接射向了我们,几个保安咋咋呼呼的叫喊,干什么的?哪个班的?

我俩站在原地没动弹,这尼玛要是撒腿跑了更说不清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贼呢,没一会儿三角眼带着俩保安走了过来,看到我和雷少强的时候,他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冲着我们说,我还寻思是小情侣搞对象呢,呵呵呵,你们继续哈。

这逼一脸贱样,摆明了把我们当成基友,雷少强掏出一包烟塞给他。赶忙解释,大哥你别多想,我就是跟我兄弟说会儿话,怕影响寝室的兄弟的睡觉。

三角眼点点头说,我懂我懂!然后几个保安掉头就走,隐约我还听到他们聊天,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男的敢跟男的杠,大晚上不睡觉从操场搂搂抱抱的,我都替他们害臊...

我吐了口唾沫骂:“杠你麻痹杠,我就是搞对象也肯定不能相中这样的啊,傻逼!”

雷少强撇嘴一脸委屈的嘟囔,咋地?大哥长这样丢你人了呗?

我点点头说,你寻思呢?行了甭跟我墨迹了,跟我说说职高大概是个啥情况?

雷少强想了想说,一个字形容乱!这地方可比一中乱多了,大大小小能有十多个专业办,有和咱年龄差不多大小从学校里混日子等文凭的,也有几个短期的培训班,都是成年人,教一些什么电焊、气焊之类的专业学完包分配,程志远的猛虎团确实一手遮天,不过满学校都是猛虎团的人,所以内部也分成好几伙。

我捏了捏鼻梁说,你跟我说说具体情况。

雷少强指了指不远处的机电专业办的楼说,那栋楼是程志远的嫡系,他和他那帮兄弟都是机电专业的,然后又指了指我上学的教学楼说,这栋楼里有七八个专业,挺杂的。每个专业有每个专业的大哥,属于谁也不服谁的那种。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雷少强又指了指操场另外一头的两栋旧楼说,那边是几个短期培训班,就是一帮成年人从那学技术,学几个月就分配工作闪人了,不过也有几根老油条长期从那混着,那些人平常不跟学校的小孩儿一般见识,不过别惹着他们,惹到了也狠的一逼。

我想了想说,你现在也算猛虎团的人么?

雷少强点点头说,必须算。从职高你想立棍不好使,全校人壳你!而且每月还得给人交保护费,虽然不多,一个月就五块钱,关键心里憋屈啊。

我想了想说,如果咱们立棍的话会怎么样?

雷少强咽了口唾沫说,不知道,以前听说有人也立过,不过让程志远砍了二十多刀,我操特奶奶的,你不知道程志远从职高的名声,说话简直比校长还好使唤。我参与过几次职高对战别的学校的群挑,稍微一动就是上百号人,而且程志远回回敢拎刀敢,干完还屁事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