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小试身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少强接着说,程志远这个逼好像上学有瘾似的,从这破逼学校已经窝了特么四年多,今年这小子又留级了,真打算从这儿一辈子一手遮天下去啊。

我舔了舔嘴唇冷笑说,一手遮天就剁了他的手,我这趟来职高就是为了虎口夺肉的,本来寻思程志远明年应该毕业,我从这地方稳当半年,顺便避开上帝的注意力。现在看来怕是不行了。

雷少强小声说,三哥你说会不会是这学校里有什么吸引程志远的东西?他才一直赖着不走?

我想了几分钟后,摇摇头说,不太可能,我觉得更像是他们打着学校的幌子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反正日子还长,总会发现猫腻的,对了,程志远住校不?

雷少强说,应该是住校的!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他们那伙人上晚自习。

我点点头又跟雷少强聊了点别的,我俩一直唠到清晨三四点钟,最后我是实在扛不住他了,打着哈欠跟他一块往宿舍走,职中太特么抠搜了,总共就有一栋男寝楼。一栋女寝楼,全学校小两千多号学生都挤在两栋楼里。

不同的是别的专业男生多,一个屋里基本上都住十多号,像我们这种整个班才不到十个男生的寝室真心不多见,送我回宿舍的时候,雷少强还吧唧嘴巴说,要搬过来跟我一块住。

等雷少强走远后,我一扫之前迷迷瞪瞪的瞌睡样子,倚靠在被子上思索起来,雷少强之前的话出入太多了,姑且相信他真的是来自某个家族的,而且和文锦背后的势力有深仇大恨,那他之前和我们说的话基本上就全是假的,包括他那个当杀手的爹,能做到连林昆他爸都骗过去,雷少强的能力可见一斑。

想着想着我突然就爬了起来,骗过去林昆他爸?不对!从我们那个人口流动不算大,而且只有十几万人的小县城里想骗过去派出所的警察,这事儿基本上不可能,只有一个可能,林叔其实明知道是假的在故意帮着他隐瞒,林叔为啥帮着隐瞒?还有雷少强当初真的是和我们一起被关了大半年么?

越想我越觉得后怕,甚至都种马上翻出学校跑回县城找林昆他爸问个明白的冲动,后来我转念又一想,雷少强虽然一直对我们遮遮掩掩,可是确实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我们的事情,硬生生把这个想法给按下去了,想着过段日子观察观察再说吧。

胡乱琢磨着我就睡着了,感觉刚闭眼没多大一会儿,旁边好像有人推我。说什么去军训之类的话,我迷迷糊糊的摆摆手让他别闹,翻了个身继续睡,睡的正舒服的时候,一盆子凉水“哗”一下就泼到了我身上。我打了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破口大骂,草泥马!要死还是咋地?

把我泼醒的是个穿着迷彩服的黑瘦青年,青年手里拎着个洗脸盆,水珠子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正是我们班那个姓洪的教官,教官指着我声音洪亮的吼,穿上军训服,起来军训!

被人一盆水浇醒,相信谁都不可能心情好,我当时也火了,指了指自己的脸上和胳膊处的伤口骂,你他妈瞎啊?看不见老子受伤了?军训个JB!

洪教官像是根标枪一般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冲着我说:“受伤就给你们老师请假回家休息,既然还能从宿舍里呼呼大睡,说明肯定没什么大碍,马上给我起床!”

我指了指自己湿漉漉的床铺说,给我抓紧时间吹干了,这事儿我当没发生!

教官笑了,将脸盆随手扔到旁边。摘下来自己的军帽朝我勾了勾手指头说,早就听说职高的学生桀骜不驯,不服管教,如果我要是不帮你弄干呢?你准备把我怎么样?

我抹了把脸上的水渍,径直站起来朝着他不屑的耸了耸肩膀说,真觉得自己当两年大头兵就牛逼的不行了是吧?

洪教官黝黑的脸上出现一抹笑意,冲着昂首挺胸的说,出这个屋子之前你要是能把我打倒,这床被子我帮你弄干,如果做不到,就给我乖乖的滚去军训,都是男人,说话算数,你敢不敢?

我“呸”吐了口唾沫说,别絮叨,来呗!

我说话的时候,已经一拳头朝着他的下巴颏砸了过去,洪教官赶忙扬起脑袋,我抬腿就是一脚直踹他小腹,不屑的骂了句。傻狍子正招在这儿呢!他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直挺挺的硬扛了我一脚。

我脚底板蹬在他肚子上,感觉好像踢到一块石头似的,异常的坚硬,人家别说被我踹趴下了,站在原地愣是动都没动,我赶忙往回抽脚,不想被他一把给攥住了,他往后用力往起一掀,就把我给抛了出去。我摔倒的瞬间卯足劲儿又是一脚踹在他胸脯上,这次他往后挪动了一点。

不过显然并没受到啥实质的伤害,轻描淡写的拍了拍胸脯上的脚印,冲我微笑,服么?不服接着再来!

我被摔得屁股感觉都快肿了,趴在地上瞅着他寻思了几秒钟,暗骂了自己一声傻逼,真是睡癔症了,这狗日的起码从部队上训练了两三年,我顶多也就是跟着狗爷学习了俩月。拿啥跟人拼,赶忙摇摇头说,服了!我收拾收拾,马上去军训!

他收了口气说,你还不错。以前练过吧?

我背转着身子,一边装腔作势的整理床铺,一边胡乱点了点头,余光看到他正四处打量我们寝室,猛不丁我转过身子,随手从别的床铺上抓起来一件衣服盖在他头上,趁着他没反应过来,我跳起来一脚踹在他肚子上,然后两手搂住他的脖颈想把他绊倒。

谁知道这货力气竟然那么大被我偷袭还能反应过来,弯下腰一个“背摔”就把我扳倒在地上,我两手死死的揪住他的脖领,倒地的瞬间,也把给他带到了。

眼瞅着他要朝我抡拳头,我赶忙吼叫,别赖皮啊!我赢了!

洪教官臭着一张脸瞪向我低吼,赖皮也是你先开始的吧?

我撇撇嘴说,兵不厌诈懂不懂?咱们出屋没有?我把你打倒没有?

洪教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从牙缝里挤出俩字,阴逼!

我双手抱拳朝他乐呵呵的说,承蒙夸奖,被子给我整干了!麻溜的,都是老爷们,你不是打算说话不算数吧?

洪教官黑着脸说,等着!就迈步走出了寝室,几分钟后他握着个吹风机开始给我烘干被褥。我从旁边双手抱在胸前怪唱,想死个人的兵哥哥...

洪教官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训斥,给我闭嘴!

我也没惯着他,“嘿嘿”一笑说,咋地?想拿你教官的身份压我呗?输不起,就打算公报私仇喽?

洪教官铁青着脸没吱声,攥着吹风机继续给我烘被褥。

一个多小时后,被褥总算被他都弄干了,他盯着我说,我的承诺兑现了。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和我一块去军训?

我拍了拍胸脯说,洪哥有没有搞错,刚才可是我硬了,你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

洪教官整理了下自己的军装朝着我“桀桀”冷笑,刚才咱们赌的是烘干被褥的事情,与你去不去军训无关,你要是不想去军训也无所谓,咱们再打一场,输了这十五天都可以在宿舍里躺着睡觉。

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我去!

我特么疯了才会再跟他打一架。刚才是玩了招“出其不意”的险棋才把他给弄倒,再来一场,我估摸着自己能被他活活打死。

跟着他一块慢悠悠来到操场上,别的班都在踢正步或者是站军姿,只有我们班像是一群没王的野蜂似的从地上坐一堆,还有俩心大的家伙正蹲地玩“狼吃羊”,我心想我们班的同学都应该给我发一面锦旗,没有我,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舒服。

洪教官吹了一身口哨板着脸说,因为赵成虎同学耽误了大家的军训安排,我表示歉意,但是训练不能耽搁,所有人都有,向右转,延操场跑步,男生五圈,女生三圈。班上的这帮家伙全都唉声叹气起来,女生还有几个敢瞪我的,男生估计昨天全被雷少强给吓怕了,谁也没敢多逼逼。

我还没来得及乐出口,就被洪教官一句话差点怼的差点摔倒,他接着吼:“赵成虎十圈,最后跑到的,原地五十个俯卧撑!不服气的所有人再加五圈!”

我低声咒骂了一句:“卧槽!公报私仇啊!”不过没敢骂出来,要是因为我连累班上那帮恐龙女们多跑一步,我估计自己能被她们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洪教官吹响哨子以后,我就跟脱缰的野狗似的卯足劲儿往前蹿,很快把班里那些家伙全都甩到了身后,跑着跑着猛地听到别的班有个女生一边摆手一边朝我大喊,成虎加油!

我下意识的扭了下头,当看清楚那女生的模样时候,我“卧槽!”了一声,结果左脚绊住右脚,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