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女人就是麻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出去的刹那,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陈圆圆是不是他妈疯了,好好的一中不念,居然跑来上职高。

没错!刚才朝我又摇手臂又呐喊的女生正是陈圆圆,陈圆圆同样也穿了一身军训服,站在一群女生堆里,看到我摔倒后,她赶忙跑了过来,想要搀我,我避瘟疫似的赶忙往后挪了两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望向她说。你有病吧?来这儿干啥?

陈圆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伸手指了指我的手臂说,成虎你磨破皮了。

我皱着眉头吼她,我怎么着跟你没关系,你阴魂不散的缠到我这儿来是几个意思?陈圆圆我再郑重其事的告诉你一遍,咱俩没关系,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你听懂没?

陈圆圆的脸上出现一抹说不清的落寞,朝着我轻轻点点头说,成虎你胳膊流血了,要不咱们先去医务室吧?

我坐在地上,拍打膝盖上的尘土,朝着她没好气的说,你要是别跟我说话,相信我会少受很多伤的,你说你放着好好的重点高中不上跑这儿凑什么热闹?你不是有干爹么?将来又不怕找不到工作。

陈圆圆一脸委屈的朝我伸出一只手,看架势打算扶我起来,我赶忙往旁边闪了闪。冲她双手抱拳做出一个求饶的姿势说,你命里专门克我,只要跟你一块我准没好事,求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陈圆圆摇摇头,指向我身后说,不是,成虎我是想告诉你...

我粗暴的打断她说,你能不能别和我说话,咱俩一对话我就倒血霉...

我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人从后面重重的踹了屁股一脚,我回头望去,洪教官冷笑着望向我说,什么意思赵成虎?不满意我的处罚么?要不咱俩练练?

我一激灵从地上跳起来拔腿就跑,朝着陈圆圆大声喊,你看着没?我特么说啥了?只要你和我...

结果话又是刚刚说一半,我就一脑门子撞到足球门柱上,鼻子瞬间喷了出血。

我当时脑子都给撞迷糊了,寻思自己到底是咋跑的,还给跑偏了呢,操场上全都是军训的学生,看到我这副糗样子很多人哈哈大笑起来,我心说今天是彻底出名了。

陈圆圆刚要朝我走过来,我惊恐的朝她摆摆手说,大仙我求你了,收了法力吧成不?

洪教官咬着哨子走到我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冲我翘起大拇指说,赵成虎为了逃避受罚,你是真豁出去了?我服!原地再给我加五圈,跑不完中午不许吃饭。

我一边跑心里一边在落泪,到底是他妈犯了哪路神仙的冲,居然这么祸害我,好不容易逃离一中,再也不用看的文锦,不用看到陈圆圆,没想到今天才开学第二天呐!第二天我就又被这尊瘟神给盯上了。

对于陈圆圆我的感情很复杂,严格点说。她是第一个走进我心里的女生,却又是让我最心寒最无奈的一个女生,不管我们过去到底是阴差阳错,还是少不更事,现在我对她真心一点念想没有了,如果非说有。恐怕就是一个村子长大的,曾经占过人家点小便宜,除此之外再无别的。

真不知道应该拿什么方式对待她,骂的严重了她就哭鼻子抹眼泪,骂的轻了,她又没皮没脸该干啥干啥,打她,我还真下不去手,整个就是一个老虎啃刺猬,无从下口。

狗日的洪教官让我跑十五圈,一想到这个我就脑袋大,可问题是我实在干不过他啊,我心想要不要给鱼阳他们打个电话从不夜城找俩人好好教训他一顿,后来又一琢磨拉倒吧,一个洪教官已经够够的了,人家要是吃了亏,再把战友们喊上,能活拆了我的三号街。

好像自打到职校以后,我就诸事不顺,看来真应该抽空找间寺庙去拜拜了,想到这儿我摸了摸脖颈上苏菲送我的佛牌,心里顿时觉得暖烘烘的,就算为了苏菲,我也得从这个垃圾地方呆下去。

我从操场上闷着脑袋玩命跑。陈圆圆就站在草坪上双手合成小喇叭的朝我喊,成虎加油!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搞对象呢,整的那些已经不用军训的二逼们纷纷看热闹似的围在周围,看来陈圆圆这娘们真是学精了,居然学会了利用“人言可畏”四个字,要知道一个人说我俩怎么怎么样,恐怕不会有人信,可是十个八个,甚至半个学校都这么说的话,到时候苏菲估计能打死我。

又一圈跑到陈圆圆跟前的时候,我没好气的瞪了眼她骂,你特么能不能别喊我名字?生怕别人不认识我是咋地?

陈圆圆赶忙捂住嘴巴,说实话那副模样还挺可爱的,紧跟着她又提高嗓门喊,三哥加油!

我一头又差点摔倒在地上,只是我当时没想到,就因为陈圆圆的几声“三哥加油!”差点把我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局面。

我看实在说服不了陈圆圆,就干脆不搭理她了,说实话有个美女从旁边一蹦一跳的为你摇旗呐喊,确实挺提气的,如果这美女能换成苏菲就更完美了。

我费劲巴巴的跑完十五圈,整个人立马跟虚脱了一样,一屁股崴到跑道上,“呼呼”的大喘气。操场上军训的人群基本上已经散完了,只剩下我们班的一些学生和陈圆圆,包括那个“活阎王”似的洪教官,不远处还站着程志远和几个男生,我当时心里还疑惑,入学两天了都没见过这家伙,怎么会突然间冒出来了。

我看陈志远的时候,他也正好望着我,还乐呵呵的朝我招了招手,我只当他是打招呼呢,也礼貌的微笑着点点头。

洪教官得意洋洋的走到我跟前,拿脚踢了踢我说。还有五十个俯卧撑呢?男人愿赌要服输。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摆摆手说,真心做不动了,实在不行你把我当成女人吧,以后我蹲着尿尿成不?

洪教官冷哼一声,怂货!就插着口袋走远了。

我心想骂我怂逼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这个时候,我们班的班长田伟彤和柳玥还有陈圆圆赶忙跑了过来,不等陈圆圆的手指头碰到我,我已经速度飞快的爬起来,朝着她无奈说,姐这个点该吃饭了,你赶紧排队去吧。要不然待会刷锅水都赶不上热的了。

陈圆圆轻声说,咱们一起去吃饭吧?你累够呛,待会我打给你。

我摆摆手,一把搂住柳玥冲她说,免了吧,我对象会吃醋的。

可惜这个逼装的一点都不圆润。柳玥赶忙从我怀里挣扎出来,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我脸上骂,小黑,老娘把你当哥们,你特么居然想上我?

抡完巴掌,柳玥扭着小屁股就跑远了,我捂着火辣辣的脸欲哭无泪,田伟彤扶了扶自己的小眼镜冲我小声说,虎哥你真有点太着急了,什么事情都得慢慢来,好感是需要一步一步发展的。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滚犊子!

这个时候一个染着小黄毛的少年走到我跟前说,远哥想跟你聊聊。

我点点头跟在他屁股后面往过走,笑呵呵的冲程志远打招呼,远哥找我有事啊?

程志远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微笑着说:“兄弟你说我为什么总觉得你很眼熟呢?”

我点点头装傻说,当然了,您忘了上次咱们在饭店见过面的?因为一盘菜我兄弟还差点跟你打起来。

程志远“哦”了一声,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冷声说,还跟我装傻呢?上次你告诉我,你是职高的学生,结果今天却在军训?别跟我说你是从上一级退下来的,以前你是哪个专业的?

我脑子快速转动,思索着应该怎么应付,紧跟着程志远一膝盖狠狠的撞在我肚子上说,我跟你分享个秘密,今年暑假的时候我差点被人废掉,废我的那帮人都戴着口罩,我没记住他们模样,但是我却记住了一个称呼。三哥!兄弟你别告诉我这也是巧合?

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朝他哀求说,远哥真是误会,我家里弟兄仨,我最小,所以一些朋友都这么喊我,偷袭你的人肯定不是我,暑假的时候我还没来市里呢。

陈圆圆这个时候急急忙忙跑过来,一把挠在程志远脸上,气急败坏的嘶喊,你干什么?凭什么打人?

程志远拨拉了两下自己脑袋上的小蓝毛,皮笑肉不笑的朝陈圆圆胸脯上瞟了一眼,冲着我冷笑。行啊!这么快就发展上护屌使者了,兄弟你跟我说实话,我既往不咎,以前的事情就当是个误会,咱们交个朋友咋样?

我心想就你这种智商还特么想糊弄我,我要是敢承认,他今天指定干我,干我是小事,我就怕会连累到不夜城的场子,要知道他老子可是连老狼的夜店都敢砸的狠人,何况我一个刚上位的掌柜,今天这事无论如何不能认。

我在脑子把事情快速琢磨了一遍后。捂住肚子装成一脸痛苦的样子说,远哥真不是我。

程志远冷笑着说,我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