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阴王赵徳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圆圆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小声喃呢,成虎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对我,你说不喜欢我,没问题,难道也不许我喜欢你么?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难道也有错么?

雷少强冲着陈圆圆努努嘴说,圆姐你快拉倒吧,三哥差点没让人把篮子给踢报废,理解一下他这会儿惊恐的心情。有啥爱恨情仇的咱们回头聊,你先吃饭去,我跟我三哥说几句正经话。

陈圆圆失落的点了点头,转过去身子走远了,紧跟着我就看到田伟彤拽着个穿一身迷彩装的青年往这边跑,一边跑一边指着我们这头喊,洪教官就是他们欺负我们班同学。

当时我正捂着肚子从地上蹲着,雷少强站在我旁边,旁边还跟了两个他带来的跟班,那副场景就好像雷少强欺负我似的,我还没来得及出声,洪教官跑过来一个侧踹飞到雷少强的脸上,把雷少强踢了个踉跄,从我的角度看,雷少强好像只是被蹭了一个边。怎么可能摔出去那么老远?

旁边那俩小子估计是口头禅,随口蹦了句“卧槽!”

结果一个被洪教官过肩摔给扳倒在地上,另外一个撒腿想跑,又让洪教官一把揪住胳膊,反手一扭给按趴下了,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我反应过来,雷少强哥仨已经全让干趴下了。

洪教官反扭着雷少强的小弟问,你们哪个班的?

雷少强赶忙举起双手解释,大哥,打错人了?我们也是来救场的,友军,自己人啊!

洪教官虎目一瞪,异常威严的训斥,双手抱头蹲下。

雷少强无奈的抱住脑袋蹲到了地上,我当时都懵逼了,这特么哪跟哪啊?迷茫的望着田伟彤问,班长你这是要干啥?

田伟彤抓了抓后脑勺说,你拿我当朋友,所以你有事我不能不帮你...

洪教官嗤之以鼻的冲我冷哼一声,本来还以为你是个硬茬子,看来也不过如此。

我斜楞着眼说,教官你好好的打我朋友干啥?我跟我哥们说话也违反校规了?

说实话当时我内心真是震惊住了,洪教官只用三招就把雷少强仨人干倒,看来上午跟我单挑真是留余地了,说不准狗日的现在都在保留实力呢,如果能把这样的狠人拉上船,再配合上蔡亮,就算碰上陆峰和林恬鹤我估计也能完胜。

不过人家是部队上人,怎么可能跟着我混社会呢。我随即就把这个念头给捻灭了。

洪教官有点傻眼,扭头看向田伟彤,大概是询问啥意思。

田伟彤蹭了蹭自己的小眼镜片尴尬的咳嗽两声说,教官好像确实打错人了,刚才不是他们几个。然后又侧头望向我问,虎哥刚才那几个人呢?就是欺负你的那个染蓝毛的家伙。

我眨巴两下眼睛说,班长你是不是上午训练太辛苦,都给整出幻觉了,哪有什么蓝毛绿毛的,你眼花了吧?一天尽扯淡。

田伟彤脸上出现一个大写的懵逼,愣愣的抓了抓自己的侧脸小声嘀咕,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

洪教官一张黝黑的面孔瞬间泛红了,赶忙松开人,瞪了田伟彤一眼,咒骂,军训完了你还是找家医院好好看看眼科吧,什么眼神儿,是敌是友分不清。骂完洪教官扭头就走,我从后面扯着嗓门喊,老洪你不地道啊,打完我哥们,连句对不起都没有,是不是有辱军人风范啊?

洪教官长出一口气,回头问我。你想咋地?我本来只是想做好事。

我点点头,指了指“哼哼啊啊”的雷少强几人冲他微笑:“结果呢?”

洪教官黑着脸一张脸朝雷少强微微点点头说,对不起了同学,刚才真是无心的。

雷少强摆摆手说,没事,都是哥们嘛。

我嘿嘿一笑走过来挎住洪教官的肩膀说,你看这样行不老洪,下午给我放半天假,明天我肯定老老实实的参加军训,男子汉大丈夫保证说到做到。

洪教官一把甩开我的胳膊,冷笑着瞄了眼我说,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我说,洪哥咱都是明白人,您宽限宽限我,况且我这体格子需不需要军训你还不知道嘛,就给一下午的时间,回头我请你唱K摸大白腿,你看咋样?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让我哥们去找学校汇报,教官无缘无故殴打学生...

洪教官一下子急眼了,指着我骂。你他妈怎么这么阴啊?老子好心好意的来帮你,结果又被你给套上了...

不等他说完,我赶忙从兜里把剩下半包烟塞到他口袋说,帮帮忙,宽限我一下午时间就够使了。

洪教官斜视了我一眼说。只今天一下午,下不为例。

我忙不迭点点头,洪教官把口袋的半包烟甩给我,掉头就走远了。

等洪教官走后,我踢了边上的雷少强一脚笑骂。别装了,人都走了!

雷少强揉了揉腮帮子委屈的看向我说,三哥我真疼。

我说,疼你麻痹,你以为老子瞎。刚才没看见啊?

雷少强“嘿嘿”干笑两声说,就知道啥都逃不过我三哥的火眼金睛。

我微笑着说,你小子反应速度一流啊,刚才就算是真干,你也不怵他吧?

雷少强拨浪鼓似的摇摇头。就我这两下子肯定整不过,人家正经八百的武警出身,军体拳和擒敌拳玩的炉火纯青..说着话雷少强就闭上了嘴巴,干笑着望向我说,三哥下午有啥安排啊?

我笑了笑没有揭穿他。有些话他不愿意告诉我,就算一味强求得到也只是假话,还不如索性不闻不问,我抽了抽鼻子看向田伟彤说,班长你快去吃饭吧,吃完饭回宿舍休息,然后又让雷少强把他那俩小弟指使走,我俩蹲在宿舍楼的背后,耷拉着脑袋抽烟。

一根烟抽完,我问雷少强,刚才你跟程志远提到的那个丧彪是干啥的?

雷少强吐了口烟雾说,我们上届汽修班的,正儿八经猛虎团的人,狗日的私底下没少收我钱,吃我的饭。肯定站在我这头说话。

我说,跟我具体说说咱们这栋教学楼的事儿。

雷少强想了想说:“咱们这栋教学楼里一共就两个猛虎团的大哥,一个是汽修班的丧彪,还有一个是农林专业叫蒋剑,别看这俩人都是程志远的嫡系兄弟,实际上面和心不合,尤其是最近又都喜欢上同一个女生,好几次都差点打起来。”

我点点头说,如果没有丧彪的存在,你有没有可能往上爬一点?

雷少强点点说,差不多吧,现在汽修班的这帮混子都听我的,卧槽,大哥你不是准备整丧彪吧?

我冷笑着说,为啥不行?下午干他,尽量伪装成是蒋剑偷袭的,咱们没办法明刀明枪的跟程志远干,就先废了他的几只手,先把咱们那栋教学楼里的人全混到手上再说。

雷少强皱着眉头说,你开玩笑呢吧?都从一栋楼上呆着。谁不认识谁啊?怎么往蒋剑身上泼脏水?

我笑着说,明着不行就暗着来吧,待会我找柳玥让她以女生的口吻给丧彪写封情书,约他到男生宿舍碰面,你负责把情书放到丧彪桌洞里就行。

雷少强摇摇头说,不行不行,丧彪又不是傻逼,去男生宿舍约会,鬼才会信呢。

我舔了舔嘴唇说,你太不了解发情的牲口了,这种时候他们的脑子都被自己吃了,知道这回胖子为啥住院的么?

雷少强沉思了一会儿说,那整完丧彪以后呢?

我皱着眉头骂他,你特么长脑袋是为了显示身高么?干完丧彪,作为直属小弟的你不应该疯了?带人跟蒋剑火拼,自己人出内讧了,程志远肯定得出面啊,这个时候你正好可以走进程志远的眼里,你面上装出来不打了,今天晚自习的时候再组织人干蒋剑一次,能打赢最好,打不赢也能给程志远留下一个有情有义的印象,哪个大哥不希望手下的小弟有情有义?这还用我手把手教啊?

雷少强冲着我竖起大拇指贱嗖嗖的骂了句,阴王赵德柱!

我没好气的骂了他句滚蛋,又问了问丧彪和蒋剑共同喜好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就打发他赶紧准备去吧。

我也慢悠悠的往宿舍楼走,同时掏出手机拨通了虾哥的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