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班长被我连累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宿舍,班里的那帮男生都回来,有光着膀子躺床上玩手机的,也有蹲在地上“刷刷”洗军训服的,看到我突然进门,一屋六七个人全都扬起脑袋望向了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上确定没有饭粒,又低头看了眼裤裆,拉链也没开啊,不由疑惑的问他们,瞅啥呢?

田伟彤好像是写日记还是什么的。见到我回来了,乐呵呵的冲我说,虎哥好福气啊,大家都是新生入学这才第三天,你就搞上对象了,而且还是个美女,真心佩服。

我愕然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有对象的?

田伟彤挪揄的笑着说,虎哥俺们又不瞎,又不是看不见。

我更加一头雾水了,问他看见啥了,田伟彤咧开嘴笑了,指了指我床铺的方向贱笑,嫂子真心好贤惠,帮你换了一床新的被罩床单。还把你的脏衣服给收走了。

嫂子?洗衣服?这特么都哪跟哪的事,苏菲这会儿估摸都已经熄灯睡了,哪有闲工夫过来给我收拾,我侧头望向我的床铺,果然焕然一新。换了一床水蓝色的被罩和床单,旁边还摆了个半米来高的狗头熊布偶,狗头熊底下压了张小指头,上面写着“成虎,脏衣服我拿走了,明天晚上给你送过来”。

我的火气“蹭”一下子蹿了起来,不用说也知道绝逼是陈圆圆干的,我恼怒的问田伟彤,女生可以随便进出男生宿舍么?卧槽他妈的宿管是死的么?

田伟彤点点头说,宿管家里确实出白事了,这几天咱们男生宿舍都没有管理的,虎哥就是牛逼,这个都能算出来。

“操!”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一把掐起那个狗头熊似的玩偶就走了出去。

走出门以后我才发现好像根本不知道陈圆圆从哪个宿舍住着呢,而且新换的手机也没存她的号,这特么真是尴尬了,刚才当着全宿舍的面我气急败坏的跑出来,要是啥也没干就掉头回去,属实有点卡脸了,左思右想了几秒钟后,我干脆走到女生宿舍楼下心想着找俩女生帮我问问喊喊陈圆圆。

从女寝楼底下站了一会儿,见上俩拎着暖壶去打水的妹纸,我赶忙跟人说了说我的来意,两妹纸用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瞟了瞟我,就没在搭理我。走远以后还小声嘀咕,有病吧,送对象礼物,不知道人家哪个宿舍。

我勒个操!老子明明是来还这只四不像似的的狗头熊的,怎么变成送礼物的了?我当时的郁闷真是没法形容了。好不容易看着两个我们班的女生,我赶忙跟她们说了说。

到底是自己班的人仗义,俩姑娘二话没说,点点头就帮我上去找人。

我从楼下尴尬的站着,进进出出的女生看我的眼光都很奇怪,想想也不怪人家,深更半夜的我抱着个半米来高的玩偶从地上杵着,是个人都会怀疑我居心叵测。

五六分钟的样子,陈圆圆穿着一件浅粉色的连衣裙睡衣跑了下来,因为跑的太着急还差点摔倒了,急急忙忙的问我,成虎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么?

看她一脸焦急的样子说实话我心里微微一暖,不过转念又一想这种时候说啥不能有别的心思,就故意板起脸把那“狗头熊”塞到她怀里说,把你的狗头熊拿回去,以后别进我宿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俩怎么回事似的。

陈圆圆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耷拉着脑袋声音很小的说,这个不是狗头熊,名字叫泰迪熊,你看多可爱啊。

我指了指自己说。你瞅我可爱不?

陈圆圆点了点脑袋说,可爱!

我当时都给气笑了,我说,我特么这么可爱还需要它装饰不?行了,别跟我墨迹了,我床单被罩呢?

陈圆圆指了指女寝楼说,我给你洗了,估计明天就能干,到时候我给你送回去。

我仰头看向女生寝室楼的时候,发现好多女孩全都趴在窗户口看我们俩,甚至还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女生喊叫,亲一个!亲一个!

我骂了句,亲你麻痹,就掉头往回走。

陈圆圆从我身后喊,成虎明天中午一块吃饭好吗?

我不耐烦的摆摆手说。没时间!你别打我主意了,咱俩不合适,而且我跟苏菲在一块好好的,你也不希望自己变成第三者吧?难不成你想跟我只发展那种关系?

陈圆圆眼里噙着泪水,朝我轻声嘶喊,成虎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还有我,不然今天中午那个蓝毛欺负我的时候,你不可能那么护着我,你也知道自己错了,我专门从一中转到这里来陪你,就是希望跟你重归于好的。

我没回头,当作没听到她说话一样,一路小跑蹿回宿舍了。

刚才被陈圆圆一阵哭撇撇的腔调整的我心思有点乱,我从床上躺着点着一根烟,结果烟刚抽到一半就特么熄灯了,我烦躁了骂了句“操蛋”,把烟头踩灭躺下去继续睡觉。

从床上躺了没一会儿,就隐隐约约听到外面好像有吵架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距离我们还挺近的,应该就在楼上。紧跟着吵闹的声音越来越近,不多会就已经发展到了我们这层楼,我刚寻思坐起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们寝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进来好几个黑影,宿舍灯当时是熄了的,好几个人都提着手电筒,在宿舍里照了照,先是落在了我身上,然后又射向田伟彤的床铺,田伟彤拿手当着半张脸问。你们干什么啊?

就听到拎手电的那小子问旁边的同伙:是他不?

紧接着我就听见一个稍微沙哑的声音说:恩,是他,远哥说了,就是个书呆子教训教训就得了。

手电筒照的我眼睛睁不开,根本就看不到那些人。我当时心里有点疑惑,远哥?难道是程志远?程志远好好的找田伟彤麻烦干啥?田伟彤完全算得上是个老实蛋,根本不可能轻易招惹人,我坐直身子就说了句,别他妈照了!

旁边立马有几束手电筒全都射向了我,几个人纷纷走了过来,刚才那个声音沙哑的人吓唬我,白天没挨够是不是?远哥的事情你都敢搀和?

那小子话还没说完,就一拳头狠狠怼在我身上,我胸口突然一疼。疼的我“呃”的叫了声,紧跟着不知道谁用一块巴掌大的砖块砸过来了,还骂我说:你狂尼玛个逼的。

挨了这一砸后,我要是还没啥反应,都白瞎师父那么长时间对我的训练了。

我直接抢起来刚才砸到我的那半块砖。朝着人堆里砸了过去,嘴里也骂着:卧槽尼玛麻的!

同时我快速从床上跳下去,抡圆了胳膊就打在一个小子的脸上,抬腿又一脚踹到个傻逼,刚打倒俩人。我马上反应过来,万一是程志远故意试探我可咋整,赶忙收手,装成打不过的样子连连往后退。

我刚退后半步,就有个人就过来一脚踹我胸口上,给我踹了个踉跄,其他几个人也疯了似的一起往我身上招呼。我整个人就摔地下去了,后背和后脑勺先挨地的,尤其是后脑勺那一下,感觉震得我都要没知觉了。

一个人被一群人围殴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倒地了,因为你一旦倒地,基本上就爬不起来了,况且我还属于故意装傻,更不能从地上爬起来。

就这样,我被人家几个人围着群踩了一顿,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打完了我,还有个人一个劲的骂脏话,说啥我不想活了。用砖头砸他,估计这个人就是刚才被我砸的那人吧,他还用手电筒在地上找了半天才找到那半块砖,捡起来就朝我身上闷了一下,完事又捡起来又闷了一下,一共闷了三下后才被同伙给拦住。

紧跟着一群人把田伟彤从床上拖下来,噼里啪啦的又是一顿乱踹,打完以后,那个声音沙哑的声音说,老子叫蒋剑,高二农林办的,咱们一栋教学楼的,不服气你们可以随时找我,那个小四眼,老子警告你,以后再敢告老师告教官,我就让你从这个学习呆不下去。

等他们走远以后,我扶起田伟彤到走廊的水房去洗脸,他一边洗一边“哇哇”哭,我拍了拍他肩膀说,别哭了兄弟,我说了罩你的,明天绝对给你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