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知道的挺多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边轻声安慰田伟彤,一边寻思着程志远到底是什么意思,威胁我老实点,还是对我的身份有所什么怀疑,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想教训田伟彤白天告诉教官的事,把我给捎带上了?

田伟彤像个娘们似的抽抽搭搭小声哭泣,时不时往脸上扒拉两下水,洗干净脸后,他心疼的捏着自己的眼镜框说,虎哥我镜片都碎了,这副眼镜是我妈卖了一个月的土豆才给我配的。说着话他的眼泪就又冒出来了。

我说,一副眼镜而已,过礼拜天的时候我带你配副新的去。

田伟彤委屈的说,你不知道我们家里的条件,本来我可以去二中上学的。后来觉得上高中也不一定考上好大学,就来了职高,我真心只想从这儿学门技术,然后早点工作养家的,可是这群无赖却总是欺负我。

我撇撇嘴说。不就刚才挨顿打嘛,没事哈!我想办法帮你把仇报了,别难过了。

田伟彤“哇”的一声哭了,而且越哭越厉害,蹲在地上冲着我说。下午军训的时候,那个小蓝毛就带人掴了我好几个耳光,而且还是在男生厕所,很多人都看见了。

我皱着眉头说,程志远下午就打你了?那你咋不告诉我?

田伟彤摸了摸红肿的面颊说,我告诉老师了,本来以为老师肯定会严肃处罚他们,谁知道晚上又来这么一出,虎哥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因为我老实就应该被他们欺负么?

我叹了口气没吱声,有时候,校园比社会更残酷,因为这是一群有破坏力却无容忍度的少年,特别是像程志远这种人,本身性格飞扬跋扈,加上家里大人又是混的,打人了,花俩小钱摆平,被人打了,老子拎刀拎枪的帮忙干仗,对没有任何背景的老实人来说确实是一场灾难。

我拍了拍他后背说,行了,别瞎想,我保证替你报仇,你以后就安安生生的读书。

田伟彤使劲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仰起头望向我说,虎哥如果是因为我老实才会被人这么无休无止的欺负,那我从今天开始选择不再老实。

他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散发着异常坚定的光芒,像是一只随时可能择人而噬的野兽。

我抽了抽鼻子思索了几秒钟后说,傻人有傻福,有些路一旦踏上就再没法回头。先回去睡吧,明早上我相信应该就有大新闻爆出来了。

田伟彤耷拉着脑袋跟我一块回到了宿舍,寝室里的其他人谁也没说话,不过我相信这帮逼肯定都没睡,刚才看我俩挨揍的时候。一个个眼珠子瞪得跟灯泡似的,可连一个起来拉架的都没有,怪不得人家都说,计算班外号“娘们班”,现在看来班里的男生比女生都不如。

刚才那阵拳打脚踢揍的我浑身都疼,特别是那个狗日的最后拿砖头闷我了三下,整的我现在一呼吸胸口就疼,我躺在床上半天没有睡着,另外一边的田伟彤估摸也肯定没睡,就是一个劲地小声抽泣,我心说这孩子脾气真大。

琢磨了几分钟后,我也是火燎燎的,就给马蓉蓉编辑了一条短息发送过去,让他明天把蒋剑约到市中心去开房,这个点马蓉蓉肯定已经睡了,就等着她明天看到短信给我回话。

我可以隐忍,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让我装孙子。

第二天大早上,田伟彤把我喊起来一块吃早饭,昨晚上灯光太暗,我看的不是太清楚。今天早上再一看他整个腮帮子肿的好像猪头似的,眼眶也黑青了,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片,是拿透明胶带勉强粘合在一起的,鼻孔底下隐约还有血迹,裤腿上湿漉漉的一大片,那副样子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我说,你咋弄这个逼样了?昨晚上没洗干净?

田伟彤嘴巴一咧就又哭了起来,哽咽的告诉我,刚才去上厕所,又被蒋剑一伙人给揪住了,按在厕所里打了一顿,还把他踹到尿池子了。

“卧槽他妈!”我当时真是火了,这帮王八犊子简直欺人太甚,“腾”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找人把蒋剑弄出学校好好教训一顿,田伟彤拦住我说,虎哥,其实我刚才也还手了,他们打完我,我捡起来一根拖把狠狠的抽了蒋剑两棍子。

我瞬间笑了出来,朝他翘起大拇指说,尿性!后来呢?

田伟彤准备一咧,指了指自己的裤腿说,后来我被他们踹进小便池里了。

我抽了抽鼻子说,没事儿!明天蒋剑就没法来学校了,我给你保证。

田伟彤抹了把鼻涕冲我摇头说,我不怕他们!

我说,既然不怕你哭啥玩意儿啊?

田伟彤指了指自己的脸说。疼!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家伙真是太可爱了,感觉比刚认识胖子那会儿还逗,不过骨子里还带一种不服气的心性,这种精神难能可贵。我拍拍他肩膀说,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就还手!越不还手他们越是来劲儿。

田伟彤重重的点了点脑袋,我不知道正是因为我这句话差点惹了大麻烦。

简单的洗漱过后,我俩一块往操场上走,田伟彤挨的猪头狗脑一脸伤,我脸上也有几块淤青,我们这对难兄难弟往过走的时候,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田伟彤小声说,虎哥我长这么大还没这么多人同时注视过呢,感觉倍儿有面子。

我撇撇嘴说,你当啥光荣事儿,还尼玛面子,里子都快丢完了。

田伟彤“嘿嘿”傻笑了两声,回到我们班军训的地方,洪教官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们两眼,倒是没多问什么,就组织我们排队站军姿。

一上午都在踢正步和向左走、向右转,整的人恼火的不行,就好像我们分不清楚左右手需要专门人教似的。

这场二逼呵呵的拉练终于在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被迫结束了,原因是教学楼里再次打起来了,因为距离的比较远,看不清楚到底啥情况,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吵闹声。一个肩膀上挂衔儿的中年人站在主席台上拎着大喇叭喊,所有军官上楼拦架,洪啸坤你带队!

“是!”洪教官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无奈的望向我们说,真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娃娃到底是来读书的还是来练散打的,每天不干两架好像就活不下去,所有人都有,稍息!原地休息!

接着洪教官吹了声集合哨,二十来个教官迅速列队,脚步一致的奔向了教学楼。

我们这帮学生顿时全都崴着屁股坐到了地上,伸直脖子往楼上看。

柳玥一脸坏笑的凑到我跟前说,小黑你让人给煮了?睡一晚上咋还鼻青脸肿的,听说你昨晚上老牛逼了,跑女生寝室去表白?这事儿我必须告诉你媳妇。

我撇撇嘴说,别整我了。我跟那女的一点关系没有。

柳玥像个爷们似的吧唧嘴巴,哟哟哟,还装上了?人家陈圆圆好歹是咱们这一届的四大美女呢,配你富富有余,你还觉得吃大亏似的,不要脸。

我没搭理她,继续仰着脖子往教学楼的方向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蒋剑和丧彪打起来了,这会儿真有点怀念蔡鹰了,要是这小子在,我只需要动动嘴皮,就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田伟彤坐在我旁边小声嘀咕,学校也是惯他们毛病,这种不好好学习,天天惹是生非的学生就应该全开除了。让狗日的们再嚣张。

柳玥斜眼瞟了瞟他说,大班长你是真不懂人情世故啊,职高属于半私立的,肯定是以挣钱为主,本身来上学的人就少,打一次架开除一帮人,用不了多久,这学校就荒了,况且每次打架,肯定都会罚款,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只要没打死人,这些事都好处理。

我说,你知道的还挺多嘛?

柳玥打了个响指说,我爸在教育局上班的,多少知道一点内情。

我问她,你老子既然从教育局上班,咋不帮你跑跑后门去读个好点的高中。

柳玥撇撇嘴说,老娘不爱学习,念高中更压抑。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洪教官又带队回来了,拍拍手让我们走了几圈正步就解散了,然后冲我勾了勾手指头说,赵成虎你留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