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雷霆收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她“噗通”一下摔倒在地,我赶忙饶过去搀扶她,不知道是她衣服质量不好还是我手劲儿太大,拉她胳膊的时候,“次啦”一声还把她肩膀给拽开线了,粉色的肩带瞬间漏了出来。

赵静的脸当时就红了,狼狈不堪的站起来,一只手捂着肩膀,另外一只手抡起来想扇我,不等她的耳光甩出来,我就一把攥住她手腕,内疚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柳玥从旁边埋怨我,吃饭都不消停,喷人家满脸不说,还把衣服给人弄坏了。

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刚才饭缸里有个苍蝇,我咽下去才觉得味道怪怪的,不信你看。我装模作样的从牙缝里抠出来一点饭粒在柳玥面前晃了晃。

柳玥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脸上的肌肉不自觉抽动两下,“哇”的一声呕了出来,不止是她,旁边的赵静和距离我们比较近的几个女生也全都“呕呕”吐了起来。

田伟彤不解的抓了抓后脑勺问我,不就是个苍蝇么?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不?

我坏笑着吹了声口哨,拍了拍他肩膀说,谁知道呢!走吧,咱洗饭缸去。

田伟彤站起来跟我一块走,问我:“虎哥,话说苍蝇到底啥味儿的?”

我乐呵呵的提高嗓门说,鸡肉味儿,嘎嘣脆!

本来已经吐的差不多的几个女生再次“呕呕”狂吐起来,我扬起嘴角看了眼吐的脸色发白的赵静冷笑,小声嘀咕了一句,小样儿,我能玩到你怀疑人生。

从食堂出来。我和田伟彤就一块返回宿舍,路上我问他,咱们寝室旁边的几个宿舍都是哪个专业的?

田伟彤想了想说,左边的那几间是广告设计的,右边的五六个寝室好像都是财会,怎么了虎哥?

我笑了笑说,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跟雷少强的方法不同,我懒得一层一层的扫,打算直接从宿舍凝聚势力,我们这一层大概十间宿舍,而且都是一栋教学楼的,我准备今天中午先整合一半,晚上再整合另外一半,这样如果跟人干起仗来,喊人我也占便宜。

回到寝室抽了根烟,我从床底下翻出来上次偷袭丧彪剩下的椅子腿,直接就出门了,先是一脚踹开一进走廊的第一间寝室,里面大概十几个人,有躺着聊天的,也有几个凑在一块打扑克,看到我突然出现,这帮家伙都有点傻眼,疑惑的望向我。

有个穿着黑色跨栏背心的少年骂骂咧咧的从床上爬起来,指着我吼,草泥马的,手折了,不会敲门还是咋地?

本来我还挺尴尬不知道应该从哪下手,这小子正好给了我个台阶下,我回头把门插上。抄着椅子腿走到他面前,抬腿一脚又把他给踹躺下,那小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我两手攥着椅子腿“咣咣”就往他身上狠招呼。

旁边有几个可能跟他关系不错的小伙过来拦架,我二话没说几下就把那俩家伙也给打倒,指着寝室里的其他人吓唬。都他妈给我蹲下,谁不服气,我干谁!

几个人全都被吓住了,慢慢蹲到地下,我揪着穿黑色背心那小子的头发把他拽了起来,狰狞的说,服没服?

他忙不迭点了点脑袋说,大哥我服!别说他一脸懵逼,这事谁赶上谁懵,好好的从寝室正躺着睡觉,突然冲进来个神经病拎起家伙就打,而且还毫无原因。

说实话我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有点欠考虑,可是咱压根也没干过这种事啊,不管是三中还是一中,一直以来都是我只负责当大哥,抢地盘的事情交给其他兄弟,如果胖子在,估计办的肯定比我漂亮,我只能靠暴力解决问题。

反正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那就这么硬干下去吧。

我吸了吸鼻子说,以后都特么跟我混,下个礼拜,每人五块钱保护费送到计算机二班去,我叫赵德柱!

寝室里的几个人全都点了点头。我揪住被我刚才狠敲了一顿的“背心男”说,跟我走一趟。

那孩子真是吓怕了,赶忙朝我拱手作揖,大哥我真服,您别打我了行不?我现在就把保护费交了。

其实我只想想让他领着我,告诉我旁边的几间寝室谁比较牛逼,没想到他一下子怂了。

我哭笑不得的问他,你叫什么?

他哆嗦了一下,小声说,我叫马新跃。

我说,你有仇人不?就咱们附近宿舍的?我帮你报仇。

马新跃一脸的不相信,迟疑了几秒钟后说,有!我们班的周浩东,不过他是跟着雷少强混的,要不大哥咱还是算了吧。

他那点低劣的激将法我还能看不出来,只是想让他当领路人,故意没有揭穿,我掐着他的脖颈说。前面带路。

马新跃领着我出了宿舍,推开他们对面的门指了指靠近窗户的一个床铺说,大哥他就是周浩东,最近可他妈牛逼了!

下铺上躺着个染着黄毛的“乡非”,一激灵蹦起来,指着马新跃就骂,马瞎子你还找来帮手了是吧?忘了我老大上午是怎么教训你的了?看得出来那小黄毛在寝室还是很有地位的,他一站起来,旁边的几个少年全都呼呼啦啦的往起蹿。

马新跃没敢吱声,扭头看了我一眼。

我微笑着说,以后跟我混,每个礼拜五块钱保护费。

小黄毛顿时笑了。走过来指着我鼻子说,你能保护我啥?知不知道我跟谁混的?

我把椅子腿递给旁边的马新跃,甩了甩手腕,这玩意好用是好用,关键太沉了,有点费力气。接着我猛地蹿到小黄毛的跟前,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照着旁边的床管狠劲撞了一下,狞笑着说,我能保护你不被我打!

小黄毛呲牙咧嘴的吼叫,干他!快去喊强哥!

周围立马有六七个叫吼着朝我扑了过来。

我赶忙抄起跟前的暖壶“呯”的一下砸在小黄毛的身上,暖壶瞬间破碎,我捡起来半块碎片,顶在小黄毛的脖颈上冷笑说,信不信我捅了你?然后看向围在我旁边的几个少年怒吼,都他妈给我消停的蹲下,谁敢往前走一步,我捅他一下。

有个家伙骂了句“操。装逼!”一拳怼在了我的后背上,我眯缝着眼睛看向小黄毛说,你兄弟觉得我吹牛逼!不等小黄毛吭声,我攥紧碎片一下子扎在了小黄毛的大腿上。

小黄毛“嗷”的惨叫一声,朝着我支支吾吾的嚎叫,大哥我服!我跟你混!

我松开他的头发。一脚把他蹬倒在地上微笑说,是心服,还是口服我不管,人敬我一尺,我让他一丈,狗咬我一口,我就宰了它炖肉,你之前欺负过我兄弟,我现在还回来,没问题对吧?

小黄毛点了点脑袋说,没问题没问题。

我说,放心我不白欺负人。刚才我揍了你,你现在带着我去揍欺负过你的人,就当我替你报仇,保护费不白交!麻溜爬起来,刚才到底捅没捅伤你,我心里有数,我叫赵德柱!

小黄毛赶忙从地上爬起,朝着我鞠了一躬喊,柱哥。

然后我带着他往出走,马新跃赶忙问我,那柱哥,我呢?

我歪了歪脑袋说。你也跟上吧,如果你再敢像刚才那样干瞪眼不动手,我就打断你的腿!

马新跃吓了一激灵,赶忙点了点脑袋。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还保存着动物撕斗的本能,却偏偏要找些不是理由的理由才好跟人动手,争取占领道德至高点,我带着马新跃和小黄毛一块往别的宿舍走。

别看这俩孙子从我面前乖巧的像哈巴狗,每次见到我跟人打起来,尤其是占上风的时候,立马就进化成了野生狼,狠的不要不要的。或许这才是人真正的本能吧。

二十多分钟后,靠近走廊门口的五间宿舍都被我扫平了,每个宿舍都有个说了算的小老大,我让他们下午放学到我们班门口去等我,五个鼻青脸肿的小老大全都点点头。

完事后我打了个哈欠回屋睡觉,说实话这种程度的战斗已经没办法让我全神贯注。收拾他们真的就好像在玩过家家一样,想到这儿我不禁感激起我的便宜师傅狗爷。

睡了一会儿,我就回教室去了,赵静和柳玥都已经来了,俩人脸色仍旧有些惨白,特别是柳玥一看到我捏着手指头比划。就一阵干呕。

我哈哈大笑着说,不闹了,为了给两位美女赔不是,下午放学我请你们出去吃饭,听说市里有家饭馆做的油炸小黄蛆和爆炒小蛤蟆特别地道,哥带你们尝尝鲜。

两妹纸“哇”的又吐了出来。

这个时候班主任正好拎着课本走进来。疑惑的问,她们怎么了?

我摇摇头说,真不是我干的,每回我都做好保护措施的。

班主任指着门口骂,滚出去!

这声“滚出去”在我听来不亚于天籁之音,我立马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从门口站了没一会儿,我掏出手机给鱼阳编辑了一条信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