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神秘的破仓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接电话的时候,哥几个全都从旁边乐呵呵的调侃胖子和柳玥,我沉声说了句,等几分钟吧,我马上回去。

雷少强从那头显然能听到这边的喧闹,苦笑着问我,跟兄弟们一块喝酒呢吧?

我说,是啊!

雷少强骂了句,狗日的!真羡慕你们。

我说,羡慕我们啥?

他说。羡慕你们这么年轻就能认识如此智勇双全、有情有义的我,等职高的事情搞定后,老子说啥也要到夜总会赖上几个月,天天换不同的妹纸,喝各种口味的好酒。

我骂了句,傻屌!就挂掉了手机,别看这货嘴上表现的大大咧咧好像啥也不在乎,实际上我能理解他心底那份凄凉,哥几个都从这边有说有笑的大吃二喝,他一个人守着程志远那群人心里不难受才怪。

此时弟兄弟全都在起哄,“胖子亲一个,亲一个!”刚才尴尬的气氛瞬间就缓解了,大家都特别的开心,胖子把柳玥抱在怀里,盯着柳玥的眼睛猛瞅。人家姑娘还没咋地呢,他到像个小娘们似的脸又红了,愣是不好意思,认着王兴他们怎么起哄,就是不好使。

柳玥破口大骂了一句:“你是不是个爷们啊!”说着话她两手环抱住了胖子的脖颈,直接就亲吻在了他的嘴唇,没错!柳玥居然主动强吻了胖子。

我们一帮人全都“吼吼”的拍着桌子闹腾起来,那种气氛有点像是给人闹洞房似的。

胖子两只绿豆似的小眼珠顿时瞪圆,目光有点空洞,估计自己都忘了怀里面还抱着自己媳妇呢,突然之间松开了手,一脸不敢相信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柳玥惯性往后一靠,结果给靠空了,“哎呦!”的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满脸又红又臊,指着胖子就怕:“我操你大爷的死胖子,摔死老娘了!”

胖子一脸迷茫的表情,把哥几个全都逗的哈哈大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柳玥从地上拉起来,柳玥一站起来照着胖子就挥舞起她的小拳头,胖子傻乎乎的朝着柳玥求饶,媳妇我错了!真错了。

那副画面特别带感,让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像是“美女与野兽!”

胖子抓了抓自己后脑勺问柳玥,媳妇你喜欢我什么?

柳玥不假思索的说,我喜欢你蠢而且长得丑,这样搁在家里放心,带出去让人看着揪心。

胖子一下就郁闷了,吧唧嘴巴小声嘟囔,我他妈就不应该问的。

“哈哈!”兄弟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旁边几桌的客人纷纷扭头看向我们,我觉得挺无所谓的,年轻本来就该这样肆无忌惮!

我望着自己的这群兄弟,发自内心的开心,从小到大。头一次像现在这样活的真实,兴奋,自打认识这帮兄弟以后,我的整个人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被迫走上一条看不到未来的征途,可我从未后悔过。

王兴靠了靠我胳膊小声说,崇州市还真是咱们的福地,胖子一来就遇上了真爱,羡慕啊!就是我有点好奇柳玥长得也不差啊,为啥偏偏能看上猪头焖子。

我坏笑着说,柳玥精的很,长这么漂亮追她的人肯定不少,为啥偏偏看上胖子?因为她知道胖子足够可靠!而且胖子别看嘴上经常花花的不行,实际上真心是个老实蛋。

王兴点点头说,你是不是有事?刚才看你接电话表情都有点不对。

我长出一口气说,是啊!学校里还有另外一个老实蛋等着我过去安抚幼小的心灵呢,行了!你们闹腾吧,我先撤了,明天让蔡鹰给我想办法找出来大老板的行踪。

打了辆出租车返回学校后,雷少强正坐在门岗室跟几个保安叼着烟甩扑克。我装作很平常的样子跟他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往操场的方向走,没一会儿雷少强插着口袋就跟了过来,抛给我根烟说,我发现程志远老从职高赖着不走的秘密了。

我疑惑的问他,啥?

雷少强“嘿嘿”一笑,搂着我肩膀往操场对面的老式教学楼走,那两栋楼是学校的短期培训班,教一些电焊之类的实用技术,因为平常也没啥交集,所以我从来没有来过。

一直走到两栋老式教学楼的背后,是一间很破旧的小院,院里乱七八糟的扔了一些废弃桌椅板凳,到处都是,旁边还有间不点大的小破屋。杂草丛生,甚至还能看到一坨坨的大便之类的,显然很久没人来过了。

雷少强压低声音指了指小破屋的木门说,程志远从里面藏了一些东西,今天下了晚自习的时候。他让我带一辆工具车进来,然后工具车直接开到了这里,拉走一些破旧的桌椅,还有两个纸箱子,纸箱子里具体装的是啥。我不知道,但是完事以后他给了我三千块钱,参与这件事的只有五六个人,除了我以外全是猛虎团的成员。

我皱着眉头深思了一会儿,你一个带路的都给三千。其他人肯定少不了,那俩纸箱子里装的东西绝逼值大钱。

雷少强舔了舔嘴唇说,我怀疑是药!

我当然知道雷少强说的“药”到底是什么,我们几家场子里也经常有卖摇头丸之类的东西,不过我怕出事儿。所以一直都没允许,听到雷少强的话,我有点惊愕的问,有啥根据没?

雷少强摇了摇头说,没有根据,完全就是直觉。

我小声说,你意思是这地方是程志远藏药的一个仓库?

雷少强刚要说话,脸色猛然变了,拉着我赶忙趴到一堆废椅子的背后,紧接着就看到两束灯光射了进来,我看到两个穿天蓝色工作服的男人拎着手电筒,围着小院来回转了几圈,撒了泡尿后就又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以后,雷少强和我小心翼翼的也离开了小院,我俩像搞对象似的从操场的高低杠上坐着。雷少强说:“刚才那俩是学校短期培训班的,看来成人培训班也有程志远的人,这家伙真牛逼,不光糊弄保安跟孙子似的,全学校到处都有他的人。”

我摇摇头说,不止!学校的领导怕是都跟程志远有什么猫腻,你想想拉一车桌椅板凳出去,难道不需要开条么?八成是程志远他老子从背后遥控的吧,打着学校幌子,做亏心的买卖。确实够狡猾,警察怎么查也不可能查到学校里来。

雷少强坏笑着说,那小破屋估计是他们的仓库,你说咱们要是抄了,是不是就发大财了?

我想了想说,千万别轻举妄动,他既然敢让你参与这事,说明里面要么有什么防盗措施,要么就是空的,先了解了解再说吧,如果确定里面真是“药”咱俩马上撤出职高,不争了!

雷少强疑惑的看向我说,三哥你啥时候胆子变这么小了?

我撇撇嘴说,不是胆小胆大的问题,那玩意儿碰不得,不管是卖还是买,逮住了都太危险,况且咱们又不是急需要钞票救命,犯不上跟人死磕。

雷少强点了点脑袋说,知道了。

我俩又唠了一会儿后。我拍拍屁股说回去睡觉咯,走到宿舍门口,我看到陈圆圆两手抱着膝盖蹲在男生宿舍门前的台阶上发呆,疑惑的朝她吹了声口哨说,喂。你干嘛呢?等流星呢还是盼日出?

陈圆圆吓了一跳,看见是我后,又惊又喜的站起来说,成虎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呢。

我点点头说,那你就当没看见我回来。继续坐这儿等吧。

陈圆圆有点委屈的说,我都从这等你一晚上了,你就不能陪我说两句话么?

我摇摇头说,不能!咱俩又不是搞对象的,哪有那么多话唠,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睡吧,我拜托你了行不?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克我?

陈圆圆两手伸开挡在宿舍门口说,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我从一中跑到职高来找你,就算你不感动,起码咱还是朋友吧?陪朋友聊两句怎么了?

我无奈的皱着眉头说,我记得你以前脸皮没这么厚啊?看到我都觉得恶心的不行,咋现在还上赶着倒贴呢?你要是真找不到对象,我可以帮你物色物色。

陈圆圆犹豫了一下说,成虎我看到你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