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程志远请吃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陈圆圆的话,我当即就皱紧了眉头,看来我爸确实是在崇州市,那天晚上我绝对也没有看错,只是陈圆圆都见到他了,是不是意味着我爸现在的处境有点危险,想了想后我问她,然后呢?你是想威胁我还是准备去举报?

陈圆圆黑白分明的眼睛瞬间瞪大,盯盯的望着我说,成虎难道我在你心目中难道就这么恶毒么?

我笑了笑说,还好吧,那你告诉我,你的意思是什么?难不成你能找到我爸?

开玩笑,警察都抓不到我爸,陈圆圆要是知道他老人家躲在哪。早就可以破格加入公安局了,我只当成是她没话找话想跟我套近乎罢了,没太当成一回事。

陈圆圆张开嘴巴刚要说话,我就看到从田伟彤从我们寝室里出来抽抽搭搭的往出走,一边走一边摘下来脸上的眼镜框抹眼泪。我朝着他喊了一声,田伟彤一看是我立马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似的“哞”的一嗓子跑了过来,好像受了天大委屈。

我冲陈圆圆撇撇嘴说,下次再聊吧,关于看到我爸的事情,希望你能别声张,就当看在老乡的面子上。

陈圆圆刚开开口说,成虎你爸他...

我不耐烦的推开他说,能不能有点眼力劲儿?没看见我有事么?一个女孩子家深更半夜的不回寝室从男生宿舍呆着你是有多空虚?走走走,赶紧该去哪去哪。

陈圆圆的眼中瞬间罩上了一层雾气。眼见是要掉眼泪,轻声问我:“成虎,你就那么厌恶我么?”

“知道还问?你烦不烦?”我不耐烦的拽起田伟彤就往操场的方向走,不再理会陈圆圆,陈圆圆一个人从宿舍门口又站了几分钟后,才回女寝楼。

走到操场上我没好气的问田伟彤,你特娘的怎么回事?大半夜不睡觉,哭撇撇的出来,是打算回家奔丧还是咋地?

田伟彤鼻子一抽一抽的蹲在地上哭,我说,那你哭吧,啥时候哭高兴了再来找我。

他赶忙拽住我裤腿说,虎哥我失恋了。

我“嗯?”了一声,饶有兴趣的蹲在他跟前问,你啥时候恋的?暗恋难道还能失恋?咋拉?你梦中情人生小孩儿了?

田伟彤“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过,大晚上的我俩从操场上蹲着,小风再“嗖嗖”的一吹,真有点拍鬼片的即视感。

我点着一根烟塞到他嘴里说,抽根烟吧,边抽烟边哭嗓子不容易哑。

田伟彤抽泣的着说,虎哥,你能不能别调侃我了,我现在心里可难受了。你说到底是为什么小芸就是看不上我啊?

虽然我不知道他嘴里说的这个“小芸”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看田伟彤为她居然哭成这个逼样,我估摸着应该是他一直心心念念说的那个小对象吧,我拍了拍他肩膀说,看不上就看不上呗。咱班女生多了,随便拉一个凑合过,反正晚上一关灯,啥啥都一样,人嘛别活的那么虚伪。

田伟彤哽咽的告诉我,小芸一直想要部诺基亚出的新手机,他就拼命的节衣缩食,放暑假的时候到快餐店打了两个月的零工,好不容易存够钱,今天下午放学爬墙出去买回来了,晚自习的时候送到小芸班里,小芸当时欢呼雀跃的啵了他一口,还说要做他女朋友。

我说,这不是好事嘛?你哭啥?因为自己的爱情感动了?

田伟彤摇摇头说,结果下了晚自习,我看到小芸和一个男生搂搂抱抱的往学校外面走,我送她的手机那个男生拿在手里玩,我追上去问她去哪,小芸说不用我管,然后我就没敢再多问。一直从女寝楼下等她回来,结果等到十二点多也没见到她回来。

我说,说不定是人家哥哥啥的呢,别乱想,既然她都答应当你对象了,应该不会那么两面三刀吧?话说你是也是够拼的,一副眼镜舍不得配,居然舍得花几千块钱给人买手机,服!

田伟彤拼命摇摇头说,不可能是她哥。你见过谁哥会摸自己妹妹屁股和胸脯?

我说,卧槽!兄弟,你这是让人绿了啊?他俩就当着你面搂搂抱抱的?

田伟彤点了点,我撇撇嘴骂:“活JB该!这么怂,人家没当你面磕一炮都是给足你面子了,这样的娘们,你还舔个逼脸为她哭?值不值?”

田伟彤摇摇头说,我只是想把手机要回来,她既然不喜欢我,为啥要收我东西?

我没好气的说,白给的谁不要?那小婊砸和他的小奸夫都是哪个班的?明天我帮你要回来。

田伟彤抽了抽鼻子说,都是机电办的。

我顿时间有种想扇烂自己嘴的冲动,没事给人瞎JB承诺干啥,机电办是我们旁边的那栋教学楼,也是程志远的所在的楼,最近躲这个孙子都来不及呢。

我干咳两声说,兄弟你看这样成不?明天咱们不吵不闹就去把手机拿回来,感情这种事情嘛,就算没在一块儿也尽量不要撕破脸皮,毕竟你曾经深爱过她,对吧?

田伟彤点点头说,我一点都不怪小芸,她肯定是有苦衷的,以前的她淳朴善良,处处为人着想。

我吐了口气说,多少傻逼一怒为红颜,多少红颜不要个逼脸,行了别絮叨了!咱们赶紧回去睡吧,明天要是又有班主任课,老子还得从教室门外站着,体力有点跟不上。

回寝室以后,简单洗漱了后,我躺在床上开始寻思,猛不丁想起来刚才陈圆圆欲言又止的样子,难不成她真知道我爸在哪?我心底一阵犯嘀咕。想想根本不可能的事儿,摇摇头翻身睡着了。

可能是晚上喝了点啤酒的缘故,睡到后半夜我让泡尿给憋醒了,提着裤子往厕所跑,跑到走廊的时候可把我吓坏了。有个黑漆漆的影子正从我们寝室门口“蹭蹭”的磨着什么,我撞着胆子骂了句,什么玩意儿?

田伟彤的声音传了出来,稍微有些沙哑的说,虎哥是我。

我吐了口唾沫骂,你他妈有病吧?不睡觉从哪干啥呢?

田伟彤从黑暗中站起来手里拎着把不到半米长明晃晃的除草刀冲我说,虎哥我磨刀呢,上次不是你跟我说的嘛,谁欺负我就往死壳,那男的抢我对象不说,还把我送给小芸的手机占为己有,这么欺负我,我坚决不能惯着了。

田伟彤的话带着一股子寒意,把我的尿劲儿给生生憋了回去,我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说。兄弟不至于哈,一部手机而已,明天哥帮你要回来不就完了,女人的心抓不住,那是咱没本事。大不了回头我再给你介绍几个好看姑娘,快把刀收起来,这些事情都不叫事儿,我给你保证!为了一对贱人搭上咱自己不值得。

在我的劝说下,田伟彤总算老老实实的把除草刀给扔到床底下。我也彻底没了睡意,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五点多钟了,寻思好久没有晨练过了,我干脆穿好鞋子,跑到操场上慢跑。

从操场上跑了五六圈,我发现程志远居然也从宿舍楼里出来,一身大红色运动装来到操场,见到我的时候他也很诧异的,朝着我微微一笑打招呼,你也有晨跑的习惯啊?以前没见过你。

我摇摇头说,没有!我是昨晚上吃撑着了睡不着,出来溜溜食,远哥每天早上都跑啊?

程志远笑了笑说,我也不固定!想起来一阵是一阵,头天晚上没喝多。第二天基本上就来跑两圈,关键总是喝多,哈哈!

我也跟着笑了两声,程志远一开始给我的感觉完全就像是个纨绔,狗屌不是,仗着自己老子是道上大佬,从外面胡作非为,随着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这家伙其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不可能把职高整理的有条有框,要知道陆峰最牛逼的时候,一中不服他的声音还有好几伙。

之后我们谁也没搭理谁,个人锻炼个人的,但我知道这家伙一直都在暗中窥视我,一直到早上六点多,操场上的人慢慢多了起来,程志远走过来拍拍我肩膀说,中午一块吃个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