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动了情的弱者 【为bigcannon玉佩捧场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远哥想去哪吃随便挑地方,我请客!

程远志蹲下身一边系鞋带一边说,我这个人不习惯让小弟请吃饭。

“小弟?”我疑惑的望向他,他嘿嘿一笑说,你是大强的发小,大强子是我小弟,你可不就是我小弟嘛,哪有小弟请老大吃饭的道理,中午放学咱们从校门口见吧。

我捏了捏鼻子说,好!就转身往宿舍走,心底寻思这狗日的是警告我呢,还是有想法要把我收进他的猛虎团?回到屋里田伟彤已经醒了,木头似的倚靠在床头发呆。两只眼睛很空洞的盯着墙壁,可能是一眼没睡好,我他的眼球里遍布血丝,配上他此刻的面无表情,属于有点狠茬子的味道。

别人或许不懂。但我太清楚他的感受了,当初我追陈圆圆的时候好像也犯过这种傻事,而且田伟彤家是农村的,家庭条件一直不太好,我了解村里孩子想攒几千块钱的困难程度,好几次我看到这小子为了省钱下午不吃饭,就从寝室带着睡觉,不过他对我挺大方的,经常把早餐给我买回来。

我伸手从他脸前晃了晃说,嘿!你特娘从这儿跟墙相面呢?

田伟彤抹了把眼泪说。虎哥你跑哪了?刚才睁开眼没看着你,我还以为你又旷课了呢,饿不饿?我给你带早餐回来。

我说,一块去吧,省的你路上再想不开一头撞死在旗杆底下。

田伟彤直勾勾的望着我问,虎哥有没有什么办法,简单快捷的报复一个人。

我拿起饭盆搂着他肩膀往外走,点头说:“有啊,你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带条麻绳儿吊死在你仇人门框底下,保管他的吓得屁滚尿流,二逼不二逼,不就一个烂手机和闺女么?寻死觅活的,丢人不?”

田伟彤搓了搓红通通的眼睛说,我不恨小芸,就是恨那个横刀夺爱的人。

我撇撇嘴说,你咋知道是人家横刀夺爱,不是你的小芸水性杨花呢?

田伟彤的眼珠子当时就红了,死死的瞪着我低吼,虎哥你开别的玩笑行,但是不许这么侮辱小芸,你要是这样,我可跟你翻脸了!

我愕然的盯着他那张几乎扭曲的脸,半天没缓过神儿来,自打我来职高头一天就认识这小子了。一直以来他都表现的跟个受气包似的,别说跟人动手动脚的打架了,班里的女人朝他吐唾沫,他都从来没有急赤白脸过,头一回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还是冲我,看来动了情的弱者,真的可以变得比狼更狠。

我摸了摸他脑门说,兄弟你吃春药了吧?

田伟彤吸了吸鼻子,立马又恢复成平常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朝着我小声说,虎哥你别那么说小芸,我了解她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生,肯定是那个男生威胁她的。

我戳了戳他脑袋骂,新买的手机给人玩,让人从学校门口动手动脚的吃豆腐,这要是被威胁的,我特么从五楼顶上蹦着跪下来,傻逼都知道人家看不上你,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田伟彤胸口剧烈起伏着,死死的盯着我喘气,反正我就是不许你胡说小芸。

说着话我们来到了食堂,我把饭盆递给他说,说的跟谁稀罕提你那点破事似的!去帮老子打份汤,再买俩肉包子过来。

田伟彤拿起饭盆就去前面排队。没一会儿老实蛋端着两盆汤和两个包子走了回来,我皱着眉头问他,咋就买了俩?

田伟彤吸溜了口汤说,我不饿,就不吃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是不是没钱了?

田伟彤摇摇头说,还有!我一瞅他那模样就知道兜里肯定空了,从口袋掏出来二百块钱拍给他说,拿着先用,给我买好几回饭了。我都没给过你钱,不够再管我要,别多想啊,借你的!

田伟彤急忙把钱推开我说,虎哥我还有二十多呢,真的。

我骂了句,什么尼玛蒸的煮的,拿我当哥们看就老实把钱收起来,不拿我当兄弟看,钱还我,以后老子也不用你给打饭了。

我俩正推搡的时候,田伟彤的眼睛突然直了,表情凶狠的瞪着前面的打饭窗口,我回过头去看,见到有个穿一身破洞牛仔的小青年正和一个女孩正卿卿我我的端着早餐坐下来,距离我们还挺近,我看他们的时候,那俩人正好坐下来吃饭,女孩一脸贱不溜秋捏着汤匙喂男生汤喝,眼神还故意往我们这头瞟了一眼。

我听到田伟彤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的乱响。

女孩长得挺一般的,扎着条粗马尾,侧脸上还有一小片雀斑,上身穿件条纹的短袖,底下穿件白色的牛仔裤,底下套双登高鞋,洋不洋、土不土的,估摸着应该就是田伟彤嘴里说的那个“小芸”。

我说,长得跟特么地沟油泡过似的,你稀罕这种款型的啊?

田伟彤气呼呼的问我,你说谁?

我说,当然是说那个男的呗,就是他俩骗你手机呗?

田伟彤点了点脑袋,我咬了一口大包子歪着膀子就走了过来,径直坐在这对狗男女对面,直接忽略那颗“烂白菜”。我朝着男孩微笑说,兄弟你好像拿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估计是觉得自己马子从旁边,男孩“啪”的拍了下桌子,嘴里喷着饭粒就站了起来,指着我骂。草泥马,你算那根葱,知道我跟谁混的不?

其实我最膈应这种动不动就抬背景,搬身份的损篮子,我朝着他吹了声口哨说,嘿!哥们,我又不是来跟你打架的,你爱跟谁混跟谁混呗,从食堂吵吵啥玩意儿,显摆自己校园黑涩会的高贵身份呗?

男孩让我怼的没话说,恶狠狠的吓唬我说,我知道你是那个废物喊过来的帮手,明白的告诉你,手机给了我媳妇就是我媳妇的,让我还回去想都他妈别想。不服气中午放学咱们就到宿舍背后的地方磕一下!

我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按到桌上的汤盆了,拎起旁边的饭盆朝着狗日的后背“咣咣”就是一顿猛砸,旁边的小芸急眼了,站起来就要推我。我两眼一瞪骂了句,滚!

小芸犹豫了一下,扭着大屁股就往食堂外面跑。

然后我薅起那小伙的头发,甩开膀子就是一记大耳光呼在他脸上,狗日的满脸都是米汤。粘的我手上黏糊糊的,我冷笑着说:“小逼崽子,你跟谁俩唔唔喳喳呢?手机呢?麻溜给我掏出来!”

小伙还不服气,用力扯住我脖领子,想跟我比划比划,我两手揪住他头发照着桌上狠命一磕,顿时间老实了,捂着鼻子“嗷嗷”惨叫起来,我顺手去翻他口袋,从裤兜里掏出来款新手机,拍了拍他后脑勺说,老子计算机二班的,我叫赵德柱,不服气随时喊人干我,我等你!

然后我回过头准备喊上田伟彤走人。却发现老实蛋不知道啥时候没影了,我俩的饭盆还搁桌子上摆着呢,我心说这小子也太怂了,摇摇头苦笑一声,把饭盆洗干净就往外面走,结果刚出了食堂口,就看到小芸带着五六个少年就把我给堵了。

我摸了摸后脑勺笑着问,咋地?想壳一下呗?

有个剃着大光头的少年指了指我问小芸,是他不?

我不耐烦的吐了口唾沫骂,你是你麻个痹,再指我一下试试?然后朝着他背后喊了一嗓子:“马新跃去给我喊人!”几个人全都条件反射的回过了头,我趁机拎起饭缸子“咣”的一下就砸到了那光头的头顶上,声音太挺清脆的,然后我抬腿一脚踹翻他,随手拽住旁边一个家伙的衣领,摔跤似的把他给扳倒在地。

这回我没打算跑,就准备硬碰硬的干一架,正好检查检查最近的实力。

谁知道我刚刚绊倒一个小子,就看见田伟彤拎着除草刀疯跑了过来,“啊!”的吼叫一声,没头没脑的照着之前那个光头后背就抡了下去,我赶忙扯着嗓门喊,老实蛋别特么冲动。

不过为时已晚,那光头惨嚎着就趴到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