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闹大就闹大/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伟彤一脚狠狠跺在光头的脑袋上,瞪着两只通红的眼珠子,眼圈四周稍微有点发白,应该是长期戴眼镜留下的痕迹,此刻看起来格外的瘆人,他一手胡乱抡着除草刀,一边愤怒的咆哮着:“草泥马,欺负人是吧?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

怒吼完,田伟彤朝着旁边的一个小青年又猛地劈了下去,那小子反应速度挺快的,赶忙往后躲退身体,险而又险的避开了。

然后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很有默契的撒腿就往食堂里面跑,因为正是吃早饭的时间,当时周围的人很多。不少同学纷纷往我们这头聚堆,田伟彤咒骂着就要往食堂里面撵,我赶忙搂住他说,老实蛋你别特么冲动!真打算去监狱里面吃牢饭啊?

田伟彤这会儿真的是完全失去理智了,拼命的挣扎身体想要把我推开。喷着唾沫星子咆哮,卧操特妈的!老子今天豁出去了,我不好过谁也别想舒服!

而罪魁祸首小芸睁着两只大傻眼,从旁边呆滞的望着田伟彤,估计打死她也想象不到这个平常老实到走道都怕踩死蚂蚁的怂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暴躁。

我使劲搂住田伟彤的腰往后拖拽,谁知道我越拽他,他反而越来劲儿,拼了命的想要往前冲,我猛地松开他,他借着惯性一头冲了出去,踉跄的摔倒在地上。

我指着他鼻子怒骂,傻逼玩意儿,去吧!把里面的人通通都宰了!一个也别留活口,不然你肯定被枪毙,你他妈好像智障,为了个不喜欢你的娘们喊打喊杀有用么?你的命是你爹妈给的,就算不想要了也是还给他们,你有什么资格这么祸祸自己的小命?往小了说你是个懦夫,往大了说你就是不孝!

田伟彤傻愣愣的望着我,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嘴皮干涩的小声嘀咕,虎哥...

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骂,当初老子还拍着胸脯保证要保护你三年好好学习呢,你学你麻个痹,念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你爹妈养你有个篮子用?喂条狗还知道不弃主,臭傻逼!

不等我说完,田伟彤从地上慢慢爬起来,面红耳赤的朝着我小声说,虎哥我错了,我确实不应该怎么挥霍自己的小命!

围观的人群中我看到了陈圆圆,她正一脸担忧的望着我,我长出一口气拍了拍田伟彤的肩膀说,老子也曾经像你这么二逼过,不过还好找准了方向。你不适合从社会上打打杀杀,好好读书,将来让那些看不起你的狗娘们肠子悔青,哭着喊着求你原谅,那特么才是老爷们应该办的正经事!

说完话我特意瞄了一眼旁边的小芸。不屑的吐了口唾沫,不瞎说,这女孩长得也就是张大众脸,别说放在不夜城,就算从职高里都显不出来她优越,明明没有林小梦的脸,却学了林小梦的贱,如果不是田伟彤钟意她,我真想一巴掌把狗日的呼到澳大利亚,让她去和袋鼠跳恰恰。

田伟彤也是够没出息的,这娘们都对他那样了,居然还舔个脸走到人家对面声情并茂的说,小芸祝你幸福,如果不开心了,或许他欺负你,你就回来找我!

我一胳膊搂着他的脖颈拽着往宿舍方向走,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兄弟,就算分手也分的有点尊严,那种娘们心是铁做的根本捂不热!

路过那个光头少年身边的时候。我还故意踹了他一脚,田伟彤刚才根本没砍到他,顶多也就是划破块皮,这孙子却好像被踢着蛋似的,从地上“哼哼啊啊”的直叫唤,简直就是个演技派,

我俩走出去没两步就看到七八个保安拎着橡胶辊冲了过来,小芸指着我们出着一副破锣嗓门呼喊,就是他们持刀伤人的,保安大哥快把他俩抓起来!

这帮保安当时就把我们给围了。我心底一阵冷笑,真是一帮拿人钱不干人事的杂碎,之前教学楼里那么干仗没见过他们动手,我们从食堂门口稍微热闹了一下,马上就跟狗似的冲出来维护正义,这里面要是没猫腻,把我脑袋割下来。

我抽了抽鼻子挤出个笑脸说,需要怎么处罚和赔偿,你们开口就行,我们照办!

田伟彤一下子挡在我前面说,人是我伤的,要抓要罚找我就行,跟我朋友没关系!

领头的一个保安嘴里叼着根烟,骂了句:“还挺牛逼!”一帮保安抡着橡胶辊就朝田伟彤招呼起来,田伟彤是个老实人,从小到大都够呛打过几次架,刚才只不过是凭着心里一口闷气才会表现的疯疯癫癫,现在清醒过来,根本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

话都还说完,就被六七个保安给抡倒在地上,这帮保安是真狠,围着田伟彤发泄似的猛招呼,我赶忙跑过去推开一个保安揪着他脖领骂,卧槽尼玛,有事说事。你动手干JB!

那保安推了我一把,抬起胳膊就准备往我头上打,我一把勒住他脖子就将他给扳倒在地上,顺手夺过来他手里的橡胶辊,没头没脑的往另外一个保安的后背打了两下。

这个时候所有保安全都把矛头对准了我,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干他!”五六个保安就好像疯了似的往我跟前扑,“你们凭什么打人啊!”陈圆圆急急忙忙的从围观的人群中跑了出来,指着保安骂,职高花钱是请你们保护我们安全的,不是让你们来欺负我们!

紧跟着又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也匆忙挤了过来。搀扶起田伟彤,指着领头那个保安说,刚才打人的命令是你下的对吧?我倒要打电话问问教育局管不管这事儿!说话的女生正是跟我关系一直都不错的柳玥,柳玥八成是刚从校外回来,肩膀上还背着个单肩包。

我拨拉开陈圆圆和柳玥,将满脸是血的田伟彤背起来,用力撞开领头的那个保安冷笑指着他脑门说,今天的事情咱没完,不管你是想讲理还是私底下碰碰我都奉陪到底。

保安可能有点傻眼了,摸了摸自己鼻孔底下的大痦子。盯盯的望着我离去,我当他的面拨通了虾哥的电话,虾哥今天挺给力的,早早就醒了,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兄弟?

我说,哥!你带几个人到学校一趟,我让保安给打了!

虾哥立马清醒过来,急忙冲我说,等我十分钟啊兄弟。我马上就到!

田伟彤趴在我肩膀上说,虎哥我真没事,放我下来自己走吧。

柳玥和陈圆圆从后面拖着田伟彤,柳玥声音很小的说,班长你别吭声,今天不管怎么处理咱们都有理。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闭嘴,今天的事情老子必须给你个公道。

从校门口等了十几分钟,虾哥就开辆丰田的越野车来了,我让他先安排人把田伟彤送进医院,虾哥招呼了一个小弟开车送田伟彤去医院,临走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他小弟,花点钱让医生出个伤势鉴定,只要是轻伤,就构成判刑。

然后虾哥又问我想怎么处理?

我想了想说:“找七八辆工具车把校门口给我堵了!”

虾哥犹豫了下说,这不好吧?万一校方报警...

柳玥从旁边掐着小腰说,报警咱也有理,放心吧这事儿职高的领导不敢闹大了。

我舔了舔嘴唇看向食堂门口的方向,刚才我们干仗和被打得时候程志远一直都站在那里观望,我这么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确实想帮田伟彤要个公道,第二就是想看看最后事情闹大了,学校会不会让程志远出面跟我谈,只要他肯出面说明两者的关系肯定不简单,我刚好也可以借着这次事情打开自己的知名度。

虾哥沉思了几秒钟后点点头开始打电话,没多一会儿七八辆工具车就横七竖八的将校门口给堵的严严实实,我盘腿坐在地上很嚣张的点燃一根烟,今天的事情我想的清清楚楚,能妥善处理就处理,处理不了就给王兴他们打电话,把所有兄弟拉过来,跟程志远干一架,然后我风风光光的走人,反正职高如果真是他们藏药的仓库,我肯定是抢不赢八号公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