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 唇枪舌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虾哥带了六七辆出租车把校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我盘腿坐在大门口悠哉悠哉的抽烟,陈圆圆呆在我旁边,怎么撵都撵不走。

我让虾哥叫司机们把车全锁了,该忙啥忙啥去,然后静等校方的人出来处理事情,话说职高的领导们确实也真能沉住气,早上六七点发生的事情,一直拖到中午十一点多钟才有个管后勤的主任带着我们班主任过来找我谈话。

俩狗逼是真不会谈判,明明自己不占理居然对我还连威胁带恐吓。意思是我如果不马上让车开走,就把我和田伟彤都开除了,而且还要报警抓我们,告我影响校园秩序,我直接没甩他们,冷笑着说:“爱怎么滴怎么滴,这事儿不处理。”

之后俩傻狗就熄火了,夹着尾巴跑回办公楼,估摸是找学校的领导们商量应该怎么应对吧。

我也不着急,索性等着他们慢慢研究计划,中午十二点左右学校放学了,基本上全校的学生都知道我带着几辆车把校门口给堵了,很多人饶有兴趣的端着饭盆子边吃饭边蹲在不远处看我。

我感觉自己跟动物园供人参观的小猩猩似的尴尬,对学校的恨意不由又加深了几分,心说这次我要不把他们讹的尿尿就泛黄,就把赵字抠下来。

陈圆圆怕我饿着了,忙前跑后的帮我又是打饭又是买饮料,我虽然嘴上啥也不没说,不过心里真心挺感动的。

差不多捱到快一点多的时候,学校里几个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领导总算按耐不住了,挺着啤酒肚牛逼哄哄的围住我问我打算怎么处理?我冷笑着说,我们是受害者,怎么办你们说了算。

后来学校的一把手,一个姓周的校长说,让保安公开给你们道歉。完事赔偿田伟彤的住院费用和一些损失之类。

我不屑的摆摆手说,拉JB倒吧,啥时候把态度端正了再来跟我谈,我耐心有限,等到你们下午五点半,如果还是拿不出个合适的方案,就给教育局和警局打电话,咱们到时候经公处理吧。

几个校领导苦口婆心的又从旁边劝说了我半天,我干脆谁也不搭理,叼着香烟仰头看向远方,只当是旁边一群苍蝇哼哼,看实在说服不了我,他们从旁边又站了一会儿就灰头土脸的滚回了办公楼。

几分钟后,程志远总算出现了,他是一个人来的,笑眯眯的蹲到我跟前,递给我一支烟,并没有直入主题,而是很随意的跟我闲扯了一会儿,陈圆圆从旁边警惕的望着他。因为上次陈志远揍我的时候她也在当场,估计她害怕程志远又会对我不利。

扯了几句后,程志远面色正经的说,兄弟你肯定也知道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我真不想趟这滩浑水。可是学校领导平常对我很照顾,不如卖我个面子,这事儿咱们让学校赔点钱算了,需要赔多少你说个理想价,我去帮忙沟通,你看怎么样?

我摇摇头微笑着说,不怎么样,如果是我挨揍了,远哥您一句话的事儿,一毛钱我都不要,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可关键挨打的是我朋友,上学第一天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他,会保护他三年,这不是让我自己打脸么?

程志远面色一冷,眯缝眼睛说,那兄弟的意思是不给我面子咯?

我说,远哥的面子必须给,但是我们今天当着那么多人面被打了,总不能就这么悄悄的散场吧?不然以后谁都拿我们当软柿子捏。我们未来的几年还怎么从职高继续呆下去?

程志远沉思了一会儿说,这样吧,待会我帮你问问学校能不能就这件事情咱们全校开个大会,让动手的保安当着全体师生的面给你们道歉,我这个学生会主席替他们做担保,这样面子里子都有了,还不破坏咱们哥们之间的感情。

我扬起嘴角笑了,朝着程志远说,敢情远哥原来还是学生会主席啊?既然您都亲自开口了,小弟再逼逼就是不给您面子。让保安当众道歉,再赔偿十万块钱的医药费,这事儿一笔勾销,不然就经公处理,是非对错让警察帮着评定!

程志远皱着眉头说,十万是不是有点多了?

我一语双关的笑着说,如果警察介入的话,十万还多不?职高可是市里的名校,光是门口那块牌匾应该也值几十万吧?远哥放心,这事儿肯定不能让您白忙,除去我哥们的医药费,我拿一半出来孝敬您。

程志远想了想后,拍拍我肩膀说,那我先去给学校商量,具体结果不敢给你保证,但是我肯定会尽量争取,你是大强子的兄弟,也是我小弟,吃亏的事情指定不会让你们干。

我舔了舔嘴唇笑着说,我是大强的兄弟!但是并没有附和他后面那句“也是他小弟”的话。程志远笑了笑,拔腿往教学楼走去,二十多分钟后,程志远和当初介绍我还上学的那个副校长走了过来,程志远微笑着说,学校最近经费紧张,最多只能拿出来八万,另外公开形式的道歉也不太可能,毕竟影响学校名誉,但是委派我当代表。请你们哥俩吃顿饭,道个歉,兄弟我真是尽力了。

我心目中的理想赔偿其实是“五万”,而且开不开大会的都无所谓,我的目的只是要让程志远跟我服个软。抬高自己的地位,既然一切都按照预计的走,我也没用继续难为他,屁颠屁颠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冲着他说。远哥费心了。

程志远摆摆手说,无所谓!我这个人最重感情了,自己兄弟不吃亏比啥都强,那兄弟能不能先让车都撤了,毕竟总从学校门口堵着也不好看。

我点点头说。当然没问题了!

就给虾哥打了个电话,半个小时候堵在校门口的工具车慢慢散去,程志远搂住我肩膀拉到旁边小声说,兄弟原来是跟虾哥的,我家老爷子跟虾哥关系也不错,咱们说起来都不是外人。

我一脸狂喜的朝着程志远各种抱拳作揖说,以后还得麻烦远哥多照顾,不知道医药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手?

虾哥曾经亲口说过,他和八号公馆的老板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说明两人肯定就不认识。程志远说这话说明他应该是暗中调查过虾哥,这样一来他对我应该更加不会怀疑,这也是我当时喊虾哥,没让王兴他们过来的根本原因。

我之所以刻意提到医药费和表现出来一股贪婪的样子,其实也是为了给他一个假象,让他以为我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喽啰,这次的事情就是奔着讹钱来的。

程志远拍拍我肩膀,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笑着说:“下个礼拜吧,毕竟学校筹集这么大一笔款子也需要时间,互相理解下,等你朋友出院了,我请客,咱们兄弟好好的聊聊,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对我藏着掖着了。”

我忙不迭的点点头。尽可能装出一副小人的嘴脸。

这样事情基本已经处理完善,我说要去看看田伟彤就离开了学校,陈圆圆跟屁虫似的陪在我身后,坐进出租车以后,我脸上的笑容慢慢冷下脸,余光瞟了一眼站在校门口的程志远。

程志远不知道在跟什么人打电话,我看他的时候,他还一脸笑意的朝我摆手。

我小声嘀咕,看来这孙子跟学校的关系真心不一般,这种事情居然都能出面解决。

陈圆圆从旁边轻声说,成虎!之前那个蓝毛找过我,问过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我皱着眉头问她,你怎么说的?

陈圆圆说,我就说你没爹没妈,一直都在县城念初中,最近才来的市里。

我冲着陈圆圆微笑说,总算你的脑子和胸成正比了一回,话说你今天一直陪在我身边难道不害怕被开除么?

陈圆圆摇摇头说,我不怕,我来职高就是为了你,如果开除可以让你对我的态度好一点,我觉得无所谓。

我愣了一下,冲她撇撇嘴骂了句,傻狍子。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猛地听到一阵摩托车的喧嚣,紧跟着我旁边的车窗玻璃就被人“啪”的一棍子砸了上去,外面突然出现四五辆摩托车,每辆车上坐两个人,手里都拎着铁管正“咣咣”的怒砸出租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