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 世间文字八万个/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上病房门的那一刻我看到陈圆圆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哭,甚至于我对她的哭泣都快感到麻木了,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她是真的哭了,而且是特别的伤心那种。

我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钟,最终兄弟情义还是战胜了一切,或许我本心里还是没办法原谅陈圆圆吧,我为自己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借口,叹了口气说,拔腿就往楼下走。

我心烦意乱的耷拉着脑袋,也没注意看脚下,冷不丁被一双伸在走廊里的腿给差点绊倒,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句,操!

绊倒我的是个两手抱在胸前,低垂着脑袋正打瞌睡的青年,青年头上罩着顶鸭舌帽,一身浅白色的牛仔装。骂了他一句后,我继续往前走,冷不丁那人懒洋洋的出声了:“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赶忙回过来脑袋,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望向他,当时就结巴,伦..伦哥?

青年嘴角微微向上一扬,一把摘掉脑袋上的鸭舌帽朝着我伸出个中指坏笑,傻篮子想哥没?

我心底一阵激动,赶忙一把搂住了他,使劲拍打他的后背。有点语无伦次的说:“哥,你不是应该在监狱么?不对,难道你越狱了?卧槽,你咋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先跟我走!”

伦哥一巴掌轻甩在我后脑勺,笑骂说,你当监狱是特么澡堂子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尼玛越狱,借给哥俩脑袋,哥也没那本事啊,是文哥把我整出来的。

我这才松了口气问他,你怎么会好好的出现在医院呢?

伦哥撇撇嘴说,老子说来割包皮的你信不?还尼玛为啥好好的出现在医院,大哥今天重获自由以后就直接跑到职高去找你了,结果你丫正牛逼带闪电的堵校门口,后来又一路跟到你医院。

我抽了抽鼻子没吱声。

伦哥递给我根烟,撇撇嘴巴说,最近是不是有点飘了?感觉自己这个三号街的大掌柜了不得啦,崇州市都快容不下去你了,各种耀武扬威,各种四面树敌?

我说,没有啊!

伦哥戳了我脑门一下说,文哥让我告诉你,从职高搞程志远算啥本事,你应该直接带着这帮兄弟扛着雷管去炸八号公馆。

我“啊?”了一声,疑惑的看向伦哥。

伦哥恨铁不成钢的骂,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个啥状态不?待会自己照照镜子瞅瞅去,黑眼圈、白鼻头,我再给你整身袈裟,你都能皈依我佛了,带着孙猴儿去取经了,混了个大掌柜看把你现在得瑟的,你还能分得清东南西北不?

我有点不服气的犟嘴,一中的实力已经饱和了,我想要再继续拓展难道有问题么?凭借咱们现在的一两百号人,别说跟上帝拼了,就是跟刘胖子恐怕也整不过吧?

伦哥点点头说。你说的确实没问题,我只问你一句话,咱们和八号公馆有深仇大恨么?

我说,没有。

伦哥接着说,先不说你能不能干的过程志远,就算你真拿下来职高。你能玩得过八号公馆不?八号公馆既然不怵不夜城,难道真没点自己的底子?你让人欺负了,你爹还知道出来保护你呢,别说一个流氓头子,你想想因为争夺个破职高,招惹上八号公馆,到底是聪明还是傻?

我愣住了,一直以来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疯狂的拓展实力和尽量不引起八号公馆的注意,可却从来没想过,纸永远不可能包住火,真跟程志远撕破脸皮那一天,八号公馆怎么可能轻易饶了我。

我咽了口唾沫说,那现在咋整?已经跟人杠上了。

伦哥没好气的撇撇嘴说,给文哥聊聊,他等着你呢。

我有点心虚的拨下了文锦的号码,电话刚一接通,文锦皮笑肉不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最近还好吗咱们的大掌柜?听说你现在混的风调雨顺,眼瞅都要把职高给夺下来了,果然是少年英雄啊,下一步是不是准备整合八号公馆,然后剑指不夜城呢?

听完文锦的冷嘲热讽,我尴尬的咳嗽两声说。老师,我真心向你求学。

文锦不屑的冷笑两声说,这次求学比较贵,会用掉两次机会,你用还是不用?

面对文锦的趁火打劫,我一点办法没有,真如同伦哥跟我分析的那样,或许今天晚上三号街就撑不过去了,我犹豫了一下说,用!

文锦乐呵呵的说,目前程志远不知道你偷袭过他,就算知道也无所谓。老狼已经死了,死无对证,而且你能为他创造更高的价值,那点小仇恨可以忽略不计,不夜城这边上帝对你将信将疑,你也可以趁机给上帝表表忠心,人一定不要太聪明,聪明了会被人惦记,我给你的建议是左右逢源。

我赶忙问,怎么个左右逢源法?

文锦说,那就是你的事儿了,我免费提醒你一下,八号公馆只有不到半条三号街那么大,凭什么可以跟不夜城媲美对抗,肯定是有自己的非常手段,不一定要当朋友,但是在没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尽可能别当敌人。

不等我再说什么。文锦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伦哥搂住我肩膀说,其实我知道这事也不怪你,如果让我在十七岁的时候就混上三号街的大掌柜,我指定比你还飘,要是没俩蛋吊着估计都能蹿上天,走吧!我陪你去跟程志远见一面。

我说,那孙子让我一个人去。

伦哥撇撇嘴说,好歹咱也是三号街上的扛把子,出来进去的能不带个司机嘛,而且哥不放心!

伦哥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腰,我看到那里鼓囊囊的,隐约是个手枪的形状。我说,哥你这刚出来,别因为我再犯事了。

伦哥满脸不在乎的打了个哈欠,拽住我就往楼下走,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门前停了一辆纯白色的奥迪车。伦哥心疼的抚摸着奥迪车前脸说:“这可是我费白天劲儿跟文哥借的,希望那个损犊子千万别动手,不然文哥肯定扒了我的皮。”

坐进车里,伦哥风驰电掣的载着我就往职高蹿,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兴给我打来电话说,陈圆圆根本没在病房。

我迟疑了一会儿说,就从附近找找吧,找不到就算了。

伦哥斜嘴咬着烟头看了我一眼说,把心先收起来,待会看看程志远跟你谈什么,你感觉能答应的就点头同意。感觉没法答应的就摇头,放心吧!今天哥肯定带着你全身而退。

我说,哥你待会自己小心点。

伦哥爽朗的哈哈大笑说,哥连死都不怕,你觉得这世界上还有啥能吓到我的不?

完事后,伦哥嚣张的按了两下车喇叭,门口的保安走过来探头,我把车窗玻璃放下来,朝着他说:“校长让我过来拿医药费的。”

保安啥话没敢说,赶忙将大门给打开了,然后我俩径直蹿向了老教学楼背后的仓库院里,远远的我就看见雷少强正被俩人给按着。不过这货脸上和身上没有任何受伤的地方,我这才放下心来。

程志远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破板凳上面,看到我们进来,还像老朋友似的招招手,院子里大概能有三十多个少年,基本上都是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胳膊上赫然纹了一只虎头。

我快速从车里下来,伦哥保镖似的站在我旁边,程志远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我面带笑容的伸出手说,三哥你好,看来咱们得重新认识一下!

我想了想也假惺惺的跟他握到一起,微笑着说:“远哥之前是我不对。,我实话实说我就想混个职高的毕业证,没有别的心思!”

程志远摆摆手豪爽的说,不存在,小问题!然后他拍拍手,两个小弟拎着两瓶啤酒走了过来,程志远递给我一瓶笑着说,天热咱先来一瓶,再说正经事。

我接过酒瓶,跟他碰了一下,仰头“咕咚咕咚”干了两大口,程志远没有喝酒。只是盯盯的看着我,猛然间他咧嘴一笑,抬起胳膊就把酒瓶砸在了我脑袋上。

酒瓶破碎,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伦哥一把推开程志远就要伸手摸枪,我拽住伦哥的裤腿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朝着程志远微笑说,凉快!

程志远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幻,仍旧乐呵呵的说,你差点废掉我一条腿,我还你一瓶子扯平了,这事公平吧?

我点点头说。公平!

程志远翘起大拇指说,讲究!那我开始说正事儿,你听听能不能合作。

我拨拉了两下脑袋上的玻璃渣点点头。

程志远说,我可以帮你坐稳三号街,拿下二号街和四号街。

我笑着问他,条件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