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 合作/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志远抚摸着下巴颏沉思了一两分钟,朝着我阴沉的笑了,问出个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你的野心是什么?

我笑了笑说,野心是随着实力的增长而变化的,以前我觉得只要不被欺负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到后来我想要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可是现在我想要地盘,兴许以后还会再变化吧。

程志远哈哈笑了笑说,我给你个挣钱的机会,每个月提供一批“药”给你。你可以在自己场子卖,也可以去别的街上卖,我先给你货,你完事后再给我算钱,如何?

我直接摇摇脑袋说,玩命的事情我不干,我可以玩自己的小命,但不能祸祸我兄弟们的命,这事儿我不干。

程志远皱着眉头说,怎么会玩命呢?就是很正常的进货出货,别跟我说你的三号街没有人做这行,你不干别人也会干,难道你嫌钱烫手?

我笑着说,既然事情像你说的那么轻松,你为啥不直接干,绕过我这道程序挣得不是更多?远哥既然有心合作,咱们就开诚布公的谈,如果只是想聊天。那咱就闲扯会儿得了。

程志远“嘿嘿”笑了笑说,奉承的话不说了,你既然能坐上大掌柜的位置肯定是有自己的实力,我跟你实话实说吧,上帝和八号公馆之间有个潜规则,我们的东西不许流入不夜城,如果可以,我根本不需要你!

我歪了歪脑袋说,既然有这么的规则,那就更不能打破,我在上帝面前一点不吃香。

程志远搓了搓鼻子说,规矩就是给有能耐的人打破的。别跟我说你想一辈子蜗居在三号街,你的事情我查的清清楚楚,也算知根知底,想要走向巅峰,就得做别人不敢干的事情,况且那规矩是上帝和我爸之间建立的,跟咱们小辈儿之间又不勾扯,你说呢?

我沉思了一会儿问他,为什么会选上我?

程志远伸了个懒腰笑着说,小掌柜没资格跟我谈,其他街的大掌柜都是一帮老顽固,听到上帝的名字都能吓尿,唯一合适的人选就你和陆峰,陆峰现在还没有坐稳六号街大掌柜的位置,不过我们也在沟通,我觉得崇州市的未来应该属于咱们年轻一代。

我笑了笑说,鬼扯!

程志远打了个哈哈说,说实话我就是觉得你不屌上帝而且势力又没有我大,合作的话更好掌控。

我点点头说,这个理由我信。

程志远舔了舔嘴唇说,那咱们之间的合作?

我说,容我考虑几天,这玩意儿掉脑袋,而且我从来没接触过。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你懵我,你给我最次的东西却收最贵的价我或许都不懂,所以我需要找到一个懂行的人。

程志远考虑了一会儿说,说的也对,既然合作就得把一切都弄的透彻。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琢磨,如果觉得可行,随时找我,如果觉得不能干,也给我个回话,别妨碍我找其他人合作,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我和别人合作,可能你大掌柜的位置即将不保。

我说,稳妥!

程志远伸出手跟我握在一起说,我希望咱们可以合作,不夜城我没有任何兴趣,地下势力我也不太上心,称王称霸在我看来更像是小孩打架,我的野心就是钞票,成堆成堆的钞票,我知道你到职高来的目的是收小弟,拓展自己的势力,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你们那栋教学楼上的混子以后跟我再没关系,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出卖你信息的那个小掌柜的具体位置。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说,那我提前谢过远哥。

程志远爽朗的一笑说,你还真不跟我客气!然后他凑到我耳边声音很小的说。长途客运站!

我朝他抱拳说,谢了远哥。

程志远招招手说,那不妨碍你先处理私事了,咱们明天见。

“明天见?”我疑惑的望向他。

程志远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我以为你也和我一样喜欢学校的气氛呢。

我“哈哈哈”笑了两声,带着雷少强和伦哥坐进车里往出走,往外开车的时候,程志远乐呵呵的说,幸亏你的司机刚才没冲动,不然我保证他变成马蜂窝,人的命有时候真是天注定哈。

我环视了眼破败的小院,并没有发现暗中藏着什么枪手。但是看程志远的嘴脸绝对不是跟我开玩笑,再次朝他抱了一拳说,谢谢!就示意伦哥快速离开了职高。

直到走出去老远,我才一把将身上的外套拖去,后背前胸上全是冷汗,这一次和程志远的交锋完全可以说是全面溃败,真是“人不可貌相”,本以为这小子狗JB不是,没想到人家的社会经验不知道比我丰富多少倍。

伦哥一边开车一边朝我吹了声口哨打趣,这回知道啥叫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了吧?那小子从小在他爹的耳睹目染下,想不成材都难,跟这些有底蕴的二世祖比起来,你还是太嫩了。

我有些挫败的点点头说,是啊!程志远虽然刚才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但是却很明确的跟我传达了两个消息,第一他比我强很多倍,第二他手里有枪。而且不止一把,我想这估计是八号公馆可以跟不夜城叫板的主要原因吧。

雷少强摇摇头说,不止!现在干仗就是拼钱,首先说明八号公馆的财力不输不夜城,另外就是关系,我听说程志远他老子跟市长都能称兄道弟。这关系绝对不一般啊。

我叹了口气问向伦哥,哥你觉得他的药能卖不?

伦哥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说,为啥不能?他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咱们不卖,别人也会卖,这钱谁挣都是挣,如果你担心的话完全可以去别的街去卖,比如二号街。

雷少强轻声说,不担心上帝查出来猫腻吗?八号公馆是虎,上帝是狼!两头谁都不好招惹。

我脑海中快速思索着文锦跟我说的“左右逢源”,到底是怎么个逢源法,想了半天后,我灵光一闪,出现了个计划,赶忙问雷少强你有,程志远的电话么?

雷少强直接拨通把手机递给我。

那头很快就接了起来,我说,远哥!如果我一次性要一大批药。但是有可能毁掉一条街的买卖,甚至还连累你背上帝的黑锅,你那头能接受么?

程志远嘿嘿笑着说,无所谓,我只管数钱,只要你能源源不断的让我挣到钱。哪怕你把不夜城十条街全都毁了我都不管,背黑锅啥的更无所谓,我不信上帝敢到八号公馆来抓我。

我说,我会尽快给你回话的。

我揉捏着太阳穴思索了好半天,最后冲伦哥说,刘胖子那条街上卖药的人你都认识不?

伦哥指了指自己的嘴说。可以打听,问题不大,你有想法?

我把计划跟伦哥简单说了一下,伦哥奸笑着说,我还是喜欢你这副狗样,刘胖子八成会哭吧。行,我晚点去办!咱们现在到客运站么?

我摇摇头说,不去,程志远能告诉咱们大老板在客运站,也能告诉大老板我会到客运站抓他,我信不过这个人,这家伙表面憨厚,内心实际比狐狸还奸,恨不得看到咱们打的你死我亡。

伦哥说,那就这么错过机会?万一你猜错了呢。

我冷笑说,怎么可能错过机会,我还有俩更合适的人选,先回夜总会吧,不过需要提前做点准备,强子还得委屈你一下。

雷少强愕然的望着我,需要我做什么?

我把嘴巴凑到雷少强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雷少强一脸吃屎表情的咒骂,万一那俩货来真的咋整?

我说。不会的,咱们做足准备。

去置办了一些东西后,我们很快到达了“蓝月亮”,我拖着个满脸是血身上穿件羽绒服的青年径直走向地下室,望着狗一样被拴着的蒋剑和丧彪,现在这俩人估计是真快被关疯了,眼神都有点涣散,看到我进来,都没有趴在地上求饶,只是呆滞的望着我。

我拍拍手引起他们的注意,朝着他俩微笑说,给你们个出去放风的机会,你们干不干?

蒋剑和丧彪立马像是踩着电门似的扬起了脑袋,蒋剑声音干涩的问我,只要肯放我们出去,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丧彪同样满眼的渴望点头,我指了指地上的半死不活的青年,从口袋掏出两把匕首丢给他俩说,只要他肯还我钱,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蒋剑和丧彪毫不犹豫的抓起匕首就往地上躺着的青年身上招呼,青年扯着嗓门喊,我真的没钱!

他喊的嗓门越大,蒋剑和丧彪往他身上招呼的越疯狂,攥着匕首往他大腿上和胸脯上“突突”的猛扎。

一开始青年还能发出惨嚎声,到后来叫着叫着就不动了,我赶忙跑过去踹开他俩,摸了摸青年的鼻孔,瞪着眼吼他俩,老子是让你们要账,不是杀人!操,没气了!

蒋剑和丧彪也傻眼了,呆呆的望着我,我没好气的骂,两个废物,现在开始咱们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