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 老实蛋的爱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小芸,我眉头不由皱紧,一点不带客气的冲田伟彤说,老实蛋,你丫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知道自己因为啥躺病床上的是吧?

田伟彤没有戴眼镜,看人的时候总是眯缝起来眼睛,越发让人感觉特别实在,见我有点不高兴,他赶忙说,虎哥,小芸跟我道过歉了。以前的事情我也有不对,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们翻篇吧。

我撇撇嘴说,翻不翻篇是你的事儿,反正她也不跟我过,不和我睡,你自己长点心眼吧,学校给的医药费你拿到手没?

田伟彤慌忙点点头,从自己的枕头下拿出来一个厚厚的黄皮信封递给我说,虎哥我真不是有意的,刚才看到你太兴奋了,就给忘了医药费的事情,这钱是你要的,具体怎么分配你看着办。

本来我只是想提醒傻小子别犯愣,因为娘们两句甜言蜜语就把挨打换来的血汗钱轻易给人,可是当看到田伟彤把钱给我的时候,旁边的小芸满眼绽放着贪婪的光芒时候,我想了想直接把信封接了过来,朝着田伟彤说,这钱我先你替保管起来,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给我开口,我就怕钱你还没暖热就让有心人给骗走了。

我刚把信封揣兜里,小芸顿时就不乐意了,她到没敢直接冲我发火。只是脸色铁青的盯着田伟彤骂,你窝囊不窝囊,自己受多大罪才换来的医药费,别人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轻松拿走了!钱都给了外人,晚上咱们吃啥?我拿脸去给你刷饭么?你要是嫌弃我就直说,我走还不行嘛。

说完话。小芸气哄哄的扭头就要走,田伟彤赶忙拽住她胳膊解释,小芸压根不买账,就指着田伟彤的鼻子牛哄哄的说,姓田的你从初中追到我职高,我之所以同意和你好,就是感觉你人比较实在,没想到你现在也学的一肚子花花心眼,算我瞎了眼,这几天白陪你了。

我从旁边冷眼看着这个势力的女人,没由来的一阵反胃,我敢打赌她要不是奔着田伟彤这点医药费来的,我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一瞅这个逼娘们那对桃花眼我就知道狗逼绝对浪到骨子里。

小芸张牙舞爪的一个劲跟田伟彤表达自己这几天夜以继日的陪床有多辛苦,却一句关心田伟彤,询问他哪里还不舒服的话都没有,就是梗着脖子朝老实蛋嚷嚷,你把钱都给外人了,咱们晚上吃啥?让我陪着你在医院一块饿肚子么?

田伟彤也是够为难的,吭哧瘪肚了半天,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我说,虎哥,你看能不能给我稍微留点,就当我借你的。我吃不吃都无所谓,毕竟小芸大老远从学校跑过来,不吃晚饭的话,她肠胃受不了,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我简直被这货又笨又憨的样子给逗疯了,把信封从口袋掏出来递给他说。这钱本来就是你的,我只是担心你会被人骗,不过看你现在这架势,不被骗两回心不死,随便你吧。

田伟彤还犹豫着要不要接钱的时候,旁边的小芸已经“蹭”一下抢了过来,脸色也发生了三百六十五度的大转变,冲着他说,彤彤钱我替你保管,晚上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买,要不然还吃昨天的酱香猪骨吧?伤筋动骨一百天,而且猪蹄还美容,咱俩得好好的补补。

我冷笑着哼了一声说,猪蹄不光养颜还下奶呢。

田伟彤咽了口唾沫说,不要了,我骨头又没受伤,咱们晚上就喝点粥就好了。

小芸的脸顿时又拉了下来,不耐烦的说,小米粥又是小米粥,从家里喝小米粥到学校还是喝小米粥,我都快变成小米粥了,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嘛?

田伟彤尴尬的咳嗽两声像个受气包似的说,我不寻思小米粥便宜点么。算了,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吧,帮我带份小米粥就好了。

小芸瞬间眉开眼笑,俯下身子在田伟彤的脸上“啵”了一口说,老公你真好,我刚才来的路上看到一件衣服处理大甩卖,能不能顺便也买了,眼看快秋天了,我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同学们都笑话我。

田伟彤百般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说,你买吧。

小芸又从他脸上亲了一口,欢呼雀跃的就跑了出去。将“势利眼”仨字演绎的淋漓极致。

等她走远以后,田伟彤才叹了口气望向我说,虎哥对不起哈,我...

我打断他的话微笑说,你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钱是你受伤流血换来的,女人不管品行咋样也是你自己喜欢挑选喜欢的,最后受伤难受的还是你自己,兄弟你拿我当哥们呢,我就给你说句掏心窝的话,那娘们不适合你。

田伟彤没有作声,我从口袋又掏出几百块钱压到他枕头底下说。这钱留着保命,别最后钱飞了,人丢了,你自己再饿成傻狗,实在没辙的情况下,到不夜城三号街的蓝月亮夜总会去喊帮忙,我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忙,不能常来看你。

田伟彤感动的握着我的手说,谢谢虎哥,有些事我明明知道是被骗,可就是不愿意醒过来,等我啥时候心彻底凉透了。可能真的成熟了。

我拍拍他后背笑骂说,兄弟你成熟的费用真特么高,行了咱是哥们,说这些话就远了,我撤了!

刚出医院没多会儿,我就看到小芸坐上了一个小伙的摩托车叹了口气说,老实蛋的爱情注定是场悲剧。

伦哥笑着说,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一辈子总得爱上那么两三次人渣。

本来我是想让伦哥载着我再去看眼胖子的,这个时候程志远突然打过来电话,催促我过去拿货,说是今天晚上八点多全市的警察会联合大检查。路上容易出事儿。

我想了想反正“死狗也躲不过去扒皮”,就让伦哥掉转方向往职高走,一路上我的心情都特别的坎坷和复杂,难道我真的要接触那种东西么?快到职高门口的时候,我喊伦哥停车,跳下车点燃一根烟。使劲猛嘬了两口,想要平复下心情,朝着伦哥问,哥你说咱们真的要碰那玩意儿?

伦哥笑着说,不是咱们,是我!目前咱们惹不起八号公馆,而且还想借助他们的手铲除异己,可你不许碰那东西,你要时刻记住你可以是混子,但绝不做垃圾,那玩意儿伤天害理,以后生儿子都没屁眼。我不一样,我本身就是个垃圾,也没打算生儿子,从今往后和程志远的交易都由我来办。

我赶忙劝阻他,哥你不能这么想,咱们是兄弟。

伦哥点点头说:“我懂。文哥曾经说过我能力有限,顶多也就是做条街的大掌柜,别看我嘴上啥也没说,但我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我就想着,哪怕老子当不上不夜城的城主,也要辅佐我兄弟上位,到时候我走哪都能给人拍着胸脯说,我是不夜城城主他哥,比什么都有面子。”

我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冲着伦哥低声说,不行咱们掉头走吧。我不想你委屈。

伦哥摇摇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说,大哥从来不觉得委屈,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刚出社会混的时候,就是从歌舞厅里拉皮条卖药。干这个,我比任何人都懂行,别特么墨迹了,想崛起不光要有人,还必须得有钞票,难得互助互利的事情。上车!

我咬着嘴唇跟他又重新坐会车里,很快到了职高的后仓库,程志远一个人站在那里,旁边还放着一个汽车轮胎,看到我们俩过来以后,他邪里邪气的笑了笑,指着轮胎说:“东西在轮胎里,识货的话可以自己检查,按规矩尾款最好别超过十天,当然三哥是刚接触这一行,肯定上手比较慢,所以我没有时间限制。”

伦哥没有吱声,掏出把匕首将轮胎划了个小口,从里面拿出来袋好像方便面调料包的东西,轻轻撕开一个小口,两个指头嘬起一点捻了捻,然后用舌尖舔了舔,冲我点点头,直接就将轮胎抱上了车。

程志远冲我伸出手握住,微笑着说:“合作愉快,我希望这只是开始。”

我苦笑着说,我真希望这已经是结束,这一两天,你等我电话带人去砸一次蓝月亮。

程志远疑惑的问,怎么了?

我说,我特么想重新装修行不?

程志远“哈哈”大笑摆摆手说,今天晚上三号街会有两个小掌柜发生车祸,到时候你记得去探望!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之前算计你的那个外号“大老板”的家伙没死,我听说他手里还是有点势力的,需要帮忙的时候随时给我打电话吧。

我抱拳说了声“感谢”,就和伦哥快速驱车离去了,路上伦哥冲我笑着说,越是纯度高的药极易溶于水,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记得用最快的速度丢进水里,而且越纯的药越苦,程志远给的这点玩意只能说马马虎虎吧。

我侧头望向他说,哥你真懂行?

伦哥嘿嘿一笑,搓了搓鼻子说,必须的,当哥跟你吹牛逼呢。

就在这个时候雷少强给我打过来电话,说是老鼠和刘胖子碰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