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 出乎意料/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志远鼻孔朝天,满脸都是桀骜不驯的表情,朝着上帝歪了歪嘴冷笑说:“上帝,你是第一天出来混么?让我卖我的下家,你脑子抽疯了吧?先别说我有没有往你们不夜城贩药,就算贩了你奈我何?就凭你上嘴唇碰碰下嘴唇,我就得跟你小弟似的出来指证?秀逗了吧?”

上帝本来白森的面颊变得更加的阴郁,昂了昂脑袋微笑,论辈分的话你得喊我一声叔,跟长辈儿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面子是互相给的,我见过很多不怕虎的牛犊子,最后都让老虎咬死了,品种不一样,再怎么横牛都只是吃草的,威爷您看令公子这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程志远他爸,那就是那个中年人扬起嘴角微微笑了笑说,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和坚持,我当父亲的不能为难他对吧?我只答应柳秘书长过来做客,但没承诺他一定要做什么,我儿子不想说的事,谁都不能勉强,你不行,我也不行!

一句话说的铿锵有力,带着无尽的霸气,让我不由对这个中年人的印象好了很多,敢在裁决盛世的门口怼着不夜城土皇帝无言以对,单是中年人的这份气魄绝对不是一般人。

上帝旁边的霸爷,瞪着一对铜铃似的大眼珠指着中年人咆哮一声:“程威。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是在给自己主子找面子。

程志远揪了揪鼻子头邪笑,你谁啊?嗓门这么大,是想告诉我们,上帝是跟你混的么?你才是不夜城的规矩嘛?下次开口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霸爷一下子火了,从怀里掏出来一把手枪就指向程志远恶吼,别他妈跟我玩挑拨离间,信不信老子一枪嘣了你,大不了一起都玩完!

我心说,看来上帝还真是对没智商的二逼情有独钟啊,以前东城区的恐龙就是这个操形,现在看来西城区的这个霸爷也比他强不到哪去,这种人早晚有一天横死街头,不是被别人弄死,就是自己狂死的。

程威无所谓的点点头,将程志远稍稍往自己身后拽了拽,一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就能看的出来他绝对很在乎自己儿子,只不过他做的很隐晦,别人看来更像是他主动往前冲,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绑的一圈雷管微笑说:“老爷们说话要算数,一口唾沫一个钉,不开枪你是我孙子!反正炸也是炸的不夜城,我的八号公馆不会受任何影响!”

霸爷顿时尴尬了,呲牙咧嘴的握着手枪进退不得。程威又往前迈了两步,径直站在上帝的对面说,管好你的狗,我这个人什么都能容忍,唯独容忍不了傻逼。

上帝抿嘴“啧啧”了两声。往前一探腰说,威爷您这么大岁数了,少生气的好,身体不允许,再一着急“嘎”一下抽过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似的。

程威眯着眼,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微微一笑说,事情已经很僵硬了,再继续扯下去也没啥效果,你看你是送我出去呢,还是我自己杀出去?我喜欢血流成河的画面,真的。

上帝一点不落下风的吧唧两下嘴巴轻笑说:“巧了!我也喜欢血,血流成河吗?今天我倒想看看,这血,到底是谁的血!老家伙别跟我装,你不敢赌,你就这么一个儿子,都挂了,你老程家就得绝后!”

程威脸上的肌肉不自觉抽动两下。微微一笑问:“嗯?那你的意思是吃定我了呗?那就开干吧!别说我没提醒你,你时间不多,顶塌天也就二十分钟,来之前给我干儿子打过电话,他这会儿估摸在路上!”

不知道程威嘴上说的“干儿子”到底是何许人,反正我从侧面看到上帝额头上的青筋都皱了起来,愤怒的表情一览无余,两帮人就这么针尖对麦芒的对峙着。

大概十几分钟后,三辆警车响着刺耳的警笛想要朝街口开进来,不过整条十号街上全都是不夜城的混子。这群人根本没有人让开,警车也无法再前行。

打头的一辆警车里,有人用扬声器喊话:“全部让开,例行检查!”

一帮混子好像耳朵聋了似的仍旧将路口堵了个瓷实,警车门“咣”一下开了。从里面跳下来十多个警察,打头的一个是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没穿制服,只是穿了件平常训练的那种纯黑色T恤。

这个时候才有不少小混混把头转了过来,不过仍旧没人让路,还故意把前面堵的更加拥挤起来,领头的青年活动了活动自己的筋骨,伸手把配枪掏了出来,一把就推开了自己面前的一个小混混,紧跟着,往前刚走了两步,对面又站出来了两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两个人明显是故意的。

青年抬头看了一眼,声音很响亮的骂了声:“草泥马的!”上去一枪托就抡倒了一个,异常的霸气,接着伸手举着枪对准了另一个人的脑门冷笑:“麻溜给我滚蛋,我看谁敢继续妨碍执法!”

周围的气氛一下就变了,挡在最前面的那些混子全都叽叽喳喳的喷起脏话来。

程威朝着上帝微笑,满脸都是轻松写意的表情说。我干儿子来了!哎,你没得玩了!

上帝阴沉着脸,几乎快能滴出水来,嘴唇蠕动两下,没有说出话来。而是扭头望向街口的方向。

就看到那个青年一把揪住挡在前面那混子的脖领,使劲往后一甩怒吼:“带回局里,查的清清楚楚,只要有任何一点违法乱纪的现象就给我往死里告!”

“是!”几个协警直接就把那个人给拷上了,紧跟着往后面的警车上一扔。

青年指着挡在前面的一甘混混说。你们谁的屁股也不干净,我抓一个上帝能保,抓十个他也能保,我不信抓一百个他全能保得出来,卖命不要紧,看看对手是谁!

他说完话,前面顿时闪开了一条狭小的缝隙,青年一马当先就挤了过来,直冲我们这头走了过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霸爷伸手拦住了他,朝着青年冷笑,别以为老子不懂法,搜查证呢?

青年脑门上的青筋暴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直接拎枪就顶住了霸爷的脑袋微笑:“这就他妈是搜查证,还想继续往下看不?”

程威撇撇嘴笑了,上帝抿了甩了下挡在眼前的头发,硬挤出个微笑说,威爷我只是想拜托令公子帮帮忙,替我抓出来内鬼,可能刚才说话不太好听,我先赔个不是。

程威侧头看了眼程志远说,不夜城的主宰都亲自放下身段跟你对话了,去吧,帮帮忙!完事咱们早点回去,别让你二叔从家担心!

不知道为啥程威说完话还特意扫视了我一眼,我心底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蔡亮和陈花椒朝他俩赶忙眨巴眼睛,示意赶紧走!

程志远哈哈大笑着从他爸背后走出来,伸了个懒腰说,上帝你要是早用这种语气说话,咱们也不至于闹僵,你不就是想知道谁从我这儿买药了吗?我成全你。

程志远大大咧咧的走到我和刘胖子跟前,先是围着我们俩人转了一圈,然后又凑到我和刘胖子脸前认真的端视了几秒钟,刘胖子一脸奉承的笑脸,我紧张的咬着嘴唇,脸上不敢表现出任何,不过心脏几乎已经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接着程志远猛地一下子搂住我的肩膀朝上帝说。就是这位兄弟从我手里买药的。

我的心脏在那一刻好像停止了跳动,打死我也没想到程志远竟然会阴我,我一把推开他愤怒的咒骂,卧槽尼玛程志远,你别他妈血口喷人,老子什么时候从你手里买过药?就因为咱俩从职高闹过别扭,你就这么坑老子!

我话只说到一半,就被苏天浩给重重按倒在地上,我紧张的朝着上帝嘶吼,帝爷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发誓,真不是我干的!

上帝“桀桀”冷笑着说,我说过,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的!赵成虎你玩的挺开啊!咱们待会再慢慢算账。

然后上帝又朝程威抱拳说,有劳威爷和令郎了,我这儿着急处理家事,我就先不送了!

程志远父子微微一笑坐回了车里,程志远临上车的时候,朝我比划了个手枪的造型,不屑的撇撇嘴笑了。

上帝深呼吸一口,摆摆手说:“走吧,到会议室继续谈!”

苏天浩拖拽起我就往“裁决盛世”的方向走,刘胖子恶毒的看向我说,小瘪犊子,你死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