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什么是差距/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被苏天浩反扭着胳膊蛮横的推进会议室里,进屋前他凑在我耳边低声说:“别轻举妄动!”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警告还是提醒,反正那一刻真的是心如死灰,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是现在这般绝望,为了调查清楚到底谁是内鬼,上帝不惜把程志远父子要挟到不夜城来,可想而知他的态度和决心,我想我这回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吧。

这次的计划我本以为天衣无缝,但是却少算了两个大细节,第一是上帝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第二就是没想到口口声声说要挣大钱的程志远会指证我,所以才会落入此刻孤立无援的处境。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笑,自打走上这条道以来,阴谋阳谋的算计了人那么多次,总觉得自己脑子还行。运气也不错,可没想到最后会死在一个平常都不放在眼里的二世祖手上,真是特么造化弄人啊。

把我推进会议室以后,一帮大掌柜纷纷落座,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正中间的位置。像是一只随时等待扒皮的小狗一样的可笑,上帝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低垂着脑袋朝我邪笑说,小家伙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我再给你次机会,为自己辩解,说实话你这样的新鲜血脉我真不舍不得弄死。

我抽了口气说。帝爷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都敢拍着自己胸脯发誓,我没碰过药,如果说一句瞎话天打五雷轰,我和程志远有仇。程志远摆明是在坑我,您想如果我真是程志远的下家,他会这么轻易把我交出去么?那样以后谁还敢和八号公馆合作!

我心说反正也要死了,发个毒誓啥的也无所谓,再说了,我只是发誓说我没碰过药,我确实也没碰过。

刘胖子一脸奸笑的冷哼,省省吧,小逼崽子,这年头谁还相信发誓!

狗日的刚才让上帝打了腿三枪,此刻仍旧血流如注,居然还能这么精神抖擞,我都怀疑上帝的子弹是不是道具,同时对刘胖子的恨意更加刻骨铭心,倘若我今天能够逃出生天,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帝不满的看了眼刘胖子,后者赶忙缩了缩脖子没敢继续出声,上帝走到我对面声音沙哑的问,你认识程志远多久了?

我想了想说,认识半年多了,但是正式打交道只有一个来月。

上帝从后腰摸出来把手枪顶在我脑门上,然后往下慢慢移动,像是自言自语的小声问,怎么认识的?

我想了想。就把从他收老狼钱暗算我,然后我又反偷袭,再到我打算去职高收人的事情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时间对我来说不多了,能多苟活一分钟就苟活一分钟,我竭力把事情的具体经过都描述的清清楚楚。我说话的功夫苏天浩就从旁边不停的打电话,上帝面无表情的听着。

等我解释清楚,苏天浩也朝上帝点点头说,老大,人已经到了,这会儿就在楼下。

上帝阴测测的甩了下眼前的头发说,把他带上来。

苏天浩点点头出门,不一会带着个大腹便便带着眼镜的胖子推门走了进来,这胖子我也认识,正是当初虾哥让我去找的那个职高的马校长,马校长一脸的谨慎,走进屋后朝着屋里的所有人抱拳作揖:“各位大哥好!”

上帝走过去拍了拍马校长的肩膀说,别紧张,我最尊重你们这种文化人了,我是赵成虎的哥哥,请您过来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他在职高的具体情况,您一定要一五一十的跟我说哈,不然我可能会打搅您的夫人和女儿。

马校长打了个哆嗦,赶忙点头,语速飞快的将我在职高的种种劣行说了一遍。包括我和程志远干仗,还找人堵了学校门口的事情也一字不漏的交代出来。

上帝微笑着问他,也就是说我弟弟和程志远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水火不容?

马校长点点头说,赵成虎的两个好朋友都被程志远打进医院了,这次堵校门口又让程志远吃瘪,包括赔偿的医药费也是程志远拿出来的,当然那两个程志远的保安帮凶我们已经严肃处理过了。

上帝点点头还算客气的抱拳说,有劳了,送马校长回去吧。

苏天浩带着马校长走出会议室,我松了口气。马校长跟我说的基本吻合,虽然不一定能帮我渡过难关,但是起码证明我没有撒谎,我眼巴巴的望向上帝。

刘胖子眼见我有机会翻盘,两手伏在桌子上喊。帝爷,这小子诡计多端,指不定给人塞了多少好处费,千万不能相信啊!

如果不是王八蛋腿受伤了,我估摸他能跳起来。

上帝如梦初醒似的点点头说,你说得对!不能只听一个人的片面之词,说着话他“咔嚓”一声将枪上趟,指向了我的脑门冷笑,你解释了这么多,却没有撇清到程志远那买药的事实,所以嘛...

我大口大口剧烈喘息着,眼睁睁看着黑漆漆的枪口,心完全沉入谷底,以前总觉得自己不怕死,当枪真顶住脑门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恐惧,反正上帝已经认准是我了,我干脆一句话没说,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最后的宣判。

那一刻我脑子特别的清明,从小到大的很多事情全像是过电一般从脑海中划过,爸爸的容貌,兄弟们的笑脸,苏菲的眼眸,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的雄图霸业,最后我突然想起来陈圆圆的无声低泣,我扬起嘴角笑了,朝着上帝说:“开枪吧,我活累了!”

“呯”的一声枪响刺痛我的耳膜,我不自觉的两腿一软坐到了地上。墙皮“簌簌”的脱落,可我却没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与此同时刘胖子哭爹喊娘的哀嚎声响彻整个会议室,我茫然的睁开双眼,看到刘胖子捂着胸口趴在会议桌上嘶吼。

上帝吹了口枪管冷笑说,他解释了那么多确实没有撇清楚自己和程志远的关系,但是我却知道这小子能让程志远吃亏,反而是你,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以为我刚才没看到你对程家小子的挤眉弄眼么?这孩子有句话说的很对,程志远这么轻易就卖了自己的下家,以后谁还敢和他合作?

刘胖子痛苦的捂着胸脯哀求,帝爷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

霸爷拎小鸡崽似的提溜起刘胖子就扔到我面前的空地,上帝一脚踩在刘胖子的脸上。拿枪管对准刘胖子的太阳穴说,让我怎么相信你啊老刘?老鼠和你是一个村的,而且还是发小,这种关系都能指着你鼻子说,是你做的,你让我拿啥信你?

刘胖子眼泪汪汪的说,老鼠阴我,我睡了他媳妇,所以他恨不得弄死我。

上帝拖着长音“哦”了一声笑了,勾引二嫂本就是江湖大忌。你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说出口,看来我真是低估了你现在的膨胀,对上不忠,对下不义,对家不孝,听说你父母到现在还是住在老家的两间土坯房里,我没有说错吧?

刘胖子傻眼了,嘴唇蠕动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绝望的闭上眼睛,上帝鬼气森森的笑了,把手枪丢给我说,你来干掉他!我希望你有把柄被我抓在手里!

我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着,还没有从刚才劫后余生的紧张气氛中缓和过来,脸前就突然出现一把手枪,当时真有点犯懵。犹豫几秒钟后,我猛地接起过来手枪,脑海中其实有个想法一枪干掉上帝,不过我不敢赌,万一枪里没子弹。今天我怕是真得死这儿。

我仰头望向上帝说,帝爷可以给我支烟么?我第一次碰这玩意儿,心里有点害怕!

说实话我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程志远其实不是在害我,反而是在帮我,如果他刚才指证刘胖子,那么以上帝多疑的性格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应该是我,上帝根本不会有心思去调查我和程志远的关系,只是这种帮法太他妈刺激了,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要狠狠的草特马!

上帝“桀桀”笑了出来,霸爷点燃一根烟塞给我,我刚抽了一口,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很暴力的撞开了,伦哥、王兴、鱼阳还有雷少强以及陈花椒、胖子一个不落的冲进来,兄弟们手里都拎着个小型的煤气罐,伦哥两手抱着一把猎枪怒吼,三子,兄弟们来救你了!草泥们马,谁敢碰我兄弟一指头,老子今天豁出命弄死他。

我咽了口唾沫往起爬,朝着哥几个大喊,哥,赶快把家伙收起来!

上帝压根没当成一回事,轻描淡写的撇了一眼伦哥他们,转过身拿脚尖碾压在刘胖子的脸上嘲讽说,知道什么是差距了吗?我故意门口不设防,又派人分别通知了二号街和三号街你们的小弟,赵成虎的兄弟拼了命的来救他,而你的人这会儿正在撬保险柜,混了这么多年却连一个亲信也没有,我都替你悲哀!你死的一点都不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