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拼抢二号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哈哈一笑,一脚油门踩到底,载着我们朝东城区的方向快速驶去,这件事过了很久之后,有次偶然的几乎伦哥喝多了,我才知道他当时带过去的那把猎枪其实根本没子弹,至于他到底是去诈上帝的,还是打算带着兄弟们跟我同生共死,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知道有些感情藏在心里,往往比说出来更让人感动。

伦哥载着我们风驰电掣的往回赶。路上雷少强和王兴纷纷打电话调遣一中和职高的兄弟朝二号街集中,现在一中的兄弟们已经形成规模,办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多言语,雷少强的意思是趁着机会把他职高的那帮兄弟也拉出来练练兵。

我点燃一根烟使劲嘬了几口后,猛地拍了下后脑勺说,卧槽,丫头姐还在裁决盛世呢,上帝那个变态不会把她怎么样吧?不行,伦哥掉头,我得想办法把丫头姐弄出来。

伦哥压根没理这茬,仍旧踩着油门往前冲,朝着我撇撇嘴说,丫头姐是怎么到的裁决盛世?没有上帝的点头,谁能把她接走?别特么扯淡了,还不长教训是吧?没看到刘胖子是怎么轻描淡写的被搞残的么?我们其实不比刘胖子强到哪去。

我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马上掉头!丫头姐必须得带走,她好不容易才逃脱出刘胖子的魔爪,不能再跌进上帝的嘴里,她已经为我们付出的够多了。

伦哥哈哈一笑,指着我朝哥几个吧唧嘴说。看看!我没说错吧?狗犊子哪怕再变,再一肚子坏水,对自己人的那份情谊不会变,麻痹死胖子之前还跟我说,三子变得陌生了。陌生没?

胖子撇撇嘴说,你们都说了好不好?凭啥让我一个人背锅。

我不耐烦的打断说,都他妈啥时候了,别贫嘴,麻溜给我掉头。

伦哥搓了搓鼻子笑着说,放心吧,上帝这个人虽然阴险狡诈不是个东西,但是不夜城的老油条都知道他有个最大的优点,不近女色!说不准丫头还能跟上帝义结金兰呢!

“义结金兰?什么玩意儿?”我疑惑的望向他。

伦哥压低声音说,前几年上帝跟人争抢不夜城的时候,被个狠人一拳打爆了蛋蛋,不能办人事儿,从那以后他整个人就变得像现在一样阴嗖嗖的,而且心理也越发的阴暗。

我咽了口唾沫满脸不信的说,真的假的?上帝没有蛋蛋?

伦哥“噗”一下喷了出来,哈哈大笑着说,人家是被打爆了,不是没有好吧?所以你放心,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有可能对丫头那样,唯独他不会。我听说上帝打牌的几个牌友也全都女的。

我一脸懵逼的回忆起上帝那副死样子,越想越觉得真有可能,那家伙整体阴阳怪气跟个鬼似的,总感觉走路好像都脚跟不着地,敢情是因为裤裆里没有那俩地雷坠着。

我说:“哥。你说刘胖子会不会死?”

伦哥冷笑着说,应该不会吧,但是他肯定会比死更痛苦,上帝说要把他全身的骨头一根一根拔出来肯定不是开玩笑,早几年我听一个老混子说过,崇州市有个很牛逼的大地痞招惹了上帝,结果被上帝连夜绑起来,身上的骨头全敲碎,然后毒哑丢到南方城市去当乞丐。

全身骨头敲碎,毒哑丢到外地要饭?这种事情我想想就浑身发冷,这样说来确实是比死更痛苦!

我抽了抽鼻子环视了眼车里的所有兄弟,疑惑的问伦哥,蔡亮呢?他怎么没跟着一块过来?

王兴递给我支烟笑着说,可算想起来咱们劳苦功高的亮哥了,亮哥这会儿正带着兄弟们堵在刘胖子的夜总会门口呢,不然你以为刘胖子的小弟真一个都不会来啊。

我摸了摸下巴问,这次营救我的计划是谁定的?简直面面俱到。

伦哥打着方向盘说,文哥!文哥让我顺便告诉你一声,你现在反欠他了,还让你有时间去跟他见个面。

我苦笑着点点头说。知道了!

一想到文锦,我就浑身直哆嗦,那家伙好像是天生为了克我而存在的,每次我耍点小心眼他都能戳穿,而且大局观和思维的清晰度比我更是强上不知道多少倍,如果这次不是他教给我“左右逢源”四个字,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闭着眼睛休息,将上午的事情反复琢磨了几遍,说起来“八号公馆”的实力虽然稍逊不夜城一筹,但是强势程度一点都不落下风。尤其是那两百多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简直就跟当兵的出生一样,看着就让人血脉沸腾,如果我有五六十号那样的兄弟,何愁拿不下东城区。

上帝和程威的交锋,让我看到一个更为现实的事情。保护伞!他们的上面都有领导罩着,看来是时候让江小燕加快一下进度了,但是这事必须得做的隐蔽,不然我早晚有一天落的刘胖子的下场。

胡乱寻思着,我们就回到了东城区,直接拐进了二号街上,此刻才是正午十分,按照不夜城的正常作息根本不可能有人,那些个夜场也不会开门营业,可是我们当到达二号街的时候。整条街上却热闹的一逼,两帮人拎着洋镐把、砍刀在对峙。

两边差不多都有四五十口子,背对我们的小青年基本上都是“蓝月亮”的看场兄弟,蔡亮和钟德胜站在最前面,正对着我们的人赫然是林恬鹤一伙,林恬鹤的左手边站着陈明,右手边站着潘志铭,都是一中的熟悉面孔,两帮人也不开打,就互喷着各种垃圾话。

我们从车里下来的时候,雷少强贱笑着说,你们先去应付着,我做点准备工作,送大笨熊份见面礼!

王兴撇撇嘴骂了句,损逼!

我笑呵呵的摇摇头直接走了过去。一直挤到最前面,朝着林恬鹤昂昂脑袋说,怎么个意思?盟友秒变敌人了呗?不是说好扳倒刘胖子,二号街归我们么?咋地?这是要赖债啊?

林恬鹤铁青着脸说,赵成虎你还要不要脸?说好了一起派人潜进来,你们的人呢?出力的时候是我们,现在得好处了,就让我们滚蛋?没那么容易的事儿,二号街给你们没问题,两间小KTV我们也砸进去六七十万,现在我想要二百万不过分吧?

我点点头说,确实不过分,但是不合规矩吧?当初陆峰要跟我合作的时候,没谈过补偿这一条,老实说我们现在兜里实在没有钱。不然给你们二百万也无所谓,要不我给你先写个欠条?等有钱了,再补上!

林恬鹤咒骂了一句,你是不是当我傻?欠条?现在崇州市谁敢找你要钱?要么二百万,要么开打。咱们各凭本事!

我微笑着说,真准备开干的话,我奉劝你一句先去买个头盔戴着。

林恬鹤警惕的看了眼四周,那副逗比模样把我们全都给招笑了,蔡亮舔了舔嘴唇说,三子我先跟他过过手,刚才骂半天了,我都觉得口干舌燥的!

我点点头说,亮哥小心点!

林恬鹤活动了下身体往前迈了一步,陈明掏出手机说。鹤哥,峰哥的电话!

林恬鹤皱着眉头说,先挂了!峰子太讲诚信,对付赵成虎这种小人就不能靠语言,得直接上拳头!

蔡亮脱下来身上的外套,露出一身的纹身,朝着林恬鹤勾勾手指头说:“你先来吧,省的我觉得好像在欺负小孩儿!让你三招!”

林恬鹤何等的心高气傲,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不用你让!”

说罢话他一个虎跃冲上前朝着蔡亮的脸上就是一记“炮拳”,蔡亮往下微微低了下脑袋,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紧跟着伦哥甩开膀子狠狠的一拳头怼在林恬鹤的侧腰上,林恬鹤被打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紧着蔡亮跳起来一记“高鞭腿”扫向林恬鹤的胸脯,林恬鹤往下猛地一拱身子,肩膀刚好卡在蔡亮的裤裆,“喝!”的一声就将蔡亮高高举起,蔡亮不慌不忙两手勒住林恬鹤的脖颈,两腿夹在了林恬鹤的腰上,就好像小猴子爬树的模样,任由林恬鹤怎么抛甩都没法把他丢出去。

一两分钟后。蔡亮松开林恬鹤灵巧的往后倒退两步,摇摇头说:“你不是对手!不打了,没劲儿!”此时两人站的角度刚好换了位置,林恬鹤背对我们。

“再来!”林恬鹤愤怒的咆哮两声,像极了一只愤怒的人熊。

雷少强跟个小偷似的蹭到我旁边,朝着林恬鹤喊:“你们不打了吧?我现在揍你,可不算人多欺负人少!”

林恬鹤疑惑的转过来身体,这个时候雷少强突然一跃而起,手里拎着根灰不溜秋的铁管照着林恬鹤的脑袋“咣”就是一下,“卧槽尼玛,雷少强!”林恬鹤捂着头痛苦的蹲倒在地上。

我抓了抓侧脸有些无奈的说,第五次了!早跟你说戴头盔你就是不听劝。

对面陈明和潘志铭叫吼着就要往过冲,街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吼叫:“男人言而有信,说帮忙就是帮忙,全都给我撤!三哥下个月我打算争抢七号街,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我回头望了一眼,见到陆峰骑辆摩托车朝我微笑,只不过眼中满是愤怒。

我抱拳说,峰哥仁义,到时候我一定拼尽全力帮忙!

陈明和潘志铭搀扶起林恬鹤往街口走,雷少强甩了甩胳膊说,天天敲你闷棍,我都快跟你敲出感情了。

林恬鹤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等陆峰的人全都撤走以后,我拍拍雷少强肩膀说,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咯,最快速度拿下三号街!

我刚说完话,兜里的电话就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接起来没有先出声,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三哥最近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刚刚坐稳三号街,二号街就又收进了兜里,真让我羡慕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