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 是男人,就站稳!/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帝嗓音沙哑的转过来脑袋看向我说,人一辈子讲究的就是个气运,鱼跃龙门的机会不多见,柳秘书长很少答应人什么事情的,机遇一定要自己把握住啊!

我抽了抽鼻子点头说,我懂!柳叔您放心,柳玥最近肯定会出国读书,我也会劝胖子尽量不要打搅她,希望他们互相冷静下来再考虑是不是合适在一起,我承认我们确实是一帮混子,没根没底没地位,可我们有感情,爱情在我眼里真的是多少钱都无法衡量的,给您带来的麻烦,我替胖子赔不是了!

柳志高冷笑说。说的那么天花乱坠,无非是想要加点筹码吧?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抓了抓后脑勺微笑说,可以劳烦帝爷把我们送回二号街么?

柳志高皱着眉头问,什么?

我说。我的报酬就是希望上帝哥能开车把我们送回二号街,如果能到三号街兜一圈风就更好了,如果太为难的话,那就算了!

柳志高朝上帝昂了昂脑袋,饶是如此桀骜不驯的上帝都没有说任何二话,发动着汽车出发了,路上我一句话没有说,柳志高时不时用那种狐疑的眼神打量我几下。

我们先到的二号街,我看到雷少强正带着蔡亮和陈花椒在刘胖子以前的那家夜总会门口竖招牌,新的招牌叫“兄弟夜总会”。用现在的话说,名字简直low到爆,可是此刻我看到“兄弟”俩字却感觉分外的暖心。

跟上帝和柳志高打了声招呼后,我赶忙跳下车,拍了拍雷少强的肩膀说,帝爷亲自来看你挂牌了,还不赶紧过去打声招呼!

雷少强吓了一跳,回头望了眼越野车,赶忙屁颠屁颠跑了过去,点头哈腰的问好,上帝的车基本上属于不夜城的标志,正前脸上喷绘着个红色的十字架,从他一开进二号街开始,就有不少小掌柜注意到了,纷纷站在各自的店门口伸直脖子观望。

呆了几分钟后,雷少强悻悻的走回来朝我小声说,上帝让你过去呢,三哥你可真有道儿,我还准备晚上带着兄弟们挨家挨户的到整条街上的场子逛游一圈,问问谁不同意我做大掌柜,你这么一整,所有人心里肯定都以为我是被内定下来的,牛逼!

我微笑着说,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得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坐上车以后。上帝又把我们送回了“蓝月亮”,我和伦哥千恩万谢的朝上帝和柳志高抱拳感谢,柳志高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框恢复了自己那副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面孔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你很狡猾,一分钱没有要。却做了一百万都够呛能完成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我心里还不反感。

上帝阴沉着脸扫视我一眼,把车掉转方向离开了。

其实我打的算盘很简单,就是想蹭着这次机会确定我和雷少强二三号街大掌柜的位置,上帝亲自出面,即使什么话都不说,已经表面了一个态度,目前我们这帮人挺招风的,如果再过暴力的话,恐怕会引起反弹,至于柳志高想要拿钱做交易,我压根想都没想,我觉得这是对我和胖子的侮辱,更是对爱情这个词的玷污,尽管我现在穷的像个二逼似的。

虽然我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幼稚错过一回腾飞的机会,可我一点不后悔,起码我没有对不起兄弟和爱情,没有违背内心深处的那点坚持。

等他们走远后,我叹了口气,仰头轻声说。弱者的悲哀!

伦哥摇摇头说,是社会人的悲哀,对于混混来说,再大的混混,混到了堪称一方枭雄的大人物,也还是个见不得光上不得台面的大流氓,中国没有黑社会!

说完话伦哥转身就往街口走,我问他,干嘛去?

伦哥撇撇嘴说,老子不得去把咱的破面包车开回来啊?顺便再把胖子的那只小可怜给带回来。晚上陪他喝会儿酒,唉!情到深处,知悔不愿悔!

从门口抽了一根烟,感觉心里面挺压抑的,可是其他兄弟好像都在忙。给苏菲发了条短信,看她半天没回话,我就打了辆出租车到医院,准备找田伟彤那个闷葫芦聊会儿天,到达医院的时候。我看到病房门半开着,田伟彤和那个小芸正不知道在说什么,小芸显得特别的愤怒,指着老实蛋鼻子再骂娘。

我轻轻敲了敲门,示意他们我来了,小芸拉长个脸转身就要走,田伟彤赶忙伸手拉她,不过没拉住,人家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远了。

和上次见到这姑娘相比,她好像变得洋气了很多,头发刻意染成了黄色还烫了卷,身上的衣服和短裙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如果再好好化个妆,我觉得她都可以到“蓝月亮”去坐台。

我朝田伟彤笑了笑说,咋啦老实蛋?跟马子拌嘴了?

田伟彤抓了抓后脑勺无奈的说,不是吵嘴,是我被她训了,我本来打算今天出院的,医生说还差三百块钱住院费让补交一下,我就让小芸把钱交一下。她说没带,我让她回学校取一下,她就不乐意了,说我不信她,反正急赤白脸的跟我嚷嚷了一中午。

我皱着眉头说,上次我不是给你留了几百块钱么,你咋不用那钱先交上?

田伟彤嘴唇抽动两下说,小芸帮我收拾床铺发现了,就随手揣进自己口袋,还埋怨我背着她藏钱。

我忍不住骂了句,你个棒槌!真他妈够傻逼的。

田伟彤干咳两声说,小芸这会儿回去拿钱了,应该没啥问题吧,我觉得抛去住院费和我们这几天的开销,起码能剩六七万。过礼拜回家,给家里买头牛,省的他们那么大岁数了还总得下地耕田。

我冷笑说,你家小芸能给你拿回来半头牛的钱你就烧高香吧,一天天光长个子不长心眼。

我其实挺喜欢和田伟彤聊天的。这小子身上有种现在年轻人都缺少的质朴和憨厚,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聊了大概半个多钟头,小芸回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

领头的一个家伙打扮的跟“大力水手”有一拼,小平头染成了黄色的,穿件蓝领白面的海魂衫,胳膊上纹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图案,嘴里咀嚼个口香糖。牛逼哄哄的一脚踹开门,指了指病床上的田伟彤问小芸,就是他啊?

小芸点了点脑袋说,兵哥你吓唬吓唬他就得了,毕竟跟我好了那么长时间。

大力水手捏了小芸屁股一下。迈开八字步就走了过来,他“噗”一下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我脚跟前,径直走到田伟彤对面龇牙咧嘴的说,你和我妹妹搞对象来着?

田伟彤脸上出现一抹紧张,点了点头说,是的!

兵哥拍了拍老实蛋的肩膀说,我妹妹给你打过两次胎,你说说这笔账怎么算?

“什么?”田伟彤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望了眼门口站的像个“圆规”似得小芸问,小芸我们什么时候做过那种事情?还有你真的堕胎了?

兵哥一肘子推在田伟彤胸口骂,少他妈跟我装糊涂,两万块钱这事儿处理了,不然老子今天把你送进派出所,告强奸你信不?

田伟彤从病床上爬起来,窝窝囊囊的说,大哥你搞错了吧?我真没有啊...

我听明白了,敢情小芸这个浪货不光黑了老实蛋的医药费,尝到甜头的她竟然还想再诈老实蛋一笔钱,同样是女生,同样是和实在人处对象,我不知道为啥柳玥和小芸的差距会这么大?

我朝田伟彤一脸严肃的说:“是男人,就站稳!别他妈晃悠!”

然后我摸了摸鼻尖望向那个什么兵哥说,兄弟你报警吧,我听说现在都能做什么dna还是abc啥的鉴定,咱们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哥们干的不就完了,是的话,该赔多少钱,我们一分不少,不是的话,劳烦你妹妹把拿我朋友的医药费还回来,多简单个事儿。

大概是看我语气平稳,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兵哥一巴掌推在我胸口骂,草泥马,听说过不夜城么?老子是不夜城混的,没你事给我滚远点!

我坐着没动弹身体,推开他的胳膊仍旧满脸堆笑的说,别碰我!不然我能让你哭的很带感!

本来因为胖子的事情,我就憋了一肚子火,再看到田伟彤让人这么欺负,我更是火大到不行,最近活的太睿智了,都快忘了什么叫热血,我已经暗暗决定今天哪怕这小子的后台是某条街的大掌柜,我也照干不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