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 神秘青年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秘的青年人

田伟彤红着眼睛望向我,嘴唇一抽一抽的想要哭。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憋回去,站起来!你要是敢哭,老子马上掉头走,不信咱们就试试。

田伟彤使劲抽了抽鼻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说,虎哥你带着我吧,我不想再窝囊下去。我想要变成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我点点头说,晚上我给你安排俩妹纸,让你当一把真正的男人。

田伟彤仰着傻脸不解的望向我问,什么意思?

我好笑的拍了他裤裆一下笑骂,你丫不是想当男人么?

田伟彤赶忙一脸认真的说,虎哥你相信我,我不傻也不笨,如果不是因为中考我太紧张了,考进一中肯定没问题的,让我留在你身边打打下手。我一定可以帮到你忙的,我其实一直都对经济学和计算机特别感兴趣。

我摸了摸嘴唇说,从我这儿想要平步青云不可能,别指望你一来就能混个什么肥差,如果你真心跟着我,先从夜总会的服务生干起。

田伟彤点点头说,没问题!就算让我刷马桶我也干!

我笑了笑说,没问题的话,就收拾收拾出院吧,晚上我带你见识一下男人的战斗应该是什么样子!

田伟彤忙不迭的开始收拾起来,我从旁边看着这个笨拙的少年,我心里挺复杂的,也不知道把他带上这条道到底是对是错,师父狗爷说过,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属于他的价值,也不知道这个老实蛋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等他收拾利索以后,我补交了一下他的欠的医药费,还额外赔偿了二百多块钱的输液支架钱,走出门的时候我不禁唾骂了一句“操”,如果以后再有人问我什么是高档场所,我就告诉他医院,这地方绝对比五星级宾馆的消费标准还要高。

谁敢到医院买东西砍价?医生让交五百,你交四百试试。

我们走出医院的时候,蔡亮和鱼阳刚好也开辆面包车到门口,鱼阳满头大汗的问我,咋地了三子?是不是有人跟你闹事?刚才我听小强说你挺着急的。

我打了个哈欠笑着说,晚上带兄弟们挣点外快!从不夜城混这么久了,好像都没几个人认识我到底是谁,今天晚上我想强势一把!

蔡亮坏笑着打趣说,干就完了呗!想整谁,你开口,晚上我过去掀了他的摊子,草泥马连咱们三号街的大掌柜都不认识,还特么想不想混了!

我摸了摸脑袋说,亮哥最近又暴揍了。是不是我嫂子有孕在身,憋的慌?

蔡亮撇撇嘴骂,你懂个篮子,别看你嫂子怀孕了,可是还能使...算了。你小屁孩毛线不懂,别把你们带坏了!

我们几个全都“哟哟”的起哄,田伟彤从旁边肩扛着个大花包“嘿嘿”跟着傻笑,我看的出来他其实挺羡慕我们的,揽着他肩膀推进面包车里介绍,那个满身纹身的坏分子叫蔡亮,以后喊他亮哥,那个面瘫似的家伙叫鱼阳,喊鱼总或者死鱼都成。

然后我又跟兄弟介绍田伟彤,我职高唯一的收获,老实蛋!人特别实在,不过脑子应该比你们都好使。

蔡亮和鱼阳“切”的一起比划了根中指。

蔡亮开车,侧头问我,小三爷咱们不是晚上才去拆场么?这会儿去哪?你师父我狗叔最近可是想你想的紧,要不要去看看他老人家?

我咽了口唾沫说,走吧,看看我师父去。

然后我又问蔡亮,伦哥接回来胖子没有?

蔡亮和鱼阳同时叹了口气说,鱼阳点点头说:“接是接回来,不过胖子估计得颓废一段时间。从回来开始就把自己锁在自己房间,还拿了好几箱子啤酒,是打算把自己喝死的意思。”

我无奈的摇摇头说:“放下,简单两个字,寥寥十一笔,却是这个世界上可能比死更难做到的事情,让他安静几天吧,想的明白就想,想不明白继续想,谁都帮不了他!”

鱼阳递给我一支烟说。可不呗,毕竟孩子是初恋,没辙!

我转了转脖颈指向后排座位上走神的田伟彤说,说起来老实蛋也是个悲剧,傻傻的喜欢了一个婊砸好几年。结果...

我把田伟彤的事情跟哥俩背了一遍,两人破口大骂,干死她!那样的婊砸就应该往她底下塞啤酒瓶!

田伟彤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轻声说:“我知道大哥们是在替我抱不平,可我真心一点都不怪小芸。也希望你们不要谩骂她了,她本质是个好女孩,或者说她只是和大部分女生一样,想要更好的生活,只能怪我没本事,世界上有种幸福,可以让人哭到心痛!”

世界上有种幸福,可以让人哭到心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莫名想起来陈圆圆,也不知道她脸上的伤口愈合没有。现在过的怎么样?以后没有我的介入,希望她能够生活的开心一些。

田伟彤捂着鼻子不适宜的咳嗽两声说,三哥以后少抽点烟吧,电视上说抽一根烟少活五分钟。

鱼阳咬着烟嘴说,那怎么样可以活的久一点?

田伟彤抓了抓脑袋思索了几秒钟后说。书里说微笑一次可以多活五分钟。

我“哈哈”大笑着使劲嘬了口烟嘴说,这样不就扯平了呗!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哥几个顿时间全都无语了,我靠了靠鱼阳胳膊问他,说说你为什么抽烟的?

鱼阳很洒脱的将烟头弹出窗外微笑说。为了等一个劝我戒烟的女人。

这个逼装的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憋了半天愣是没找出来一句怼他的话,朝着他翘起大拇指说,我鱼总最近越来越有文艺范儿了。

鱼阳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说,我说的是真的。

本来还打算陪我师父好好的喝杯酒,再下两盘象棋,结果去的时候,师父那里正好有客人,是个模样很普通的青年人,青年人跟师父的关系应该很密切。我们去的时候他正和师父盘腿坐在钢丝床上端着大茶缸喝白酒。

我还没来得及吱声,我师父直接指了指我手里的“二锅头”很不客气的说,酒留下,你滚蛋!

青年回头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问师父:“狗叔,他就是成虎吧?”

我好奇的望向青年,他竟然认识我?难道是听师父说的?

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精干的小短头,身上穿件白色的衬衫,模样说不上帅气。但是却给人一种很阳刚的味道,挺拔的腰杆如同一把利剑板正,尤其是那对眸子又黑又亮,好像能把人心底的秘密给看穿。

我轻轻点了点头说,我叫赵成虎!

狗爷不耐烦的骂一句,问你没?自己上赶着报名?还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一样,滚滚滚,看到你个不成器的东西,我就浑身冒邪火,来来来。康子咱们喝咱们的。

青年又意味深长的望了我一眼微笑说,狗叔有点护犊子咯?

狗爷仰头灌了一口白酒,像个老流氓似的敞开胸口爆粗口说,护鸡毛,老子是不想你们拔苗助长!成虎。你赶紧该干啥干啥去,没点眼力劲儿呢!

我点点头退出了门岗室,总感觉师父是在故意赶我走,好像怕我知道什么事情似的,算了,反正师父一直都是这么神经兮兮的,我摇摇脑袋也没多想。

狗爷肯定的来路肯定不小,不然文锦不会对他客客气气,只不过他的背景到底大到什么程度,我一直没敢想象。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靠他老人家帮我怎么着,和他的感情完全就是亦师亦父一样。

蔡亮开车带着我们又从市里兜了一圈风后,我就让他直接朝四号街出发,路上我给雷少强、王兴都分别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喊上所有能喊的人,集中四号街!

今天晚上,我打算让“赵成虎”仨字彻底响彻整个东城区,不光是为了出名,跟重要的是我准备冲击“东城区龙头”的位置!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如果你想要爬的比别人更高更远,要么让人崇拜,要么叫人畏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