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 扬名立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耸了耸肩膀轻笑,鬼哥刚才不是要仗着人多欺负我人少嘛,我听别的街大掌柜都说鬼哥这个人霸道惯了,从来都是帮亲不帮道,而且还不会低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黑鬼那张跟锅底有一拼的老脸泛起一抹潮红,吭哧了半天干笑说,跟别人肯定不讲理,不过老弟你又不是外人,刀子要是哪做的不对。你该骂就骂,该打就打!我小弟不就是你小弟嘛!嘿嘿...

雷少强从旁边起哄,扯特么什么蛋,干不干一句话!我他妈还着急回家看《大风车》呢!

黑鬼的眼神顿时变冷,盯着雷少强冷笑,冲我说:“成虎老弟,你应该管教好你的手下,咱们自己人怎么都好说,外人看到了多丢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我捏了捏鼻子尖笑着说,鬼哥弄岔了。这位可不是我小弟,雷少强!二号街的掌柜,据说马上要接替刘胖子,我们是发小!

黑鬼顿时满脸吃屎的表情,嘴角抽动了半天愣是没憋出一句话。

雷少强“嘿嘿”一笑,指了指黑鬼说:“喂,煤球!你是混血儿吧?你爹是非洲的还是你妈是非洲的?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小时候玩捉迷藏肯定占便宜,只要不笑,小伙伴们指定一辈子找不到!”

雷少强一句话把周围的人全都给逗笑了,不光我们的人笑,黑鬼手下的不少马仔也很不厚道的捂着嘴巴硬憋,黑鬼气的浑身发抖,指着雷少强“你..你..”了半天。

雷少强不屑的撇撇嘴说,我叫雷少强,记住了吧?这是我三哥赵成虎。应该也能记住吧?行了,咱们书归正传,干不干?麻溜的决定!我这帮兄弟都等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啊?

雷少强单手攥着洋镐把呼喝一声,四面八方穿黑T恤白短裤的少年齐声呐喊:“干!”

气势如虹的宣战声,震彻整条四号街,那一刻我心底说不出的自豪!这些人全是我赵成虎的兄弟,是我卧薪尝胆蛰伏了这么久的势力!今晚之后,我要让整条三号街扬名东城区。

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黑鬼剧烈咳嗽起来,一边咳两颗眼珠子时不时滴溜溜的转动,猛地一巴掌扇在旁边的刀子脸上骂,看看你给老子惹的麻烦,草泥马!还不快去给成虎老弟一个交代,不然老子今天废了你!

我冷笑着舔了舔嘴唇,敢情这孙子是要拿手下当替罪羊了,手法确实够低劣,不过却是眼下最合适的方法,刀子连滚带爬的趴到脚跟前,脑袋像是捣蒜似的“咚咚”直撞地面。可怜兮兮的哀求,虎哥我错了,刚才我嘴欠。

我点点头说,嘴欠就掌嘴呗,脑门又没错。别折磨脑门了。

刀子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了眼黑鬼,左右开弓狂抡自己耳刮子,“噼啪”的响声打的那叫一个清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扇别人呢。

连续抽了自己十几耳光后,他的嘴巴和鼻子都冒出了血迹,我清了清嗓子说,我没想难为你,更不会吃饱了撑的跑过来招惹鬼哥,今天下午在医院的时候我和你说的很清楚,把那小婊砸给我找出来,你是不是忘了?

刀子抽了抽鼻子赶忙摇头说:“没忘没忘,那婊砸我找到了。”然后回过头朝黑鬼喊:“大哥你把她喊出来吧。”

黑鬼皱着眉头训斥,我他妈哪知道你说的谁?

刀子委屈的说,就是我刚才正那啥的时候,你闯进来非要拽着走的那个女孩。

黑鬼的脸上顿时一阵尴尬,小声的咒骂了几句什么,回头一巴掌扇在旁边一个马仔的脸上骂,愣着干嘛呢?还不赶紧把那婊砸喊过来。

我眯缝着眼睛笑着说,鬼哥你们这个圈子真乱啊!

黑鬼使劲咳嗽两声说。大鱼大肉吃腻了,偶尔换换粗茶淡饭也不错。

我翘起大拇指说,看的出来你们兄弟情谊深,娘们都能一块使唤,呵呵..

田伟彤站在我旁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拿余光瞟了一眼他,我看到他的拳头攥的死死的,肩膀也一阵颤抖,我不由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什么都没说。

不一会儿小芸就被带过来了,脸色惊恐的缩在黑鬼的旁边不往前走,黑鬼一把将她推了过来,骂了句:“草泥马,就是因为你个婊砸害的老子今天名声扫地。真特么是金逼镶钻!”

小芸穿件粉色的小衫,底下穿条牛仔短裤,刚才被黑鬼推倒,膝盖和手掌都给磨破了皮,颤颤巍巍的趴在我脚跟前。恐慌的仰头望向我,又看了看旁边目无表情的田伟彤,眼泪说掉就掉,哭撇撇的搂着田伟彤的小腿哀求,彤彤我知道错了。你给次机会,我以后肯定跟你好好的,再也不乱来了,求求你了。

雷少强一脚蹬在小芸的脸上骂,草泥马的。我估计你这会儿下面都还是热乎的吧?你就舔个逼脸跟我兄弟说好好过?

田伟彤的脸上出现一抹不舍得神情,看我紧皱眉头,他深呼吸一口把脑袋转向了别处,小芸从地上又爬到田伟彤的跟前,摇曳着他裤腿“呜呜”哽咽起来。这种女人真是天生的演技派,掉眼泪、扮悲伤都不需要彩排,直接就能入戏。

我伸了个懒腰蹲下身子说,老妹儿,钱呢?我兄弟的医药费呢?

小芸忙不迭的从裤子口袋掏出个皱皱巴巴的存款折递给我说:“在这儿!剩下的钱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们的。”

我看了眼存款折子上的数字,只有不到两万块钱,火“蹭”一下就蹿了起来,当时是真想一巴掌扇死她,这个逼养的,也不知道是花钱还是吃钱,一个多礼拜浪了五万多,我冷着脸说,剩下的钱呢?

小芸哆哆嗦嗦的回头看了眼刀子他弟弟,就是那个叫兵哥的小痞子,然后朝我摇摇头说,我不敢说。

我“嗯”了一声,望向黑鬼说,敢不敢说是你的事儿,我今天要钱。之前警告过你,少一毛钱,老子让人干你一次!鬼哥,干她你有经验,要不帮帮忙?

小芸“嗷”的尖叫一声。两手牢牢的搂住田伟彤的大腿乞求,彤彤你救救我,求求你帮我一把行么?只要你帮我,以后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田伟彤满脸不忍的看着我开口,虎哥,要不...

“你闭嘴!”我暴怒的打断他,朝着黑鬼瞪眼吼,黑鬼你他妈不给我面子是吧?

黑鬼嘴角抽动两下,摆摆手,两个马仔走过来将小芸硬拖拽起来。小芸撕心裂肺的尖叫哭求,彤彤救我,救救我..

田伟彤拽了拽我胳膊说,虎哥放她一马,钱咱不要了行不?

.

我一把推开田伟彤。冲着小芸问,钱呢?给我拿出来,今天我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小芸扯着嗓门嘶喊,钱都被大兵和刀子花了。

我“哈哈”笑了起来,俯下身子看了眼刀子说,钱给我!

刀子爬到黑鬼的脚跟前恳求,老大先给我拿五万,我以后肯定还你。

黑鬼一脚把刀子踹出去老远骂了句,真他妈败兴!然后又指着小芸吼,把这个金逼给我扔到洗浴中心去,什么时候挣够五万,什么时候让她滚蛋!

两个小弟拖起哭嚎的小芸朝四号街里面走去。

尽管嘴上骂骂咧咧,黑鬼还是喊小弟去拿个五万块钱给我,我看都没看直接把钱递给旁边的田伟彤说,睁大你的傻眼看清楚了。你心心念念的女人用你的血汗钱养活别的男人,完事还要再敲诈你,我只帮你这一次,如果再有下次说明你不是傻逼,而是智障!

黑鬼铁青着脸说,成虎老弟既然矛盾已经化解开了,那咱们是不是能化干戈为玉帛?找个地方喝两杯叙叙旧。

我吐了口唾沫点点头说,我兄弟的事情确实解决清楚了,可是我的事情还没解释,刚才你小弟骂我的账怎么算?难不成你以为他扇两个嘴巴子就算完事了?

黑鬼额头上的青筋都凹起来了,胸口剧烈起伏几下,挤出个笑脸说,那成虎兄弟的意思是怎么算?

我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头说,二十万!不还价,这事我当没发生,要不你的四号街给我通通砸一遍也成,我这个人哪都好,就是心眼小!

黑鬼咬牙切齿的说,老弟你别太过份了,如果我告到上帝那去,你也吃不了好果子!

我冷笑着举高双臂说,那就不谈咯!兄弟们把四号街给我拆了!

“好!”满街少年一齐吼叫。

黑鬼赶忙摆手喊叫:“我处理,我处理!”

这个时候我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一个人影咋咋呼呼的出现在我旁边邪笑着说:“小子,你从这儿玩扬名立万呢?整的这么热闹,老子找你好半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