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看错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捂着小腿肚子揉了几下,小声咒骂了苏天浩句“狗娘养的”,后来又一寻思这么喷他跟骂苏菲没区别,赶忙又改口嘀咕了句:“操特媳妇的!”

我拿余光瞟了眼对面盯梢的俩“狗仔”,那俩人表面上装着在说话,实际上眼睛就没离开过我身上。

等我一碗面吃的差不多了,已经过去二十分钟,我心说苏天浩这会儿应该跑远了吧,就扬起脖子喊,结账!

俩狗仔这才察觉到不对劲儿。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一个家伙撒腿就往门外跑,另外一个坐在原位上看着我,结完帐后我迈着八字步消消停停的往门口走,那小子也跟着喊结账,我摇摇头小声骂了句,真特么业余!

反正和苏天浩约好了从林小梦家门口碰头,我也不怕他跑了,索性从街上慢慢溜达,身后那小子紧追不舍的跟在我身后,我也不回头装作啥都不知道的模样,插着口袋往前走。

这么长时间没回老家,感觉一切都特别的亲切,说句夸张点的话,就连汽车尾气闻着都比市里的香。我遛狗似的带着后面那小伙量了会儿马路,又从几个百货大楼里杀了一圈,感觉腿肚子都有点转筋了,正好也走到三中附近。

望着自己的母校,心里有点百感交集,老子当初就是从这儿走出去了,就是在这里认识的胖子,王兴他们,如果没有那帮兄弟,根本不可能有现在的我。我回头又看了看当年伦哥开的那间小饭店,现在改成了文具店,真有点物是人非的味道。

当时我真有点心思到学校里去装一圈逼,指着我们原来的班主任脑门问问他,还认识老子不?后来又一寻思,我们那两届的学生早都毕业了,学校里现在估摸都没人认识我,装逼装的也没啥意思。

不过学校对面的几条小胡同都还在,里面的胡同犬牙交错,其实都是想通的,我猛的加速蹿进了一条小胡同里,然后瞅准一个方向狂奔,几分钟不到就把那小子给甩没影了。

走出胡同,确定身后没人跟踪以后,我才打了辆三奔子往林小梦她家方向开路,路上我寻思,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不要去看看林昆他爸,自打林昆从少管所转到监狱以后,就拒绝再和我们见面,因为他一直从市里的监狱服刑。我和王兴去探望过两次,不过始终没见到他人,我心想着林叔肯定也不好过,就让三奔子把我送到了派出所。

结果刚到派出所门口,都还没来得及下车。我兜里的手机就响了,看了眼号码居然是我自己的,我这才想起来和苏天浩互换了手机,电话那头苏天浩劈头盖脸的对我的就是一阵训斥,你特么一个人从饭店里喝多了啊?还能不能来了?不能来自己坐车滚回去!

我没好气的说,老子不得把那俩二逼甩干净啊,这会儿正从路上呢。

无奈的招呼“三奔子”司机重新掉头,派出所建在一条“丁”字形的路口,三奔子快要转弯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从派出所里面走出来,眼睛当时就瞪大了,赶忙招呼司机倒车,结果三奔子又倒回了派出所门口,但是我却什么都没发现。

我傻愣愣的朝大院里望了两眼,又使劲揉了揉眼睛,自嘲的摇摇头说,肯定是眼花了,昆子怎么可能提前出来,而且前后还不超过一分钟呢,除非丫长了飞毛腿。

随即招呼司机继续开车。不过我心里却在打小鼓,难道真的是我出现幻觉了吗?刚才三奔子要拐弯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看到的那个身影特别像林昆,我胡乱琢磨着就到了林小梦家附近,远远的就看见苏天浩蹲在越野车前面抽烟。见到我后,他望了眼我身后问,甩掉了?

我点点头说,是不是有啥行动啊?

苏天浩什么都没说,招呼我上车,载着我跑出县城,来到县里一个叫溪水镇的地方,直接把车开到一个村里,他才出声说:“待会我去取两把家伙,后天咱们行动,你会玩枪不?”

我摇摇头说,没碰过。

苏天浩皱了皱眉头说,那会开车不?

我仍旧摇摇头说,不会。

苏天浩破口大骂了一句,什么JB也不会,带你出来还不如带条狗。

我舔了舔嘴唇没吱声,苏浩天把我的手机丢给我说:“你兄弟给你打电话了,你抓紧时间回个,从车里等着我!”然后他摔门走了下去。

我抓了抓侧脸望着他走进一户人家才长舒了一口气,没猜错的话苏天浩其实什么都安排好了。而且他从县城里应该还有不小的势力,不然不可能轻轻松松就搞到枪,要知道那玩意儿可不比大白菜,弯腰就能捡的着,看来他带我回县城确实是为了帮我,躲避上帝的难为。

看了眼已接电话王兴、雷少强和苏菲都给我打了不少,我先给苏菲回了条短信,告诉她不用担心,正在办事,又拨通了雷少强的号码。那头基本上是秒接,雷少强有些着急的冲我说,三哥你在哪啊?操特妈的,我让人架空了。

我说,别着急了。慢慢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雷少强愤怒的说,我这大掌柜现在就是个空壳,刘胖子的夜总会和几家KTV让我占下来了,可是里面的小姐全撒腿不干了。今天连服务生也集体辞职了,麻痹的!更可气的是那帮小掌柜嘴上对我恭敬,实际上没一个屌我的,我中午在“海皇阁”摆了十几桌宴请他们,结果一个人也没来。我现在恨不得把整条街给炸了。

我想了想说,你别冲动!服务生的问题好解决,你从职高找点不想念书的兄弟先干着,小姐暂时让鱼阳从蓝月亮里调一半过来,然后再花高价从别的地方挖。暂时先营业着,不然关门的话,每天就是在赔钱。

雷少强破口大骂说,分明是有人搞我,这么干一天两天行。时间长了,蓝月亮也得被拖垮,而且让小姐们两头跑,跑着跑着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三哥这不是个办法啊。

我无奈的说,暂时先这么应付着,我这两天就回去,你也别琢磨谁暗中给咱下绊子了,除了上帝还是谁那么大本事,等我回去以后,咱们找他服个软。

又交代了雷少强几句后,我挂掉了手机,苏天浩这个时候也刚好拎着个蛇皮口袋走了出来,上车以后他板着脸问我:“看清楚我刚才去的哪间房么?”

我点点头说,看清楚了。

他一边倒车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那是间黑作坊,能造一些土枪,土炸药,如果有什么急需的可以到他这儿提货,老板以前是跟我混的,暗号是,买狗肉!

我轻轻点点头,心里一片哗然,没想到我们县城里居然还有造枪的作坊,我一直以为对县城足够熟悉了,这样看来自己还是个外行,苏天浩才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狠人。

我说,上帝把二号街架空了,我兄弟现在就是个空壳。

苏天浩歪嘴笑了笑说,那天你借柳秘书长的身份阴他带着你到二号街转了一圈,实际上就是逼他承认你兄弟是二号街的大掌柜,他这个人好面,嘴上肯定什么都不能说,但是让你们轻轻松松吃到肉,他又不舒服。

我问他,那他为啥没有刻意刁难我?

苏天浩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知道四号街里没有他的心腹?你手下的那帮服务生、小姐全都靠谱?只不过你在不夜城呆的时间短,一直没有给他留下什么话柄罢了,以后学精点,时不时的到裁决盛世去请个安,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年头装孙子能当钱花。

回到县城以后,苏天浩故意把车子开进了县城中心,我迷惑的问他,不怕那两只狗又盯上咱们?

苏天浩伸了个懒腰说,我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现在就是要让他们重新监视咱,不然谁给上帝汇报咱们每天工作有多辛苦?

我寻思了几秒钟后笑着说,大舅哥你刚才是不是偷摸回家一趟?

苏天浩没搭理我,把车座靠后,微闭起眼睛开始打盹,看他现在心情挺不错的,我也觉得轻松了很多,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就从县城里到处乱转。

一直到第三天的上午,苏天浩领着我来到接头的“畅想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