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下一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裁决盛世”刚一出来,我打了辆出租车就往回赶,林昆回归的喜悦充斥着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

坐在车里我又想起来林昆指头上的那个“9”字纹身,如果我记忆没出问题的话,他的纹身和从国道路口把货抢走的那个迷彩服男人是一模一样的,而且那个男人的眼眸好像也和林昆有点相仿。

想到这儿,我不敢继续往下继续深想,使劲摇摇头强迫自己把这件事情强行从脑海中抹去,我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兄弟,更不愿意因为胡乱猜忌破坏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只当成完全就是个巧合。

回到“蓝月亮”所有兄弟齐聚大厅里,王兴、胖子、雷少强、鱼阳、陈花椒全都围在林昆的旁边亲密的问这问那,将近两年多没见面,兄弟们和林昆都有说不完的话,大家喋喋不休的嘘寒问暖。就连我啥时候走进来的,都没人意识到。

钟德胜和田伟彤不认识林昆,不过也高高兴兴的聚在周围。

伦哥和蔡亮从旁边抽烟,乐呵呵的看着这帮小青年。

还是林昆最先看到我,朝着我嘿嘿笑着说,我三哥办完事了?咱们啥时候开喝?老子憋了两年的酒瘾,想想就浑身发狂。

我伸了个懒腰说,随时随地!

哥几个起哄拽起林昆就往门外走,我和伦哥并肩在后面走,伦哥递给我支烟开玩笑说,心里面是不是有点小失落?阿昆一回来就成为兄弟们之间的新宠,都没人理会你这两天跑去干啥了。

我摇摇头说,没啥可失落的!这些都是他应有的待遇,他太不容易了,从里面吃苦受罪了这么久。如果不是因为他扛罪,我们这帮人一个都跑不了,因为何磊那件事,他甚至不惜自毁了前程,要知道我昆哥当初学习好,家庭条件也好,如果不进监狱的话,现在估计都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

蔡亮从旁边笑着说,人生的际遇谁都说不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得了,你心里没啥别扭就好,我和阿伦还怕你不舒服呢。

我哈哈大笑着说,跟我自己兄弟有啥可舒服的。

伦哥搂住我肩膀问,昨晚上黑鬼来拜访了,说是愿意跟咱们合作,下一步你咋打算的?

我想了想说,暂时什么都不做,正常的喝酒吃肉,先帮着小强把二号街稳定下来再说,这几天西区怕是会有什么大动作,而且上帝下令抓捕大老板了,咱们先看热闹再说。

猛不丁我想起来苏天浩买枪的那个作坊,压低声音跟伦哥说。哥你这几天抽空回趟县城,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买到枪,你去置办点家伙式咱们留着备用,这事儿一定要做的机密一些,别让任何人知道。

伦哥点点头说。知道了。

中午我们在市里最高档的“海皇阁”包了一桌,一帮人从中午喝到傍晚,最后基本上所有人都给干趴下了,只剩下我和林昆、伦哥多少还有点意识。

我们仨互相搂着肩膀说醉话,林昆睁着迷瞪的眼睛朝我醉醺醺的说,三子我真他妈高兴,从里面关着我就一直在想,老子出来以后一定要跟你丫好好拼一场酒,我记得那时候那时候咱们从街边买瓶二锅头就能对付一整宿,现在想想真是特么往事不堪回首。

我晕乎乎的说,是啊!你他妈的那时候还要跟我抢苏菲,老子跟你翻脸,就差谁都不认识谁了。

林昆眼中闪过一抹凶光说,三子我跟你说真话,如果那小子不是苏菲她哥,今天我真想办他,拽的跟他妈二五八万似的,老子眼里就两种关系,一个是兄弟,一个是敌人。谁敢惹我兄弟,我就敢干他,谁都一样。

我笑着说,别扯淡了,真动手你不一定干的过他。那王八犊子下手黑着呢。

林昆一本正经的说,不一定!这两年我的经历你想象不到。

我摆摆手说,行了,别提闹心事儿了,老子等你出来喝这一场酒等的真心太久了,你先休息一阵子,完事咱们兄弟齐心,一块缔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林昆愣了一下,接着摇摇头说,过段时间再说吧,我还没想好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从监狱里认了一个大哥,对我各种照顾,他比我先出来一阵子,一直都让我出来后去找他。

我当时就不高兴了。推了他一把说,你的意思是打算要跟兄弟们分道扬镳?卧槽,好不容易才出来,你没准备跟着兄弟们一块拼?

林昆举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说,三子我明白你的心意。我林昆也敢指天发誓,咱们这群人一辈子都是兄弟,不管何时何地都不会改变,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我真的没想好,你容我考虑一阵子可以么?

伦哥分别拍了拍我俩肩膀打圆场说,喝酒!今天什么都不扯,就是坐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喝酒,也喝倒为目的,以喝吐为荣誉!干了!

我们仨人把酒杯碰到了一起。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嘴里灌,喝到最后我真喝傻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的“蓝月亮”,模模糊糊有个印象,林昆好像喝到最后都没倒下。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是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嗓子里火烧火燎的要冒烟,脑袋更是快要炸开了,稍微一动弹都觉得天旋地转,费了半天劲才从床上爬起来。身上一股子呛人的酒臭味,我寻思找找林昆一块去泡个澡,蒸个桑拿啥的。

结果从门口碰上了伦哥,他告诉我,林昆一大早就回老家去了,过几天回来。

我叹了口气说,这家伙也太心急了吧。

伦哥若有所指的说,其实他回去没啥不好的,你们俩很难兼容,你有脑子,他也不傻,看得出来那小子是个有主见的人,不然当初不可能一个人进去扛罪。

我笑着说,那货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不是盖的。说起来他更像大哥,我反而像是半路出家的。

伦哥把我拉回屋里,压低声音说,三子你有想过如果林昆将来不和咱们一起么?

我迷惑的说,不能吧。毕竟这帮人可全是他兄弟啊。

伦哥抽了抽鼻子说,我没有任何挑拨离间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这两年的时候让你和王兴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可是林昆在监狱里同样也有一帮同甘共苦的狱友兄弟,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一定比你们之间差,甚至还要强上很多,说的再直白一点,林昆当年扛罪是因为他小,两三年的牢狱生活会把他摧残的别同龄人要成熟很多。

我迟疑了。伦哥说的很对,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是需要靠时间堆积起来的,两年没有见面,我们双方的思想和习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是当初那个赵成虎,林昆难道还是当初的那个林昆么?

我摇摇头说,林昆和我是兄弟,这点不会发生改变,什么时候都不能。

伦哥认同的说,我明白你的想法。只是想要提醒你,不要把自己的软肋随便亮给别人看,越是了解你的人越知道捅你哪最疼,你也好,你的这帮兄弟也罢。现在都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觉得你们亏欠林昆,其实掉转头想想,你们并不亏欠。

可能是头天喝酒让我的脑子还有点混乱,我摆摆手说,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兄弟就是兄弟,容不得半点猜忌,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说了。

伦哥点点头说,好!以后我都不会再提了,最后一句,你自己考虑,你和林昆真的可以兼容么?

我和林昆真的可以兼容了?这个问题像是一把利刃直戳我心窝,如果林昆现在叫我让位给他,我会心悦诚服的答应么?对于他的两年牢狱生涯我一点都不清楚,我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和什么人变成了兄弟,还有他无名指上的“9”字纹身真的只是个巧合么?我甚至生出来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两年林昆真的在坐牢么?

我正发呆的时候,虾哥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一个老朋友前几天刚出狱,中午他组了一个饭局,介绍我过去认识认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