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 做人要像土豆一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年深邃的眼神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我,那种好像能把我心中所有秘密都看穿的感觉让人特别的不爽,见我没吱声,他嘴角上扬又重复问了一遍,你想知道他还拿没拿你当兄弟么?

师父“啧”了一声没有接话,只是玩味的瞟了我两眼,又抓起旁边的酒瓶“咕咚”干下去一大口,抹了抹嘴边干脆躺在床上“哼哼呀呀”的唱起了小调。

我沉思了几秒钟,直接摇摇头说:“不想,我认为他始终都是我兄弟,没必要试探!”

师父从床上一股脑坐了起来,仰头哈哈大笑着说,这回失策了吧?没有挖到人内心的阴暗面。

青年也不恼,稍微转动了下脖颈后微笑说,如果你想要检验一下你们的情分。可以随时找我帮忙,这种事情很好办,我把你绑了再勒索一笔巨额赎金,你看看你兄弟还能不能像过去那么积极,钞票是男人的试金石。女人是钞票的试金石。

我半真半假的玩笑说,主要我怕你会假戏真做,咱俩又不熟,万一你真拿我当试金石使唤可咋整。

青年干咳了两声,让我怼的愣是半天没说出来话。干脆没再理我,朝着师父轻声说,狗叔要不要杀两盘?

“跟你不熟,哈哈..”师父瞬间笑喷了,摆摆手说:“不杀,你个臭棋篓子又不是我对手。”

我从旁边强忍着没笑出声,连师父都下不过,他的棋艺到底是有多渣,亏了我之前还总拿他当成世外高人看待。

师父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很久没有见到有人能把他说的哑口无言了。为师的今天很开心,走吧!我请你吃大餐。

我咽了口唾沫说,师父你不刚吃了俩鸡爪子嘛,又饿了?

师父一巴掌扇在我的后脑勺上骂,刚才是零食,老子还没吃正餐呢,废什么话?去不去?不去拉倒!

我忙不迭的点点头说,必须去啊!吃我师父一顿大餐不亚于看到老铁树开花,这辈子够呛能有几回。

旁边的青年也“哈哈”大笑起来,朝狗爷昂了昂脑袋说,你师父有钱着呢,别说吃大餐,就算给你买几间餐馆都跟玩儿似的。

师父没好气的白了眼青年说,康子你最近皮痒痒了是吧?来,我帮你挠挠!

青年缩了缩脖子摆手说,坚决不来,狗叔咱去吃啥?我也饿了...

我们一行三人浩浩荡荡的从公园里出来,跟着师父七拐八拐的钻进一条胡同里,最后师父指着一块招牌豪爽的说,敞开了吃。谁也别跟我客气。

我扬起脑袋望着脏兮兮的招牌“城东包子铺”,当时就有点懵逼,我干咳了两声说,您老就请我们吃包子啊?

师父飞起一脚蹬在我屁股上骂,咋地?你还想吃啥飞禽走兽?

叫“康子”的青年掩嘴坏笑说。敢跟狗叔挑肥拣瘦,兄弟我服你!

我耷拉着脑袋跟师父和那青年一块走进包子铺,这地方是真够偏的,十几平米的小店面,摆了七八张简易的餐桌,不过里面吃饭的人真心挺多,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剩下一张空座。

师父很熟络的领着我们坐下,桌面上油乎乎的,好像很久没有人抹擦过,苍蝇满屋子“哼哼”乱飞,柜台旁边一个长得跟煤气罐成精似的肥婆娘正“噼里啪啦”的拨打着算盘。

两个年轻小伙忙前跑后的张罗着。

“老板,五屉小笼包,一盆土豆炖牛腩!土豆子给我炖的烂糊点哈!”狗爷咋咋呼呼的朝着老板娘喊叫。

我嘴欠欠的问了句,师父你不整点散白啥的?

狗爷一拍后脑勺说,也对啊!你出去买两瓶二锅头。

我没好气的指了指柜台说,这不是有卖的么?

狗爷皱着眉头骂我,败家子儿,饭店里买酒多贵啊?麻溜的滚!

我知道他是有什么话要跟那个“康子”说,也没多言语,起身离开包子铺。临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见到康子正跟师父递烟倒茶,态度好的一逼。

从附近兜兜转转了好半天,我估摸俩人差不多也该聊完了。这才拎着两瓶二锅头走回包子铺,师父满脸不满的瞪着我说,我寻思你从路上睡着了呢,快吃吧!

我忙不迭的坐下身子开吃,十来分钟后,我们仨人把五屉小笼包干光了,狗爷伸伸手喊:“再给我来三屉。”

这个时候,跑堂的青年端着一盆香味四溢的土豆炖牛腩盛了上来,狗爷抹了抹嘴边上的油渍,叼起一根烟。一只脚抬起来,踩在边上的凳子上面,摇晃着脑袋,吞云吐雾的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我,那造型老社会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说,师父你老瞅我干啥?

师父拿筷子拨拉了两下盆里的汤菜,微笑着说:“做人那,要像土豆子一样,跟啥都能炖一起,咋整也不难吃,尽量别像花椒大料姜似的,哪有事儿哪到,从头忙活到尾,最后菜做好了,第一件事是把你先扒拉到一边去。”

我迷茫的望着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师父夹起来一块土豆塞进嘴里,吧唧两下嘴巴说,你小子嘴上虽然不说,但我看的出来,因为你那个兄弟的事儿。你其实一直都在钻牛角尖,老子无非想告诉你,没必要面面俱到,谁的感受都考虑到,你咋想的就咋干。愿意跟谁往一个锅里炖,那得看你自己心情,你不能指望天底下的人都跟你一个想法,对吧?

我点点头说,师父说的对。

师父嘿嘿一笑说。兄弟有事你上,兄弟有难你帮,兄弟要走你松手,做人做事别做狗,做好你该做的。剩下的是非对错自有人评判。

我长处一口气,真心实意的朝师父鞠躬说,谢谢师父。

狗爷拍了拍我肩膀说,跟你师父客气个鸡毛,待会记得把饭钱结了啊!

我顿时一脑子的黑线,师父这个人哪哪都好,就是不着调。

我把账结完,师父摆摆手打发说,你忙你的去吧,我跟你康哥聊几句。

我点了点头告别,师父再见,康哥拜拜!

康子微微一笑朝我摆摆手说,回见!说不定咱们很快就能再见。

我礼貌性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包子铺,给蔡亮打了电话。没多会儿他就开车到胡同口接我,接上我以后,蔡亮揪了揪鼻子尖邪笑说,三子跟你说件有意思的事儿。

我疑惑的问他,啥事儿?

蔡亮从口袋掏出一张宣传单递给我说,你看看!

我扫了一眼宣传单,看到是个洗浴中心的宣传广告,从图片上来看,就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洗浴,门口站了两排莺莺燕燕的美女。没什么亮点,唯一能引起人注意的就是名字挺霸气的,叫“皇朝”。

我说,咋了?你认识这洗浴的老板啊?

蔡亮嘿嘿一笑说,当然认识了!你也认识,这洗浴的老板是刘森,就是林昆跟着的那个家伙,巧的是刘森以前在不夜城的场子也叫这名儿,你说这是不是预示什么?

我摇摇头说,一家洗浴很难跟不夜城抗衡。上帝的裁决盛世里起码养了不下二三百马仔,拼硬实力拼不过,软实力他也够呛,上帝和柳玥他爸的关系从那摆着呢。

蔡亮点点头说,话是这么说,可是如果皇朝和八号公馆联手呢?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俩势力可是都对不夜城垂涎已久了,如果联合到一块儿够上帝受的了。

我笑了笑说,和咱们无关,谁做城主,咱们眼下都是小虾米。

蔡亮打了两圈方向盘说,上帝兵多将少,不夜城十个大掌柜真正肯为他卖命的你说能有多少?这种时候咱们要是异军突起的话,他绝对求之不得,不过最让人担忧的事是说不准真有可能跟林昆碰到一起!

我猛不丁想通一件事,为啥苏天浩那么火急火燎的想要扳倒周正霸,如果周正霸躺下,上帝能用的亲信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到那时候苏天浩的地位肯定直逼上帝。

我咬着嘴唇沉思了几分钟,想起来师父之前说过的话,做人要像土豆一样,跟谁都能好,和谁也能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